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非凡人生 > 第六十章不要跪他
    林夕离开饮品店后,在路上漫无目的走着,脑里面想着王姣的事情,无论她怎么欺骗,侮辱自己,都没有被记仇,并且对她更好,可为什么一味的付出,非但没有换来她的好感,还令她更想欺负自己了呢?

    妒忌?

    还有那个兰兰,欺骗林夕后,他还特意去比利时酒店救兰兰,甚至不惜挨了顿打,至于吓唬她一起睡觉,林夕更是没有去做,可换来的是什么?是被她偷拍!是对自己,和对林诗诗的伤害!

    那条帖子,林夕不用猜都知道是兰兰发的。因为只有她当时在酒店,并且认识自己。

    只不过林诗诗那个傻丫头,以为连累了林夕,竟然求着他的原谅。

    林夕对林诗诗,只是一点点好,一点点包容。可换来的,却是尊重,在乎,与珍惜,而那些人?

    哎,或许有些人真的不能对他们太好。林氏集团对后代的这种教育方式,应该也是让看尽社会上的冷暖吧。

    ”小心!”

    ”啊!”

    哐当!

    路边的动静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林夕看了过去,一辆送外卖的电动车摔倒在地上,后面盒子里装的饭大部分都洒了出来,饭盒摔开的,弄的满地都是,电动车前面,一个孩子咬着手指,呆愣片刻后,哇的大哭了起来。

    孩子站着的是逆行道。

    很明显,外卖员害怕撞到孩子,猛的扭车把,才将电动车摔倒在了地上,一个穿着丑团外卖的工作人员,慌慌张张站起来,跑到孩子跟前,担心的查看着孩子身上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林夕感觉这个工作人员有点眼熟。

    围观的路人议论纷纷。

    ”哎呀,咋回事儿啊!看把孩子给吓的。”

    ”我刚看到了,丑团外卖的人好好骑车呢,这孩子忽然从绿化带那边窜了出来,差点就给撞上,还好这个人猛的扭了下车把,电动车倒在了地上,否则孩子还不得被撞飞啊。”

    ”这孩子家长呢?怎么看孩子的?也太不负责了吧?”

    这时,一个身上有痞子气息的胖子跑了过来,还拿着一部手机,看到这场景,赶紧抱着那孩子,道:”咋了小贝?谁欺负你了?”

    孩子只是哭,什么也不说。

    胖子看了眼旁边的工作人员,已经明白过来,他气的一巴掌扇在那个人脸上,用戴着金戒指的食指戳着那人的头,说:”我擦尼玛的!骑个破电车不长眼睛啊?没看到孩子在路上吗?”

    骑电车的人根本没错,是孩子逆行忽然窜出来,没有撞在一起已经很不错,这个胖子,分明是在强词夺理。

    工作人员一个劲儿说抱歉,她见孩子没事儿,就低着头去把掉在地上的饭盒捡起来,但那些麻辣烫之类的,已经不可能完好如初。

    送一盒饭才提成几毛钱。损坏一盒饭,却要原价赔偿,而且有罚款,她今天铁定白干了,只能尽可能减少损失。

    啪!

    胖子一脚踩烂了一个盒子,骂道:”你他妈耳朵聋了?还有脸捡这些东西!老子的孩子差点被你撞!快说。这事情怎么算完?”

    工作人员抬起头的一瞬间,林夕终于确定了心里的猜测。

    是林诗诗!

    林诗诗的眼泪爬满了脸颊,她很绝望,今天咋这么倒霉?出门摔烂了饭菜不说,还遇到这么一个人。

    林诗诗在哀求:”大哥,我错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我也很不容易。”

    周围人也看不惯了。

    ”这胖子咋回事儿啊,明明他孩子的错,干嘛怪人家一个丫头?”

    ”我看他手机还停留在绝地求生上,这货刚才不会是在玩游戏吧?”

    胖子看了眼旁边的人,他根本没往心里去。怒目圆睁:”你们他妈的少废话!再敢多说一句,老子连你们一起削!”

    胖子是这一带的混混,今天刚跟了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大哥,所以很开心,就带着儿子出来逛街,结果自己低头玩了会儿游戏,就发生了这事儿。

    这要是放在平常,胖子骂两句也就走了,可现在不同,他有了靠山,报出那位大哥的名号,警察那边也要给几分薄面。

    所以他才这么嚣张。为的是让周围的人看到自己有多牛逼。

    都记住他的面孔。

    既然是装比,自然得动静越大越好了,他一脚把林诗诗踹倒在地上,说:”我王老三的孩子,也是你欺负的?我要你跪下给我儿子道歉,快!”

