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非凡人生 > 第三百三十一章揭穿白眼狼
    土拨鼠专卖店里,傅红雪见没什么客人,就拿起来抹布,去擦自行车上的灰尘,擦着擦着,突然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包包。

    她打开看了下,里面有一串宝马车的钥匙,还有些现金,这丢了的人得多着急啊,她找到了里面的几张照片,看了看上面的人,有几分眼熟,稍微回忆了下,他记起来了,这是昨天的那个男人。

    傅红雪一拍额头,笑了,自言自语:”这个马大哈。买了土拨鼠自行车,连发票都忘记带走,包包竟然也给落下,哎,没办法,只好我去送一下了。”

    土拨鼠自行车一辆也不便宜。一般人买,都会要好每份收据,以后出了问题,也方便解决。

    但昨天那个男人,无论是买自行车的果断上,还是对收据的态度。都透露着一股满满的不在乎啊。

    这个男人,估计很有钱,但他又那么低调,没有一点点暴发户的戾气。

    傅红雪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

    低调沉稳的男人,总是有一股魅力,她也刚好抓住这个机会,和那个男人单独相处一下,她把发票和包包带在身上,给男人打了个电话,问了具体地址后,来到地库,开着自己新买的奥迪a3,驶了过去。

    没错,这个傅红雪,也不是普通的员工,而这家店,店长的女儿,这辆奥迪a3,是老爸送给她的礼物,因为她这次学科都没有挂掉。

    她为了感谢老爸,暑假特意跑到这家店里面来帮忙。

    傅红雪感觉得到,那个男人,也是个学生,两人很有共同语言。

    ??

    春满楼酒店。

    林夕知道傅红雪捡了自己的包,才知道宝马车钥匙的下落,他着急拿到丢掉的东西,就把自己参加婚礼的地方告诉了对方。

    老潘见林夕接了个电话,道:”怎么?要找借口离开了?林夕,不是我说你,岳云飞高中那时候,对你可是真不赖,他结婚你好歹也拿个一百块钱红包啊,搞了张破卡,存几十块钱,还担心知道自己弄多少钱的,你丢人不丢人?稍微说几句,你倒好,直接哭了,还接电话要离开,咋,你业务多繁忙?是个大老板?”

    李龙也嗤之以鼻:”大老板个毛啊。就他这种忘恩负义的性格,以后都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其他同学见林夕被骂,也纷纷参与进来。

    这就是黑羊效益,一群好人,欺负一个好人,一个团体。需要一只黑羊,来创造话题,更何况,林夕还能让他们优越。

    ”是啊,林夕你咋这样呢?岳云飞那天给班主任借了十块钱,被老爸知道了,回家里一顿狠揍呢。”

    ”你和岳云飞关系不错吧,几十块钱也拿得出手?”

    ”林夕,赶紧把钱给补上啊,你要是没钱,我可以借给你,改天还我就行。”

    大家仿佛见到了一个道德很不好的人。脸上全是鄙夷,投来的目光,也都是些冷漠与责怪。、

    岳云飞打起了圆场,说:”好啦好啦,我结婚林夕可以来,我已经很感激了,礼金不在乎多少的。”

    岳云飞拍了拍林夕,说:”你别往心里去,大家也没啥坏心思,毕竟咱们都是同学嘛,坐下来吃饭吧,吃饱了再走。你现在是学生,顶大的事情,也就是学习呗,我特意让每桌都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番茄炒蛋。”

    岳云飞憨厚的笑了笑。

    林夕更加感动,他摇了摇头,说:”不是他们想的那样。我没有随几十块钱,那张卡的密码,是今天的日期?”

    李龙和老潘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这个林夕,没有随那么多的礼还狡辩。

    ”卧槽。林夕,都他妈这时候了,你还为了面子胡说八道,那我问你,这张卡里,有几百块钱吗?”李龙问。

    林夕摇了摇头。

    李龙笑了,道:”不是几百块钱,不是几十块钱,难不成是几千块钱啊?”

