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51.威名赫赫
    “汗王万岁,打到南朝去。”说出这句话的是阿率合,这个漠北部首,这一刻也是无法忍受住心中的激动,跟着多格维特说出了这句话,其他的人们,都是情绪激动,一时之间,大帐里面喊声一片,洞彻了这个严寒的冬季,但是背后却是有着多少的杀戮在等着。

    就在这里有着欢呼的时候,在荆朝内地,刘清他们刚刚的和京军大营进行了最后的一次交易,看着那崭新的火铳运到了自己的手上,没有任何的一个时刻,刘清感觉到了这样的欣喜,他们送出去的是梁王周成纯他们的一家人,不过周绮云和周绮雨两个姐妹却是没有离开。

    此刻,已经是大年初三了,这个年夜,刘清是在这个世界里面最舒服的一个节日,没有冰冷的地面,没有冰冷的水,有酒有肉,美人相伴,他一时之间甚至差点迷失在这么一颗的温柔里面。

    不过,当摸着那冰凉的火铳的时候,刘清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用不了多久,新的征程就是在等着他们。

    其实,这一刻,提起气的不仅仅是刘清,当看到梁王周成纯一家人回来的那个时候,王自可,曹时年,杨成朝还有河南巡抚元云默,都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梁王周成纯的一句话将他们的心再次提起来,他说道:“流贼势大,不知道,诸位什么时候可以将赤将军剿灭”这句话,却是让他们几个人的心情再次沉了起来。

    要知道,这次送给定虏营的的那些物资,可是足够这些流贼武装起来一万人的精锐大军啊,想到这里,就连是元云默心底里面也是有些喘喘。

    但是,这些事情都是需要靠后了,他们已经写好了奏捷文书,当然,这里面还是需要梁王周成纯的配合,他们一面温言抚慰着梁王,一边又花出银钱,送给梁王的儿子们,这些现在一无所有的人们,天天的在梁王耳边分说。

    就是这样,当正月初七的这天,一封加急文书,送到了朝堂之上,这里面的内容,是如此的华丽,杨永昌亲自将它送到了嘉崇皇帝周鼎定的案头,以作出自己的大义出来。

    因为,王自可,和他的关系很好,而曹时年,却是定国公的人。

    他这么做,意思就是,让嘉崇皇帝周鼎定自己评判。

    当然,这封加急文书,肯定是有着喜色的内容在里面。

    看着摆在自己桌子面前的这封奏捷文书,嘉崇皇帝周鼎定也是难掩自己的喜色,上面描述的内容就是当时豫北情况紧急,竟然梁王失陷,但是幸赖吾皇天威,将士用命,吾等一举击溃赤将军所部,救出梁王,现在豫北流贼为之一空,特此向吾皇请罪。

    看到这个奏捷文书,嘉崇皇帝先开始确实有些怒气,因为梁王竟然失陷了,但是看到后面,既然已经救出,而且也是击溃了流贼,所以这点小小的不快也就是放下了。

    毕竟,胜利是第一位的。

    他看着杨永昌说道:“杨首辅,你说朕该怎么赏赐他们,这次他们可是为朝廷了却了一桩心腹大患啊,朕不看奏折还不知道,在豫北竟然还有这么一股子凶悍的流贼。”

    杨永昌现在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说实话,他对这封奏折的真实性也是有所怀疑的,不过却又是想到这封奏折是王自可和曹时年他们联名发过来的,心里的这点不安也就在顿时之间放下,高声的说道:“全赖吾皇圣裁。”

    听到了这句话,嘉崇皇帝也是笑着说道:“虽然他们前期让梁王失陷,本来也就是死罪一桩了的,但是他们却又是将梁王救出来了,这也算是有功了,国朝不诛有功之臣,呵呵,就赏他们黄金千两,这官职什么的,暂时就不加赏了,杨首辅你的意下又是如何呢”

    杨永昌听到了这句话,也是满脸的喜色,连忙的说道:“吾皇圣明。”

    而后,嘉崇皇帝又是问道:“杨首辅,现在,十面张网之策,已然实施否”杨永昌这个时候,也是说道:“陈云定估摸也已经到了陕西行营了,臣下现在已经给各省首辅发下了文书,待得正月一过,就是流贼破灭之时。”

