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万界漫步者 > 第八十七章 华山
    华山,古称西岳,别名太华山,是华夏著名的五岳之一,华夏的华就是来源于此,又有华夏之根之称,先是道教全真派的圣地,在道教素有第四洞天的美誉。自赫大通在华山落脚,创立华山派以来,一直都是正道的中流砥柱,只可惜华山先后出了几代掌门都是资质平庸之辈,后又经历了剑气之争,原本能与少林、武当平起平坐的华山派最终沦为一个二流门派,到了如今的华山掌门岳不群手中,整个门派更是只有堂堂君子剑能拿得出手了。

    朝阳峰上,刚刚成婚不久的华山掌门岳不群正在峰顶练气。自去年五岳剑派围攻魔教铩羽而归之后,见识了魔教教主任我行与嵩山掌门左冷禅的武功之后,岳不群回山就开启了长达一年的封山闭关之举,反正如今偌大的华山派就只有他与夫人宁中则两人而已,倒也不怕华山声誉下降,反正再差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轰”朝阳峰上空传出一声巨响,天幕被一道神奇的力量撕成两瓣,一道无尽雷光裹挟的身影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残影,重重的落在朝阳峰上,将练气结束正欲下山的岳不群骇得面无血色,在这种天地之威面前,饶是岳不群练气有成,依然无法做到泰然处之。

    “师兄、师兄。”山角下一道窈窕的身影在林间纵横,很快就从山角跃至半山,声声急切的呼唤正是岳不群的夫人,华山女侠宁中则。

    “师妹勿忧。”华山素来险峻异常,师妹现在又有孕在身,若是急切之间有个什么闪失岳不群不敢再想下去,急忙高声回应,身形展开,犹如一头大鸟般向峰下扑去。

    得到岳不群的回应之后,宁中则的身形渐渐变缓,刚刚一番急跃让她有些心浮气燥,只是半天也不见岳不群下山来接应她,心中感到有些奇怪,莫非师兄受伤了想到这里宁中则心中一紧,如今的华山派可不是当初的正道大派了,门中可就剩下自己与师兄二人,若是师兄受伤,其它歪魔邪道之士趁机上山,那华山派可就真的要在武林中除名了。

    “师妹。”岳不群迎上宁中则,有些责怪的说道“你如今有孕在身,千万不可乱动真气,为兄不是早就再三叮嘱过你么怎么你就是记不住呢”

    宁中则微微一笑,道:“好了师兄,我又不是小孩子,这次是情况特殊,下次我会注意的。”说完看见岳不群还要开口,急忙转移话题,道:“刚刚那声巨响端的吓人,不知师兄有什么发现没有”

    岳不群闻言一拍脑袋,急声道:“唉呀,刚刚为兄关心师妹安危来了,忘了有一道身影似乎从天上坠落下来了。”看着宁中则呆傻的目光,一边向峰顶跃去,一边给宁中则讲解刚刚发现的神异事情。

    朝阳峰顶原本平缓的地面突兀出现一个大坑,坑中卷缩着一个白胖胖赤身裸体的婴儿,看起来刚刚满月不久,让岳不群与宁中则二人尽皆傻眼。他们想过无数种可能,哪怕是天下掉下来一个神仙,他们都自认为可以接受,只是一个刚满月的婴儿从天上掉下来,还是带着雷光坠落,仍然超出这二人的想象。

    宁中则有些发傻的说道:“师兄,这个就是你说的从天下掉下来的身影”

    岳不群也有些发傻,点点头道:“不错。为兄今日运功完毕,本想着下山与师妹相聚,怎料凭空响起霹雳,紧接着一道裹挟着无尽雷光的身影就从天下掉了下来。只是为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一个婴儿,而且师妹你看,这朝阳峰上出现的大坑,很明显就是被这个婴儿砸出来的。”

    “师兄,大白天的你说什么混话呢”宁中则好笑的说道。凭空掉下一个婴儿,就已经够让人匪夷所思了,若不是岳不群亲口所说,宁中则绝不会相信这等无稽之谈。而现在自己的丈夫居然告诉她,朝阳峰上偌大的巨坑竟然是被眼前这个婴儿砸出来的,难道他没看清楚这只是一个刚满月的婴儿而且这个婴儿正在熟睡之中,难不成这个婴儿真的是什么神仙下凡不成

    “哈哈哈,真是天佑我华山。”岳不群细细端详这个婴儿之后突然仰天长笑,自从华山剑气二宗火并之后,华山派一落千丈,复兴华山的大业就着落在岳不群一人身上,若不是他忍辱负重,华山早就被左冷禅这野心勃勃之辈吞并了。

    宁中则与岳不群自幼相处,感情极为深厚,一见岳不群的神情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当即有些担心的说道:“师兄,这婴儿来历不明,咱们是不是先探探底细再说”

    岳不群摇摇头,道:“师妹,你担心什么为兄知道,只是这婴儿乃是为兄亲眼所见凭空从天下掉下来的,若是江湖中有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让一个婴儿裹挟着雷光在朝阳峰上空坠落,为兄绝不会相信,这一定是历代祖师看如今我华山势微,这才显灵将这个婴儿送来,这不正是我华山的大弟子”

    “师兄,你是不是准备广开门墙收录弟子了”宁中则笑吟吟的看着岳不群,作为岳不群的枕边人,一眼就看穿了岳不群的想法。

    岳不群含笑望着宁中则,道:“真是瞒不过师妹的这双眼睛。哼哼,我华山乃是陈抟老祖的飞升道场,想必是他老人家不忍见到华山衰落至此,这才显灵降下这个婴儿来振兴我华山,否则师妹怎么解释一个婴儿从天坠落不仅毫发无伤,还睡得如此香甜只需二十年,只需二十年,我华山定能扬眉吐气、重振声威,到时候我看左冷禅还如何打我华山的主意。”说到后面,语气已是越来越寒。

