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非凡人生 > 第二十一章醉酒的女人
    林夕和兰兰毕竟是同学,不会真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这次来,主要是救兰兰,现在目的达到了,便准备离开。

    林夕从总统套房出来,乘电梯来到一楼,出了酒店大门,他看到两个男人,搀扶着一个醉醺醺的女人朝这边走来。

    三个人从林夕身边走过去,他闻到了股浓浓的酒味。

    但是,两个男人步伐稳健。唯独那个女人,脚下仿佛踩了棉花,晃晃悠悠,如果不是被两人扶着。随时都可能摔倒。

    隐约的,林夕还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

    ”真不容易。”

    ”对啊,一会儿可不能随便了事,否则太他妈亏了啊。”

    林夕感觉这对话里面包含了些不太好的意思。他转过头,不经意瞥了眼三个人,其中两个还比较眼熟?

    那个女孩穿着红色连衣裙,紧身那种,比较性感,脸上的妆花了许多,但眉目之间,还可以看出丝清纯与美丽。

    两个男人穿着上看,属于那种不缺钱花的类型。

    有事情?

    林夕转过身,悄悄跟在他们身后,三个人进去后,一个人继续搀扶着女人,另外一个人来到前台,开了间房,又走回去,跟另一个伙伴带着女人,朝电梯口走去。

    林夕跟了上去,和他们挤在了一个电梯里,两个男人根本没注意到林夕一路尾随,他们的注意力全在女人身上。

    林夕自己也搞不懂,到底为啥要跟着他们三个人。

    来到六楼,两个男人搀着女人,走了出去,林夕紧随其后,其中一个男人拿着房卡,找到房间后刷了一下,推开了门。

    这时,那个醉醺醺的女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用手臂推着身边的男人,嘴里用几乎哀求的口气喊道:”放开我?不要这样?求求你?”

    那个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令她无法动弹,笑着说:”别看你现在这么想走。等会儿让你舒服。”

    另一个男的过来扶着女人另一边,说:”没错,等下你肯定求着不要我们离开,哈哈哈。”

    女人想要反抗,可她不仅力气小,还喝了酒,根本没有效果,眼看着就要被两个男人给拉到房间里了。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住手。”

    两个人闻声看了过去,见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青年站在那里。

    一个竖着大奔头的男人骂了句039草!039指着林夕凶道:”你他妈哪里冒出来的煞笔?赶紧给老子滚蛋!”

    林夕没有理他,而是问:”这女人和你们啥关系。”

    大奔头脾气上来了,骂骂咧咧:”你管我们什么关系,赶紧滚你妈个蛋的,否则老子分分钟打死你!”

    大奔头看向旁边的子弹头,说:”兄弟,你先帮我扶着这个娘儿们。打这个小子,我一个人就够啦。”

    只是?

    大奔头发现子弹头脸色不太对,他很好奇,平日里这个兄弟和自己在学校也算是校霸。想欺负谁欺负谁,今天他是怎么了?

    子弹头悄悄朝大奔头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不要动粗,看看再说。

    大奔头和他玩了一年多了。自然明白。

    林夕拿出手机,说:”那我报警吧。”

    大奔头瞬间怒了:”你他妈煞笔吧?老子带女朋友开个房,你报你妈了个逼的警啊!”

    但大奔头没有朝林夕走过去,他知道子弹头不让惹这个人,肯定有他的道理。

    大奔头想吓走这个其貌不扬的屌丝。

    林夕根本不吃这一套,淡淡的039哦039了声,直接开始按报警电话。

    大奔头也慌了,毕竟怀里这个女的根本不是他女朋友,如果把警察招来,非但今天的039好事039成不了,还会给自己扣一个039强1奸039的罪名。

    大奔头的语气也没之前那么刚了,说:”小子,你他妈最好不要惹我,否则?”

    林夕根本不鸟他,把手机放在耳朵边。

    大奔头直接跑过来,把电话从林夕手里夺过去。然后按了个挂断,说:”草,算老子怕你了,以后出门别让老子看到你。”

    大奔头对子弹头说了句:”走。”

    两个人拿着房卡准备离开,至于那个女人,则直接丢在了一旁,女人醉醺醺的,没站好就倒在了地板上。

    林夕挡在了两个人面前。

    大奔头骂了句:”你还要我怎么样?”

    林夕耸了耸肩:”你把房卡带走,这个女人住哪里?”

    大奔头火气更大了,心想你英雄救美好歹也出个钱啊,怎么着?空手套白狼?

    但大奔头也没办法发作,毕竟林夕生气后把警察招来。这女的醒了以后,肯定恨的把自己给招出来。

    大奔头现在的心情,就好像吃了屎非得说香,别提多难受了。

    ”好!给你!”

    大奔头从子弹头手里抢过来房卡,塞给了林夕,然后怒气冲冲的离开,并且念叨着:”老子记住你了!明天就找到你,把你给阴了!草!”

    林夕走过去,把女人扶了起来,带到房间里面,放在了床上。

    女人醉眼朦胧,浑身上下都是酒味,她扭动着身体,红唇张开,喉咙里发出了阵阵的低语,令人怜惜。

    ”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们别这样?”

    林夕看着女人那张虽然花了妆容,但依然美丽的脸庞,没说什么,也没有动,就这么站着。

    ??

    比利时酒店门外,大奔头很不服气的问子弹头:”兄弟,今天咋了啊?要不是你的一个眼神,我都去教训那个小子了!”

    今天为了上那个女人,大奔头下了血本啦,先是去酒吧点了那么多洋酒,又怕女的酒醒了,就近开了个比例是酒店,结果啥都没干成,押金也给留下了!

    他当然不服!

    还很生气!

    子弹头说:”一来,咱们本来就没理,把女人灌醉,来酒店发生那种事情,警察来了咱们就得进去蹲着,二来,那个青年,不太好惹。”

    子弹头说完后,眼睛里还闪过了一丝怒意,仿佛这个青年,曾经深深的伤害过他,当然,他也不可能忘记这个青年。

    子弹头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带着大奔头,离开了比利时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