    “好。”嘉崇皇帝大喜过望的喊道。

    就在他们看着奏折的时候,在奏捷文书上面,本来事已经被击溃的赤将军,刘清他们,却是已经在卫辉府城里面做着最后的准备,所有的人员都是装好了尽可能多的粮食,擦拭着自己的武器,数千匹的战马嘶鸣,传遍了旷野。

    就在他们的不远的地方,京军大营他们也是严阵以待,这一次,王自可他们的意思不是别的,就是让这些人离开河南就好了,至于他们出了河南的事情,自然有着别人来操心,关他们什么的事情,难道这些人还真能杀到京师么

    但是,王自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定虏营这次是真的准备杀到京师了。

    看着雄壮的士兵,再看着这座府城,刘清感觉到了几丝的不舍,但是一切的序幕,都是开始了不是么,他对着旁边的杜成耕缓缓的点了点头,孙大斗、王横、郑一凌、钱行这些他的手下们,也是同样的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当那长刀举起,对着的是那旷野北方,刘清说道:“出发。”

    疯狂的呐喊在这里响彻云霄,所有的人们,向着临近的京师疯狂的扑去,隔着那一步,就是京师的土地,就是彰德府,那将是,定路易,新的起点。

    嘉崇二十一年正月初七以后以嘉崇二十一年为准,定虏营入京师。

    京师这里,自然又是一番的景色,当定虏营略过了彰德府来到了顺德府的土地之后,惊奇的发现,这里和河南真的是两个世界啊。

    毕竟,这里虽然是边界,但是也算是天子之地,对于这里,基本上看不到多少的流民,而且这里的村寨虽然空荡,但是还是有那么几户的村民,不过,当看到他们这一支杀气腾腾的大军的时候,所有的人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躲。

    但是,这里的一切,孙大斗已经派出人将这里探出的一清二楚,他兴奋的说道:“将军,末将已经将这里探查清楚了,从顺德府真定府,一往五百里,基本上没有大的官军把收,这里,将会是我们的了。”听到了这句话,宋大贵连忙笑着说道:“这都是主人的功劳啊。”“就你会说。”刘清看了宋大贵一眼,笑骂道:“快点你请军师大人过来。”

    “好嘞。”宋大贵听到这句话,连忙站起身,去马车里面请杜成耕。

    要说,这次定虏营的行进,也不算是多么的疾行,最起码马车都是准备的,曹晴柔他们一辆,周绮云和周绮雨一辆,还有的就是杜成耕和何知风一辆马车了。

    刘清这个时候,已经是将地图打开了,这是一个草略的地图,是他结合着这个时代的测绘的地图,还有着自己上一世的记忆画出来的。

    记得他刚画出来的时候,何知风就是看向刘清的眼光惊为天人,因为他对着刘清说过,刘清的这个地图快是赶上了在大荆朝皇宫集贤殿里面的那幅大荆江山图了。

    要知道,那可是大荆朝集齐名家,用了将近二十年才绘画出来的地图啊,但是刘清就是这么轻飘飘的画出来了,这让何知风不止一次的对着杜成耕说道:“生而知之者也。”

    看着那封地图,刘清他们都是一脸的肃然,杜成耕和何知风也是来到了这里,看到了杜成耕到来,刘清连忙说道:“军师,何大人。”

    杜成耕也是连忙的行礼,何知风更是如此。

    刘清看着周围的人,这些都是定虏营的精锐了,他们现在已经是走出了河南府,这几天,他们后面,一直是尾随着京军大营,这也是让他们的神经绷的紧紧的,但是当他们出了河南府之后,京军大营终于是不再跟随着他们。

    这样的环境之下,可以让他们很放心的,来讨论一下将来的事情了。

    刘清指着地图上说道:“军师,现在斥候探知,顺德府,真定府,两府之地,并没有多少的官军把守,至于其他地方,却是还未知晓,我们现在兵丁约有万人。”