    宁中则自是知道岳不群的不易,自从那一场惨烈火并之后,华山就将五岳盟主的宝座拱手让与了嵩山派,门中高手凋零保不住盟主之位倒也罢了,关键是如今的嵩山掌门左冷禅一直对华山派虎视眈眈,妄图将五岳并入他嵩山派中,特别是左冷禅一干师兄弟在江湖上闯出嵩山十三太保的名头之后,行事更是霸道无比,数次对岳不群冷嘲热讽,一点也没有顾忌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的情分。

    “好了,师妹其他的事情暂且不提,这朝阳峰上山风凛冽,咱们还是将这个婴儿带回去再说吧。”岳不群此刻满心激动,眼看着复兴华山有望,常年郁气凝结的岳不群也开朗了许多,脸上时不时就浮现出爽朗的笑容。

    耀眼的紫气从岳不群脸上一闪而过,为了不让这个从天而降的婴儿生病,岳不群也算是下了大本钱,多年苦心修炼的紫霞神功被他摧动到极限,不顾神功没有圆满就肆意动用带来的危害,用紫霞真气将婴儿牢牢包裹起来,然后与宁中则一前一后向山下跃去。

    一路之上,岳不群笑声不断,脑海中转动的全是如何抚养这个婴儿的事情,别说等婴儿长大之后将所有的功夫全都传授给他,就连当下是给婴儿喂养米汤呢还是下山去请个奶娘都被岳不群想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哪里还能看出一丝一毫君子剑的风度

    只是岳不群不知道的是,他怀中的婴儿在他刚刚抱起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一个婴儿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弱了,而且岳不群脑中正幻想连连,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一点。

    “系统,我一共还有多少剧情点而这次又是什么位面”这个婴儿正是郑皓轩,在僵尸先生位面之中,最后为了完成所谓的终级任务,郑皓轩不得不选择答应系统给出的办法,付出了足足400点剧情点和自己的生命,这才成功完成终级任务脱离僵尸先生位面。

    只是让郑皓轩有些哭笑不得的是,系统之前说东说西,又是要400点剧情点,又是要郑皓轩的生命,结果最后诛杀鬼王的手段居然是自爆,难怪系统说自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自爆么,没有躯壳怎么自爆想到这里,郑皓轩不经对系统控制他躯体弄出来的场面充满了无限的憧憬,你能想象得到吗整个将军冢在系统出手那一刹那,宛如历经了数十亿年岁月的腐蚀一般,变得比泡沫还要泡沫,别说藏在将军冢里面的那些普通鬼魅,就连堂堂修炼界的第一人,锻体境的鬼王亦是一般,随着一阵轻风拂过,让郑皓轩头疼不已的终级任务,那一个能勾连地俯的阴气源泉如沙烁一般,带着整个将军冢化成一片一片的黑色灰烬,很快就被地面新翻出来的泥土所掩埋。

    “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可以制造出这等场面的实力。”郑皓轩想到这里,不经在脑海之中轻声感叹了一声。

    “叮宿主成功完成僵尸先生位面之中的所有任务,加上第一次位面存留剧情点10,宿主共计收获1450点剧情点。然而宿主为完成终级任务,消耗剧情点400,为了让宿主更好的成长,本系统又消耗了500点剧情点为宿主重塑真身,现宿主共计剧情点550点。鉴于宿主之前乃是灵魂状态,固本系统保留了宿主完成任务之后的兑换机会,并随机为宿主挑选了一个位面,经过本系统刚刚扫描此方位面,发现本位面乃是武侠位面笑傲江湖,由于宿主出现的地点是华山朝阳峰,并且得到了华山派掌门岳不群的收养,故本系统提前锁定系统任务一:帮助岳不群将华山派发扬光大。”

    “等等。我说系统,我现在还是个婴儿呢,你就把系统任务弄出来了”

    “岳不群收养宿主,宿主在本方位面的身份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华山弟子,而且养育之恩恩大于天,难道宿主认为不应该出现这个任务么”

    郑皓轩有心反驳却无法开口,的确,自己目前乃是一个婴儿,若岳不群夫妇不收养自己,自己很快就会死亡,这份恩情的确是大于天重于山,仇可忘但恩却不可不报。不过貌似这个任务倒也不错,前世观看剧情之时,郑皓轩就对岳不群充满了好感,虽然岳不群算得上一个小人,一生都充满了算计,但岳不群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光复华山派,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嵩山派左冷禅亦是一个小人,但他比岳不群强的是,手底下有着一般精明强干的师弟们帮们,不似岳不群除了夫人之外就在无旁人相助,门下是有一个人才令狐冲,可令狐冲的性格就是一个浪子,行为放荡不羁,根本就不能让岳不群放心,将复兴华山的重任交到他的手上,这才导致了岳不群的性格一步步从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剑转变成了一个性格扭曲的岳不群。

    郑皓轩脑海中诡异的浮现出了岳不群得到辟邪剑谱后自宫的画面,这让他不由不寒而栗,这得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决心才能办到想到这里,郑皓轩不由在心中轻叹一声,然后抬眼望了望此刻正满脸笑容与宁中则说话的岳不群,再看了看将自己浑身都包裹起来的紫气,在心中默念一声:你许我一世平安,我还你一个威震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