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非凡人生 > 第一百八十五章雨水中的母亲更令人心痛
    林夕从开元大酒店出来以后,加快速度,朝着中心医院赶去,他已经连续两次对不起林诗诗,这次,他不想再迟到。

    林夕快到中心医院的时候,接到了一通电话,是进口奔驰店打来的,他们为了让林夕这种大客户有好感,特意加了个班,把林夕的奔驰s63给提前修好,还开心的让林夕过去提车子呢。

    林夕看了下表,过去提车倒也不迟,但连续两次迟到,他已经不好意思再迟到了。

    林夕咬了下牙。说:”不必了,我回头?”

    彭!

    林夕的车子猛然一颠,他整个人都跳了下,然后,车子朝着路边倾斜了过去。他急忙拧方向盘,却感觉拧在了棉花上,没有半点作用。

    哐当!

    车子越过绿化带,结结实实的撞在了电线杆上。

    林夕气的不轻,他走下来后。围着宝马x7转了个圈,发现左边前轮爆胎了,原因是刚才有个大坑,他没注意,碾进去的时候磕破了外胎,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刚才方向盘才会失控,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故。

    林夕气的一巴掌拍在宝马x7上,说:”真是人倒霉时,喝口凉水也塞牙。”

    现在这情况,肯定不能开着宝马x7去医院了啊,只好再送到宝马4s店进行修理,但总不能没有代步工具吧?

    于是,林夕只好变卦,给进口奔驰店说道:”那把我的车子送到中心医院吧,我在那里等你们。”

    林夕挂断电话后,又联系了宝马4s店,把坐标告诉他们后,交代拖走处理,自己则是打了辆出租车,先行赶往中心医院。

    宝马4s店的人赶到现场后,不由感叹,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他们买一辆进口版宝马x7,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些人倒好,三天两头出事故,愣是给开出了练手车的感觉。

    林夕坐在出租车上,一直催促司机快点,就是害怕慢了医院那边出什么事情。

    忽然,林夕想到了一件事情,他拍了下额头,卧槽,那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还在宝马x7的后备箱里呢。本来打算去中心医院就表白呢,现在看来,也只好暂缓一下了,唉,不管啦。先到中心医院,见着林诗诗再说吧。

    啪嗒,啪嗒,啪嗒嗒。

    天空下起了雨,并且越来越大。

    出租车司机把雨刷打开,和林夕闲聊起来:”这春天的雨,简直是善变的脸哦,说下就下喽。”

    林夕笑了下,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

    中心医院门口,林诗诗正抱着妈妈痛哭。她邻居跪在旁边,满脸悲伤。

    ”妈妈啊,你醒醒啊,妈妈,你看看我啊,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啊。”

    林诗诗抱着妈妈,哀嚎着,而此刻,天空也很配合的下起了大雨,啪嗒啪嗒的淋在了林诗诗妈妈身上。

    林诗诗看着被病魔折磨的妈妈。她好恨啊,都是自己没出息,妈妈生病不仅不能被治疗,还要在这大雨中,被淋。被冻,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她知道妈妈刚才很难受,可她心里更难受啊,自己小时候,稍微有点感冒发烧。妈妈背着自己,跨越群山峻岭的,去另一个村庄帮自己看病,她虽然小,但都记在心里,后来再有什么病症,她都是能忍则忍,尽量不麻烦妈妈。

    妈妈就像是一个超人,每次自己生病的时候,妈妈都会展现出她强大的力量,但妈妈生病的时候,自己却这么脆弱。

    妈妈,我对不起你,我没本事,我对不起你啊。

    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还没有孝顺你,咱们不是约好了,我工作的第一份薪水,带你去坐飞机吗?

    这时,医院门打开,刚才的白大褂拿着雨伞。走了出来。

    他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身后,那个女人带着儿子走了出来,是了,白大褂收了红包,怎么着也要把039好人039这个形象扮演好的。

    ”孩子刚刚包扎好伤口,千万别被淋着了。”白大褂充满了温柔和体贴,把雨伞举的老高高。

    女人也有伞,她也为自己儿子举着。

    孩子根本就没啥,进去的时候那么兴师动众的,就连出来,也是众星拱月一般,再看雨水中,已经疼的昏死过去林诗诗妈妈,这对比。不能再强烈些了。

    林诗诗忍不住哭的更厉害了,妈妈啊,您可是得了宫颈癌啊,这个男孩,他那点伤算个屁啊?可你们的待遇,却差的如此之多。

    还不是因为我穷?

    还不是因为咱们穷?

    可贫穷,这不是咱们的错啊,难道穷就要受到这些欺负,难道穷,就要这般的任人欺辱吗?

    白大褂比对亲爹还要好,他跑到路边,给女人和男孩拦了出租车,然后打着雨伞,一直把他们送到车上,还赔着微笑说:”祝早日康复。”

    女人笑着说:”谢谢你对我们这么照顾。”

    白大褂回答:”没关系的,我是医生嘛,这些都是分内之事。”

    女人拍了下男孩,让他也感谢一下白大褂。

    男孩很懂事的说:”谢谢叔叔。”

    白大褂笑的很甜,说:”没关系的,到家里听妈妈的话哦。”

    林诗诗看着他们这个样子,心里更加难受,她不想再看了,她把妈妈抱了起来,她身体柔弱,但今天力气却出气的大,豆大的雨滴打在了她的身上,她含着泪,一步一步,坚定的朝着路边走去。

    ”妈妈,我带你走,咱不在这里,这里脏。”

    邻居低着头,默默跟在身后。

    这时,一辆出租车从远处急速驶来,因为太快了,刹车的时候带起了两片泥水,还往前滑了很长的距离,泥水喷溅在了白大褂身上,他039哎呀039了声,说:”卧槽?你他吗没长眼睛啊?”

    毕竟现在不是在医院里面,这种生活中的,他没必要忍。

    出租车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一个青年走了下来,青年手里拿着一把雨伞,那是朝出租车司机手里高价买的旧雨伞,他害怕林诗诗被雨水淋到,他走下来后,立刻朝着医院走去,连看都没看白大褂一眼。

    这个人,正是林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