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非凡人生 > 第一百八十二章中心医院里的哭诉
    林夕老妈可没打算放过那几个保安,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有几个保安甚至想躲一下,毕竟刘子龙都怕成这样的人,他们哪里得罪的起?

    但林夕老妈眼尖,又聪慧过人,怎可能被糊弄了?

    她瞥了一眼那几个人,只是一个眼神,久经商场的强大气场,就排山倒海一般朝着那几个压了过去!

    令那几个人,不敢动弹!

    更不敢隐瞒!

    几个人哆哆嗦嗦的站了出来,林夕老妈指了下屋子里:”自己进去。”

    几个人赶紧跪了下去,磕头认错,这要是进去,还能活着走出来吗?但林夕老妈对于他们的认错,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她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让李大元推荐这个酒店最豪华,最贵的房间给自己。

    然后,林夕老妈走离开了这里,朝着豪华总统套房走去。

    至于那几个保安。在考虑了一番后,还是咬牙走了进去,毕竟进去的话,还有活命机会,不进去的话,铁定要死了。

    门关上以后,外边站了几个保安。好看住门,不让路过的客人,因为好奇心接近,更不让他们听到动静。

    没多久,屋子里的打斗便开始了。

    黑子何等身手?别说那几个人不敢还手,就是敢,也不够黑子一个人看的。他先是暴揍了其余人一顿,把刘少放在一旁。

    刘少开始还以为自己老爸给的钱最多,所以不用挨揍了,可没多久,他就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

    因为黑子把那些人都揍了一遍后,单独朝刘少走去。

    刘少见状,不由怕了,是啊,这已经很明显要和别人区别对待了,这种挨打的区别对待,不用想也知道咋回事啊。

    黑子没有废话,一脚把刘少踹倒在了地上,然后反手拔出匕首,把他对林诗诗说的话,全部施加在了他身上,但黑子努力克制着自己,把握分寸,没有要他的命,这期间,黑子还担心惊扰到老板的客人,特意打开门看了眼,确定没有人经过,才继续动手的,他不喜欢被外人听着,仿佛监视自己行动一般,他把那些保安,也统统赶走了。

    黑子处理完后,叫人把这些都给拖走,血也没来得及收拾,开元大酒店其他人,听说有人帮林诗诗出头,而且知道这件事情的,都要被拉去一顿暴揍,甚至有被打死的可能,都吓的不敢承认知道林诗诗这个人。

    尤其是李亚轩他们,都快被吓死了。

    如果不是揭发李亚轩,就无形中承认了自己也是欺负林诗诗的一员,她们早就牺牲这个039李姐039来自保了。

    李亚轩她们商量了下,统一以不认识林诗诗,不知道这个人为理由,搪塞掉此事。

    实际上,她们也确实多虑了,因为林夕老妈根本没想着刨根问底的调查此事,她只要救下儿子最爱这个女人就行。

    再接下来的事情,咱们就知道了,林夕听完后,也终于把这些线索都给串联在了一起。

    林诗诗没事儿就好,他也总算是放心了。

    林夕高兴的说:”老妈,谢谢你救了林诗诗。否则因为我的离开,而令林诗诗受到那种伤害的话,我后半辈子估计都要永远活在内就之中了。”

    林夕老妈笑了下,说:”儿子,和我还有什么好谢来谢去的?太见外了吧?不过老妈问你,你到底喜欢这个女人,还是夜宴那个?”

    林夕不知道老妈为啥会这么问。他陷入了沉思,对啊,自己到底喜不喜欢秦梦呢?他也不止一次这么问过。

    老实讲,秦梦正如她的名字,对自己来讲,就如同一场梦那般,代表着正直,善良,不畏权贵等等美好的东西,他很欣赏这个女孩子,但喜欢吗?他不知道,就连他对林诗诗,也是一种很模糊的感情。

    这次忽然想对林诗诗表白,也和上次在博物馆的时候。放她鸽子有关,是一种弥补吗?还是不想内心存在遗憾?

    林夕脑子很乱,他越想越迷。

    林夕老妈过来人,明白儿子的心情,她微笑了下,说:”好吧,我就不问你太多了,但老妈只说一句话。”

    林夕039嗯?039了声,静静的等待着老妈发话。

    林夕老妈说:”林氏集团作为全世界顶级公司的存在,继承人中,很少有专注于一个女人的,你表哥,表弟,甚至堂哥堂弟他们。大都是那种花花公子,沾花惹草,女人都没有重样的,但老妈对你只说一句话。”

    林夕老妈顿了下,说:”我的儿子,必须是个钟情于一人的男子。”

    林夕老妈走到儿子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若是徘徊不定,就别动她们任何一人,若是动了,就钟情于她,除非她背叛你,否则老妈会生气的,你也不想气老妈吧?”