    胖子故意把自己名字喊的特别响。那个孩子吸着指头,早就不哭了,此刻正用好奇的眼睛看着他们。

    ”王老三?这名字好耳熟啊。”

    ”我记起来了,是步行街那一带的个混混,好像还有几个小弟呢,平时看上去挺威风的。光天化日之下,他竟然这样,估计真有关系吧。”

    ”一般这种混社会的,都是有背景,王老三看上去这么横,公安局那边怕是都有熟人,还是别惹的好。”

    围观的人都不敢吭声了,刚才那几个准备英雄救美的,也没了音讯。

    王老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更加咄咄相逼!

    林诗诗倒不是在乎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很丢脸这类,实际上,她平日里被欺负惯了,这些根本不算个事情,只不过她看见有一个最近的单子还没有损坏,她想赶紧把那个单子送过去。

    但是,让她向那个孩子跪下道歉,她做不到?

    毕竟自己是个大人啊!怎么可以向一个婴儿下跪?拿自己的身份,该有多么卑微啊!

    况且,这根本不是自己的错!凭什么就要跪啊?

    王老三见林诗诗没有动作,勃然大怒,一巴掌扇在林诗诗脸上,说:”你他妈跪还是不跪?老子告诉你,警察局老子也有人,等会儿巡警看到。你不仅要给孩子道歉,还要赔钱!”

    啊?

    赔钱?

    林诗诗瞬间怕了,她从酒吧辞职,出来找这份工作,就是因为送外卖的如果肯努力,是可以赚到其他工作赚不来的工资。

    说开了,她就是为了钱。

    可现在,却要自己赔钱,那怎么能行?

    林诗诗一咬牙,跪就跪吧,现在已经成这样,只求不赔钱,准时把这一单送到,减少一些损失是一些。

    林诗诗看了眼周围的人,那一双双冷漠,鄙视,幸灾乐祸的眼睛,仿佛一把把钢刀。扎在了她的心上。

    ”王老三真狠啊,竟然让一个姑娘向孩子跪下去道歉,这不是比要了人家命还难受吗?尊严,尊严啊!”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我要是这姑娘,宁可赔钱!”

    ”你还赔钱,我受这种侮辱,我直接和王老三拼了!”

    王老三偶尔听到这么一句,转身大喝:”谁他妈要和老子拼了的?老子给你这个机会!草!”

    王老三相当嚣张,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次高攀的人,只要报出来名字,就可以震慑一方。

    所以,他已经没啥好怕的了。

    林诗诗听到这些人的话,只觉得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若不是想要钱,她何必出来找这种工作?何必在自己都受伤的情况下,还寻思着准时送到一单饭菜?何必为了不赔钱,打算下跪?

    尊严?

    呵呵,可以换来几个钱?

    更何况,她这次出来,也是为了某种比尊严更重要的东西。

    林诗诗咬了咬嘴唇,流出两行委屈的泪水,她叹了口气,走到孩子面前,问:”是不是只要我跪下来了,你就愿意放过我?”

    大人向孩子下跪,这得错多少辈分?身份悬殊得多大?林诗诗只要跪下来,就证明了王老三的地位比她高出太多!

    另一方面,也证明了王老三牛逼!

    王老三以为林诗诗会反抗,毕竟这么做等于是把她的尊严扔在地上,随意的踩,任意的踩!

    人如果没有尊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还想好了林诗诗不跪的话,自己怎么做,怎么逼,可以让她下跪,进而在众人面前体现出自己的厉害。

    王老三没想到林诗诗竟然真的愿意下跪!没有半点的不情愿!

    他倒是没啥说了,毕竟自己刚才喊那么大声,除非跪下来道歉,否则这事情没完,现在人家跪了,他再咬着不放,就显得自己说话很不靠谱了。

    ”王老三一句话,人家就跪下来了,哎,没想到他这么牛!”

    ”是啊,看来以后见他还是躲着走吧。”

    王老三听到这些议论声后,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就再装最后一个比吧。

    王老三想体现自己的大度,说:”好啊,你给我孩子跪下来道个歉,这件事情就算完了。”

    林诗诗膝盖一弯,就准备下跪,却被一双手直接给抱住了,她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无论是谁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她心里都无所谓,但这个人不行,只要他在,自己便不想丢半点脸!

    就连林诗诗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林夕把她扶了起来,拍拍她身上的灰尘,又拿出纸巾,一丝不苟的揩着她脸上的泪水,温柔的说:”不要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