    杜成耕此刻却是在手上轻轻的扇了下扇子,羽扇纶巾杜成耕这个话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定虏营里面传出来了,这里面却是多多少少的带着一点打趣的意思,但是杜成耕却是毫不在意,他淡然一笑,说道:“将军,京师顺天府,乃是大荆重地,我们现在既然已经踏入京师,那么,我们就无路可退,唯有快军入京师,一路之上,裹挟流民,以作后备,杀入京师重地,搅动天下风云,将军死中求生。”说完这一句话,杜成耕的眼睛里面,闪闪的看着刘清。

    要知道,这个时候,定虏营形势可谓是大好,方圆五百里,已经没有了可以给他们造成威胁的敌人,所以现在杜成耕有些害怕,刘清没有那个时候拼命的那份心思。

    毕竟,有了希望,再难绝望了。

    但是,刘清也是非同常人,他知道,杜成耕这么让他入京师的原因很多,第一个就是看看能否真的要填执行,打入京师,第二个,就是威名。

    要知道,不要小看了乱世里面威名二字,在他那个时空里面,拿破仑曾经从枫丹白露,一枪不发入巴黎,李自成也曾十八骑建立大顺朝,更是有着更远一点薛仁贵三箭定天山。

    无他,威名尔。

    而刘清现在所缺的,就是一个名声,天下流民二十营,出名者合王许川恒,九威王张一护,混世王罗并山,当然还有那后起之秀枪鹰将李拥成,但是谁知道他赤将军是谁

    没有名声,怎么招兵买马,乱世豪杰怎么相信你。

    有了这个威名,哪怕是被打的失败,但是旗号不倒,自有千万人云集景从过来,为了这个威名,刘清也是,必须要来拼一拼。想到了这里,刘清说道:“军师放心,不入顺天,誓不回头。”说完,他的目光看向了其他的人们,其他的人们大声的喊道:“不入京师,誓不回头。”

    渐渐的这个声音传遍了整个定虏营。

    滚烫的心,炙热的声音,还有冰冷的兵器。

    冲击,一万的定虏营士兵们,带着他们的呼喊,杀向了顺德府城。

    而此刻的顺德府城,却还是一片的安静平和,顺德知府王大全正在品味着自己的茗茶,他也是科举出身,嘉崇七年的进士出身,官场沉浮十几年,现在已经是坐上了顺德知府的位置了,而且他更是靠上了杨永昌杨首辅,前途一片坦荡。

    所以,他分外注重养生之道,尤其是为了让自己更加显的有那丝的飘逸之气,就在前几天,他接待了五省督军陈云定陈大人,陈大人的那一丝飘尘之气,让王大全分外痴迷。

    暗暗的下定的决心,一定要是学到,所以他掏出了千两白银向着陈云定大人的身边人打听着陈云定大人的饮食起居等等,这个品茶就是其中的一项,至于别的,王大人也是准备慢慢的学来。

    就在王大全还沉浸在这刻的意境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声的惊响,只是见到,他的管家,王加,已经是跑了过来,大声的说道“老爷,老爷,老爷”却是一连喊了三声老爷,却是什么话也是说不出来,王大全异常的愤怒。

    要不是王加是他三代家奴,他说不定,已经命人仗毙。

    就在王大全品味的茗茶关键时刻,就要进入所谓的意境的那瞬间,被王加突然的打断,那他的怒气可想而知的。

    总算是王加算是他的体己人,而且王大全也是知道要是没有什么急事,王加也不会打扰现在的自己,所以他冷声的说道:“王加,什么事情”

    但是王加的一连三个“老爷”,就是说不出话来。

    王大全上去就踹了王加一脚,骂道:“没用的东西。”这下,此刻的王加终于是可以说出话来了,他嚎叫道:“不好了啊,流贼打过来了,老爷,我们快跑吧,快跑吧。”。

    听到了这句话,王大全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就是面色古怪的看着王加一眼,说道:“流贼,王加,你得失心疯了么前几天京军大营的王大人可是一路奏捷,说是击溃了赤将军所部,救出梁王啊,北地流贼,为之一空,那里还有”

    说完这句话,王大全才是稍稍的平静下,也是难怪如此,京师之地,从来没有出现过流贼,虽然流贼闹哄了十多年了,但是这里可是京师啊,怎么会可能出现流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