    林夕又摇了摇头。

    李龙道:”想你也不会塞进去几千块钱,有多少是多少,你在这里装什么比啊,大家都知道你啥家庭。”

    老潘等不及要看林夕笑话了,说:”你和他废什么话啊?这礼金都是公开的,否则怎么记那个本子?就算是放在卡里,也要让大家知道,究竟有多少钱。”

    老潘掏出了一个os机,说:”还好我随身带这玩意儿。”

    是了,老潘在学校里花钱很厉害,爸妈给的不太够,他办了张信用卡,刷os机过日子。

    老潘不会把这个说出来,而是胡乱编勒个理由,说自己家里做生意,刚好让他去买os机。

    老潘把林夕的卡放了上去。就要去刷。

    不是几百块,不是几千块,不是几十块,那能是多少钱?几块钱?几毛钱?无论多少,都够丢林夕脸的。

    到时候,这一圈子同学又可以笑一阵了。

    岳云飞知道真刷出金额,林夕面子上肯定挂不住,他心地善良,不想看到林夕被整的这么尴尬,急忙上前阻止。

    岳云飞说:”不用了不用了,就林夕一个人在红包里面放的卡,很好认的,等我回去了,去银行查一下就行。”

    结果岳云飞不说还好,一说,反而给了这些人羞辱林夕的话柄,一个个又笑了起来。

    ”林夕,你羞不羞?就他吗你一个人用这种招式。别人都懒得用。”

    ”哈哈哈,我要是林夕,我都找地缝钻进去了。”

    ”难怪林夕刚才假装接了个电话,看上去还挺着急,估计是想找借口离开了,毕竟继续待下去,确实挺没脸的。”

    岳云飞哪里知道同学们会这么说啊,他早知道这些人还是没有变,以欺负林夕为乐趣,今天说啥也不让林夕来了。

    林夕家庭条件岳云飞知道,即便他随了十几块钱,岳云飞也很感动,但这些同学们似乎不会放过他,这么去说他,他心里得多难受啊。

    老潘推开岳云飞,说:”你不用护着他,你高中时候对他多好,你看他现在对你咋样?正好大家都在,就让我来拆穿这个煞笔的丑陋面具,让大家认清楚这个人,和他划清楚界限。”

    老潘说:”日起对吧?我就输入密码,让大家看看,你有多么白眼狼!”

    岳云飞想要阻止,但同学们都把他给拉住了,是啊,现在谁不想看林夕的笑话?

    他们甚至嫌动静不够大,还叫嚷了起来。

    ”大家都来看啊,林夕高中时候家里穷,岳云飞借了班主任十块钱,给他吃饭,回家还被老爸给揍了,今天岳云飞大喜的日子,他来随礼,把礼金放在银行卡里就来了,不是几百块,更不是几千块,也不知道多少钱,希望他不是那种白眼狼吧。”

    众人都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纷纷投来好奇的眼光。

    老潘得意极了,林夕,等会儿看大家怎么嘲笑你,哈哈哈,你这个煞笔,上高中的时候,就经常被我们欺负,现在大学了,你还是被我们欺负。

    真是窝囊到家了!

    老潘输入密码后,在os机上开始查询起来余额,可他看到那个数字后,愣了下,旁边的人都喊着:”老潘,这小子随了多少钱礼金啊?”

    ”对啊老潘,快点告诉我们呗。”

    ”哈哈哈,看老潘的表情,估计也是不想揭穿这个煞笔吧,我那会儿就没发现,林夕竟然是这样的人,我要是他,起码给岳云飞随一千块钱!和老潘李龙他们一个水平线上。”

    李龙有点不耐烦了,说老潘你咋半天也不说话呢?走过去夺来os机,一看,也傻眼了。

    这?

    林夕会随这么多钱?

    其他人见李龙和老潘的表情,也都好奇了起来,纷纷过来看。

    岳云飞也奇怪,林夕到底随了多少钱啊,咋老潘和李龙看了以后,都这种反应呢?他从李龙手里拿过来os机,看到后,忍不住喊了起来:”卧槽,林夕,你竟然随了一万块钱?今天来的人里面,你随礼是最多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