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非凡人生 > 第三百四十三章夜风冷心更冷
    林夕距离和秦梦约的地点比较近,加上他开的是艾文塔多,动力足,跑的快,率先赶到了那里。

    秦梦开着高尔夫赶来后,发现了停在路边的艾文塔多,即便是她这种不很在意车子的人,也被艾文塔多的夸张造型,和充满力量的溜背造型给震撼到了。

    不过,秦梦倒是没太惊讶,毕竟艾文塔多才一千多万,对于林夕来讲,并不算什么贵重东西。

    林夕和秦梦找个了夜市摊,坐下来后,胡乱点了些吃的。开始步入了正题。

    林夕问:”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情?”

    秦梦回答:”是这样的,上次柳大人的事情,让我哥哥意识到,指望夜宴。地下赌场这些生意,虽然可以来快钱,但终究不是正道,他想做些正经的生意,比如在美食这方面。”

    林夕039嗯?039了声。问:”力哥要开饭店了?”

    秦梦点了点头,说:”餐饮行业,属于基本不会赔钱的买卖,我哥哥头次转攻正经行业,所以想从简单的抓起,而这第一步,需要你的帮助,可以让我哥哥稳赚不赔!”

    林夕问:”你想让我怎么办?”

    秦梦回答:”咱们市里面,最近开了家连锁的餐厅,叫杨氏餐厅,老板是杨小杰,在全国都很有名气,那手艺,没得说,我的意思吧,是你可不可以给杨小杰讲一下,让我哥先代理他一家店?”

    ”或则,可不可以让杨小杰给我哥指点一下,让我哥第一次投资,尽可能的不会赔本?”

    林夕笑了,秦梦脑子确实好使,杨小杰的餐厅,在全国都很有名气,无论是代理他一家店,还是让他指点一下,都可以让开饭店赚钱的事情,变的更加容易些。

    换做旁人,哪怕是力哥自己,杨小杰肯定是不会见的,毕竟杨氏餐厅的效应,他杨小杰身价不菲,根本不会把力哥看在眼里。

    更别提秦梦想到的这两点。

    而林夕出马的话,那就另说了。

    杨小杰的身价,在平常人眼中或许很强大,但在林夕眼中。狗屁都不是,他一句话,杨小杰不敢不听。

    林夕笑了下,说:”包在我身上,让你哥哥好好弄。”

    秦梦表示感谢。两人埋头吃饭,离开的时候,秦梦似乎要问林夕什么,但顿了下,还是给咽了回去。

    林夕没有发现这个异常,他帮秦梦关上了车门。

    秦梦叹了口气,他原本想问,林夕最近有没有和林诗诗联系,但她想了下,自己以什么身份去问呢?

    秦梦内心很焦灼。尤其看到停在路边的那辆艾文塔多。

    是了,秦梦有点怕了,她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感觉到了不安,曾经,她觉得林夕低调,和他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但现在,这辆几乎是自己哥哥全部身价的艾文塔多摆在面前时,她感觉到了差距。

    她和林夕。仿佛两个世界的人,不经意间,两个人产生了一次交会,但时间会把两个人分开,直到谁也无法触碰到谁。

    秦梦和林夕比。太渺小了。

    之前,林夕没有开过这么好的车,顶多也就是宝马,奔驰,秦梦没什么压力。但现在?她觉得自己配不上林夕?

    这令她心里很难受。

    本来,今天这件事情,是她哥哥提出来,并且要找林夕谈的,只不过她听说了后,赶紧提出,由自己来找林夕谈。

    毕竟,这是一个可以见林夕的机会。

    而且,这也可以令她开心一阵子,但她没想到的是,这次来,非但没有快乐,反而令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呵呵,秦梦,你什么时候,也成了一个看车的人?”秦梦在心里自嘲了下,踩下油门,驾驶着高尔夫离去。

    只不过,秦梦的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点微微泛红,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她不明白,自己已经爱上了林夕。

    而爱情,是可以让一个人失去理智的,是可以把一个人改变的面目全非,是可以让一个人痛苦,并且快乐着的。

    林夕送走了秦梦之后,就开车回去照看林诗诗,他没敢把艾文塔多开进医院里面,否则被林诗诗看见,解释不清楚。

    林夕把车子停在了中心医院旁边一个停车场里面后,徒步走向了病房,但推开门后,他愣了。病房里,根本没有林诗诗。

    这是?

    林夕找来护士,问咋回事。

    护士看见林夕后,满脸的厌恶,道:”你还有脸问,刚才要不是我进来及时,病人就因为呕吐物堵住喉咙,窒息而亡了。”

    护士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给林夕讲了下。

    原来,林诗诗躺下去后,本以为很快会睡着,但她翻来覆去,怎么都没办法入睡,护士不明白咋回事,但她心里知道,她害怕再次梦到林夕。

    林诗诗越是强迫自己不去想林夕,脑子里林夕的轮廓就越清晰,她就越是没办法把林夕给抛到脑后。

    林诗诗辗转反侧,被林夕折磨着,她受不了啦,尤其是在这个病房,如果换个地方,应该会好很多。

    毕竟,她刚刚做了一个梦,在病房里,林夕因为039秦梦039抛弃了自己,所以她讨厌这里,她决定了,她要离开。

    护士劝她留下来,再观察一下。

    但林诗诗毅然走了出去,她的回答很坚决,称自己不离开这间病房,睡不着的,护士看她没什么大碍,也就放她走了,毕竟她目前的情况,休息才最重要。

    林夕听到的版本,只是护士告诉自己,林诗诗在医院睡不习惯,他叹了口气,对于护士骂自己,他没有解释,因为本来就是自己的错,而对于林诗诗离开了医院,他天真的以为,是她口中的理由。

    他不明白,那个女人,全是为了他。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哪里会那么伤心?她的心,又怎会那么的疼?

    林夕和林诗诗,仿佛是一对被命运折磨的鸳鸯,互相喜欢,却无法表白,更没有办法,走在一起。

    而此时,林诗诗正蹲在路边的绿化带中,她扶着肚子,不停呕吐,眼里全是泪水,不知道是呕吐所致,还是伤心。

    夜风很冷,但她的心,更冷。

    这是两个苦命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