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非凡人生 > 第九十三章说我可以别说她
    放在以前,王娇见林夕这么刚,肯定会认怂,或则寻找康博帮助,但现在不同,王娇可是有四百多万呢!

    而林夕呢?一个刮刮乐中奖,狂花之后的屌丝罢了,凭什么在自己面前装逼?就凭他那养起来的信用卡?

    你想在老娘面前显摆是不是?好,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无论怎样,我都要比过你们!

    王姣对经理喊道:”再给我上五份套餐。”

    王姣故意把声音叫的很大,好让林夕他们听到,她讥讽道:”不就是搞了几十万块钱吗?得瑟个什么?忘记自己啥家庭了?还有那个女的。没钱还爱面子,让某个穷屌丝这么护着自己,有浪费这些钱的心情,多想想给家里寄点。改善下家庭环境多好。”

    ”真是越穷越爱面子,说你们吧,还不服气呢?”

    经理见识了这两位刚才的表现,知道全是土豪。不敢得罪,屁颠屁颠跑去安排,给弄了五份套餐。

    林诗诗听到后,握住林夕的手紧了些,她咬着嘴唇,想说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她从来没让林夕守护过自己的面子。

    林夕感应到了林诗诗的不安,他有点生气了,他发过誓的,以后在保护林诗诗这件事情上,绝对不含糊。

    更不会低调。

    林夕转过身,王姣已经把五份套餐弄到了跟前,她咬着牙,一狠心,抬起来脚全给踹倒在了地上。

    王姣自以为很牛逼的说:”就说你们穷了,有本事和我一样啊?不敢了吧?吓死你们,这些踹倒的酒,够你们不吃不喝半辈子去攒啦。”

    林夕觉得她挺幼稚的,他不想再浪费时间,说:”这么比挺没意思的,一百万一百万的来,你敢吗?”

    林夕让经理过来,先上一百万的套餐,并且拿出卡,示意要刷卡。

    如果王姣接受挑战,他会果断弄五百万的,他就是想直接比死王姣,让这个苍蝇别再嗡嗡。

    王姣没想到林夕这么刚。可这个小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他不是应该已经把钱花光了吗快?

    等等?

    忏悔大会上,他说过自己是林氏集团公子来着,莫非是真的?

    王姣思来想去之间,经理把一百万的套餐给弄了过来。走廊里满满的都是,连个站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

    林诗诗看林夕来真的,起初还有点害怕,但林夕拿着卡,准备去刷,并且脸上满是淡定的时候,她就似乎明白了什么。

    林诗诗不是傻子,结合之前的总总经历。她猜测林夕该不会真的是什么林氏集团公子的吧?

    说实话,王姣也怕了,自己虽然有四百多万明天入账,但也不能一百万一百万的折腾啊,更何况,万一那笔钱出问题了咋办?自己先前那几十万也还不上了。

    但事情闹成这种地步,她想撤身也难啊,总不能直接走吧?那多丢人?王姣红着脸看了下周围。不知所措。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卧槽!谁这么牛逼,点一百万的套餐?”

    是刘龙!

    王姣转身,见刘龙和他的几个好兄弟走了过来。

    刘龙见王姣去厕所半天不回。还以为出了啥事,就带着兄弟出来看看,结果发现都站在走廊,听了些议论。大概明白了咋回事,原来是王姣和人家比着砸酒瓶子呢。

    王姣总算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她跑过去说:”刘哥,这货明明有一百万,哪怕是点酒水浪费,都不还你。”

    刘龙冷眼看了下林夕,道:”嗯,我知道了。”

    刘龙带着几个弟兄,走到林夕面前,说:”小子,识相的话,最好把那一百万还给我,否则要你好看。”

    刘龙身后跟着几个弟兄,全是些富二代,官二代,更有一个背景很硬。老爹是这一代有名的地产大亨。

    刘龙自然不怕,而且,他还能在王姣面前,装个逼,耍个威风,对于推倒王姣,更有帮助。

    刘龙以为林夕经历了忏悔大会那件事情,会害怕自己,所以态度很傲慢,他点了根烟,吐了口在林夕脸上,说:”捡了老子的钱。非但不还,还敢拿着到处潇洒,现在有钱了还不想着给?就因为这个女人吗?”

    刘龙看向林诗诗,坏笑着说:”你也真有本事,可以哄着林夕把那些钱全部花在自己身上,不过你个穷碧再怎么让他帮你撑面子,也改变不了事实,而且,还会显得更加可怜,还有,你这么会哄男生为自己花钱,外边有不少男人吧?”

    林诗诗面红耳赤,自尊心更是被深深的践踏着,但她知道刘龙不好惹,不敢吭声。

    没办法,谁让自己家里穷,没背景,没本事啊。

    林夕说:”你可以侮辱我,冤枉我,但别说她,还有,那一百万不是我不还,是我没有捡你的。”

    刘龙骂了句039草039一脚把林夕踹倒在地上,说:”你他吗还敢顶嘴!赶紧给老子还钱!”

    刘龙看着林夕被踹倒在地上,挺狼狈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他悄悄瞥了眼王姣,那个女孩看自己的眼光里都有崇拜了呢。

    刘龙开心的不行,为了表现出自己牛逼,他又指着林诗诗说道:”还不能说你?你他吗真有本事,家里穷吧,怪有心机,愣是让这屌丝为你花了钱还死心塌地。”

    ”这有啥奇怪的,越是穷的人,心眼越多,而且都是坏心眼。”

    ”穷就穷呗,还虚荣心那么强,听说好几次都是为了她的面子,让林夕一花就是几十万的,也不知道两个人哪里弄的钱。”

    ”哪里弄的?肯定是不干净路子呗。”

    ”啊?不干净路子?比如有哪些啊?”

    ”你看这个林诗诗还算是有几分姿色,估计啊,就是出去卖的,赚来的钱交到林夕手上,这样往外花也不怕被人说闲话。”

    ”啊?你这么一说,还有点道理啊,林夕是她洗钱工具呗?”

    ”嗯,他们头次见面,就是在比利时,所以?”

    这些人说的一句比一句难听,林诗诗都快哭了出来,毕竟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清白比什么都重要。

    ”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

    林诗诗大哭着喊了起来。

    也几乎是在同时,一道身影猛的窜了起来,跟着,就听到039啪的039一声响,一个酒瓶子在刘龙脑袋上开了花。

    ”我说过的,不许你们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