    林夕果然是她的儿子。两个人观点不谋而合,他也觉得,如果不能给一个女人以后,就不要带走她最珍贵的东西。

    林夕点了下头。

    不过,林夕还有点困惑,他听了老妈讲这件事情,对她还是挺佩服的,毕竟老妈在谈话间,就赚了七十五亿,可走掉的李大元呢?

    那可是整整十亿啊。

    虽然林夕知道,这对于老妈来讲,不算什么,但这么白给一个人,实在是有点亏的厉害。

    这家开元大酒店,顶多也就值几千万,林夕老妈给出这么多钱,岂不是亏了自己,便宜了李大元?

    林夕提出了疑惑。

    林夕老妈忽然笑了,他说:”儿子啊儿子,你果然太年轻,同样是刀,在有些人手里,是披巾斩棘的利器,但在有些人手里,却是块又重又没用的废铁,还影响自己前行的脚步,这酒店也是如此,在他李大元手里。只发挥了不到十分之一的热度。”

    林夕老妈把他带到窗口,指着外边说:”这里北靠高铁站,南靠飞机场,又在地铁口,地理位置极佳,所以才导致它成为本市有名的商务酒店,而且,闫力前段时间入驻了本市,必定带动很多生意人来这个地方,我把开元大酒店买下来,再花个几十亿,彻头彻尾装修,宣传一波,何愁不赚钱?”

    ”那时,别说十亿,就是一百个亿,我也有把握赚到。”

    ”这酒店在李大元手里,纯属浪费,但在你老妈我手里,我可是很懂得怎么去赚那些生意人的钱呢。”

    林夕老妈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夕看着老妈,心里自愧不如啊。同样是林氏集团的人,同样是大手大脚的花钱,老妈却在不停的钱生钱,可自己呢?

    林夕心里,默默坚定了自己要把外贸大厦经营好的念头,嗯,经营好,得先有自己团队,回去以后,正好赶上毕业季,得想办法招聘几个得力干将才行。

    林夕有了这个打算后,似乎有了方向,不过,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他问:”那林诗诗呢?”

    林夕老妈说:”那个女孩本来打算回学校的,但接了个电话,是中心医院打来的,她急匆匆的要走,我让司机把她送过去的。”

    林夕皱了下眉,医院打来电话,又匆匆赶过去,那还能有啥事儿?肯定是身边什么重要人住院了呗。

    林夕担心林诗诗钱不够,需要帮忙,他和老妈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朝着中心医院赶了过去。

    ??

    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里。

    角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面容憔悴,双眼无神,脸颊上,全都是泪痕。

    在床边,站着一个女孩子,正是林诗诗。

    林诗诗哭着拉着她妈妈的手,说:”妈,怎么回事啊,你回去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咋忽然就生病了,还这么严重?”

    病床旁边,还有一个看上去憨厚老实的女人,脸上皱纹很多,她是林诗诗妈妈的邻居,也是她发现了晕倒并且吐血的林诗诗妈妈。

    她当时发现后,赶紧找了辆三轮车,把林诗诗的妈妈拉到县城医院,可人家一检查,就说赶紧拉到市里吧,这里没法救。

    林诗诗妈妈似乎早就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她怎么也不去,但她的病情似乎很严重了,情绪激动之下,又一次昏死过去。

    邻居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死?于是自己垫付医药费,把她拉到了市里的医院。

    结果一检查,她惊呆了。

    宫颈癌。

    必须马上动刀,才可以保住性命。

    可手术费,化疗费,康复费这些前前后后加起来,得几十万,暂且不说后续费用,只是这开刀费的十几万,她就拿不出来,林诗诗的妈妈,更加拿不出来。

    邻居说:”孩儿她妈,你咋有病不早治呢?医生说了,这病不是一下子就成这样了,需要好多天才慢慢成这样的,早治疗,早就好了,不会形成大病。”

    林诗诗妈妈哭着说:”我一开始疼了,没当回事,可越来越疼,我找了村头医生看,说是可能病不太好,让我去检查一下,可检查一下好几百,我舍不得,舍不得啊,诗诗还在读书,给她省点是点吧,诗诗啊,咱不治了,妈活这么大了,不怕啥了,咱不治了啊,带我回去,带我回去吧。”

    这下把前面的坑填完了,反转的不唐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