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脱单进行曲 > 74. 有时候,接受帮助也是一种帮助
    “没有高反啊,我们乐队巡演,扛着乐器到处跑的经历也不好,这样轻装上阵的愉快登山,确实没什么难度。”丁满停下脚步,帮她顺了顺背道。

    “轻装上阵我们每个人的行头,加起来起码有十斤,好不好。”

    “好好好,那你把背包放下来,我帮你背好了。”丁满大方提议,伸手就要去帮她摘下背包。

    “不用,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负担自己背。”小白拒绝道,不欠人情,少欠人情是她行走江湖的原则之一。

    她重新抖了抖背包,也抖擞了精神,继续踏出倔强而沉重的步伐。

    “什么事情都靠自己的女人,在男人眼里像怪物一样,一点都不可爱。”应天赐快步超过小白,故意抛下一句。

    “很多人走进你的生活,只为了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走开,对于这种强迫接受的课程,不听也罢,特别是像你这种没什么道德观念的人。”小白不服气地也加快脚步,超过前面的应天赐,也抛下一句。

    “那请问,我哪里不道德,什么又是道德呢”应天赐再次追上她,涉及人格,他必须说清楚。

    “以谈恋爱为名义,骗炮就是不道德。”

    “这点我不否认,可是我骗了谁的炮你的吗我就算约,前提也是你情我愿,好聚好散,请注意这个重点,ok不要口气像个有洁癖的处女一样来责难我,我很早就悬崖勒马,决定不招惹你了,不是吗”

    “是,我是处女怎么了,总比你这样的公共司机来得高尚”

    小白突然提高的音量,引起了众人的侧目。

    “不会吧,你还是处女28岁的老处女”应天赐喃喃问道,有些不敢相信,现在的社会,还有这样“守身如玉”的女人,又不是特别丑没人要的类型。

    小白意识到自己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小脸刷得一下就红了。

    羞窘地拿起挂在脖子上擦汗的运动毛巾,往那个害她吐露秘密的应天赐脸上啪去,扔下一句“要你管”,又加速走开。

    应天赐反应不及,糊在他脸上的毛巾滑落在地上,被丁满捡起。

    苏菲一脸坏笑地走近丁满,用胳膊肘捅捅他,问道:“丁满,你这个男朋友怎么搞得,不是都和小白同居一个多月了吗还没帮她”

    “第一,我现在还只是她的房客兼保姆,并没有转正为男朋友;”丁满无奈摇头,而后一思又笑道,“第二,今天知道这个秘密,我会更加保持耐心,直到她完全接受我为止。”

    “好小子,不管她有没有转正你,你在我心目中已经是准妹夫人选了,加油。”苏菲比起一个大拇指。

    一旁的应天赐闻言,淡淡地提醒他一句:“我奉劝你,早点换个目标吧。处女是最麻烦的,特别是她这种又犟又不可爱的款。”

    “呵呵,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丁满不怒反笑。

    “放心为什么放心放心什么”

    “我本来还担心,你这个前任会对小白旧情复燃。你这么说就是对她完全没有意思,我不就要放心了吗”

    “你的视力真的没有问题吗”应天赐在他眼前摆了摆手,“要胸没胸,要腿没腿,她到底哪里好”

    “她的好,只要我知道就好。”

    丁满说着,微笑地看着不远处呼哧呼哧,明明累到不行,还拼命超前的小小背影。

    “连走不稳路的样子,都那么可爱。”丁满一脸宠溺道。

    应天赐闻言,感觉自己手臂上恶寒的鸡皮疙瘩群起,不敢苟同道:“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魔咒,真是强大”

    然后,突然只听得“哎啊”一声,他们一齐看着那个“走不稳路”的可爱身影,在眼前哐当一声摔倒在地。

    “完了,没有毁容吧。”

    小白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额头上鼓起一个大包,鼻子里塞着一团棉花,俨然一副重伤员形象。

    瑶瑶一边帮她处理肿胀的脚踝,一边说:“毁容是不会,就是有点毁脚。你走得太急又不看路,扭得不轻啊。”

    “啊那怎么办”

    “哎,看来只有这么办了”

    瑶瑶无奈地看向丁满和应天赐。

    然后,下一分钟,这两个男人就一个扛起了两人份的负重,一个扛起一人份的负重兼负伤人员小白的肩膀,亦步亦趋地移动着。

    “为什么我要帮你们多背一个包”应天赐愤愤不平。

    “那没办法啊,谁叫你是这次旅行中,唯一没有带女朋友同行的壮丁。”丁满扶着小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我现在可以选择离队吗”应天赐板着标准的扑克脸道。

    “哼,冷血的人。”小白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昨天混吃混喝混睡后,现在想一走了之,有点太晚了吧。”

    “不要这么残忍啊,天赐兄。”丁满拍了拍小白的后背,让她消气,又对应天赐好言相劝起来,“相识就是有缘。全世界70亿人口,而我们却可以碰到一起,你不觉得这种神奇的缘分,都值得好好珍惜一下吗”

    “我并没有感受到珍惜这段缘分的价值,除了消耗很多能量做负重苦力以外,我感觉在和你们的这段缘分中并没有收获什么有用的道理,我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父母,浪费生命中宝贵的24小时,和你们扯到一起,还屡遭白眼。”应天赐分析道。

    “谁白你眼了。”小白不自觉地用眼神带动鄙视。

    “就是你。现在不是又白我眼了。”应天赐抓了她一个现行,“刚刚这位丁丁”

    “是丁满,谢谢。”丁满纠正道。

    “哦,这位丁满小兄弟提议帮你背包的时候,你就不应该拒绝。现在好了,不仅要让别人帮你背包,还要背你。”

    虽然很不情愿承认,但不得不说,应天赐这次的指控是无法反驳的。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勇于认错,是小白信奉的美德之一,而往往,这也是堵住悠悠众口的捷径之一。

    应天赐有点愣愣地看着刚刚还气势汹汹小夜猫一样的小白,垂头安静下来,还有许多想说的怼言硬是卡在喉咙,有种吃法卡到鱼刺的痛苦。

    “不见了”

    正当应天赐想着怎么排遣这股闷气时,有人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