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渣男从良手册 > 第二十三章 偏偏尾随做伤害
    杀手看到江琉璃离开之后,便悄然猫身潜了进来,他在案前翻看着江琉璃腾写的东西,无非就是数年前的一些皇室中人在洛阳行宫之内的行程安排,瞧着也并无什么不妥之处,翻看完卷宗之后,杀手又从窗户边上跳了出去,悄悄地尾随在江琉璃的身后。

    江琉璃走出藏经阁时,如同寻常般的跟看守在门外的太监告别,态度很是有礼。

    那太监看着江琉璃长得钟敏毓秀,水灵至极,其为人又机灵,嘴巴又甜,心中不免对她很有好感,在告别间便同她闲聊了些许。

    “苏姑娘,今天要查找的资料是不是特别得多?”

    “啊?”

    太监的一句话令得江琉璃莫名,就在她疑惑间,便听得太监紧随其后的笑道:“我是许久没有看到你投射在窗台上的影子,所以猜想着你是不是去书柜间找资料了。”

    江琉璃由着她的话朝着窗台边上望去,因着案台前无任何的遮挡物,而屋内又是处于灯火通明的状态,所以坐在案前之人的身影会随着烛火映射在窗台上,除非人走到书柜处,因着书柜遮挡住了身影,所以影子这才不会射于窗台间。

    没有想到这个太监竟然有这么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想到这里,江琉璃暗自庆幸自己是先走到了书柜处,这才施展轻功飞出屋外的,若是自己当时便在案台前施展轻功,只怕自己的一举一动完全都会由着自己的影子被太监完全的看在眼中。

    想到这里,江琉璃当即简直就是一阵的后怕,只是她面上不显,只是嘴角轻抿的回以一笑。

    “公公当真是明察秋毫,因为今天要查得东西太多,所以去书柜间多翻阅了一些资料。”

    太监闻言点头,又是适时的表示出自己的关心。

    “公事繁忙,姑娘也要多注意下自己的身体才是。”

    “是,多谢公公提醒。”

    江琉璃弯腰对着太监施了一礼,随后这才缓步的朝着自己居住的地方走过去。

    幸而的太监每日只能在固定的时辰进出藏书阁来进行打扫,否则今夜他若是进屋来没有发现自己,只怕会在心底对自己产生怀疑。

    江琉璃心中如此想着,在一步步前进的时候,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

    明明已经监视了自己一个晚上,到了半夜都要继续跟随。

    江琉璃在心中暗叹一口气,自觉这宫中处处都是眼线,且其间伺候的宫人都带有一颗七窍玲珑心,自己再次当真是处处都不能行差踏错,否则只怕会招致他人的疑心。

    但是若自己当真时时刻刻的都在循规蹈矩,若是云尔若又有难了,自己还怎么办?

    云尔若自是要救,可是自己的身份也不能暴露,若欲求两全其美之法,最好是有一个人能够伪装成自己的模样待在藏书阁内接受监视,而自己外出跟随在云尔若的身边来进行暗中的保护。

    若要用这个法子的话,那就需要另一个人来易容成自己的模样,易容术这种东西几乎已然在江湖间绝迹,唯有毒宗的赵慕卿对此法颇为擅长,若得他相助,定能以假乱真。

    可是若要求到毒宗的头上来,可想而知赵慕卿会用怎样的要求来作为交换的条件。

    距离赵慕卿所定下的一月之期也要快到了,毕竟他们是知晓自己真实身份的人,为防他们泄露此事,自己怎么着也要会一会他们。

    一想到接下来的谈判,江琉璃只觉得一阵头疼。

    待回到住所,江琉璃询问宫女云尔若回来没有,待知道她还未归来之后,当即便故作急切,便焦急说云尔若早早地便从藏经阁间离开,怎会此刻还未回来。

    “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江琉璃眉头微蹙,语气都很是焦灼。

    “苏姑娘别急,咱们让周围巡逻的侍卫囊忙找找,说不定很快便能找到云小姐了。”

    宫女宽慰着她,便是带路跟着她一起去找侍卫求助了。

    听闻云小姐失踪,侍卫们便就近的搜寻起来,江琉璃也跟随在侍卫之间,开口朝着四周呼唤着云尔若的名字。

    其后有人说在千鲤池边上看到了云尔若昏倒在地,好似身体不适。

    等江琉璃赶过去的时候,方才昏迷在地的那个杀手早已经不见踪影,想来是因为他的武功不弱,故而即便是经历了幻术的迷惑,也能尽早的苏醒过来,而身娇体弱的云尔若已然被自己催眠入睡,若非有着极强的外界刺激,她是不会醒来的。

    因着云尔若衣衫齐整,神态安详,众人只当她是身体不适而晕倒,倒是没有往别的什么坏的方面想。

    毕竟千鲤池侧也是有侍卫把手的,谁能想到在宫门禁地,还能有人持凶伤人的?

    将云尔若带回住所之后,太医很快的过来把脉。

    “从脉象上看,云小姐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因着之前的肺腑处的伤口还未全然养好,所以云尔若的气血有亏,平日里还是不宜过于操劳。”

    太医认为云尔若的晕倒是由于操劳过度所引起的,便是象征性的开了一点点醒神的草药便预备要走。

    众人看云尔若并没有什么事,也是准备跟随太医离开,不料因着众人的喧哗声过大,当下便令得云尔若早醒,她醒来时满面惊恐的‘啊啊’大叫,倒是把预备要离开的众人给吓了一大跳。

    “云小姐,你怎么了?”

    就此伺候的宫女不知云尔若是怎么一回事,当即便关切的询问她。

    她这一问题正好都是大家的心声,所有人的目光朝着云尔若的身上望过来,等待着她的回应。

    “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提剑来杀我!”

    云尔若尖利的开口,面色煞白,神色慌乱,完全就是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

    侍卫们面面相觑,自是不信,守在千鲤池附近的侍卫开口说是并未听到有任何打斗的声音。

    “他武功超群,我自然不敢同他打斗,而且他持剑架在我的脖子之上,我也不敢放生尖叫,所以你们才什么都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