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戏精穿进苦情剧 > 真假九
    高中生的节目大多平平淡淡不好不坏,没什么太大的花样,罗念的钢琴独奏还不错,年轻漂亮的少女坐在钢琴前面,灯光一打,怎么都是好看的,哪怕她顽劣嚣张的模样大部分师生都见过,也不由得夸奖一句。

    她从台上下来的时候,场下掌声热烈,被人瞩目的场景显然给了她信心,在后台看见水银,得意地朝她挑了挑眉毛,“我等着你的表演。”

    她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说“我等着看你出丑”,又忍不住似地挑衅:“你觉得你会比我弹得好吗?”

    水银:“我们不用比。”

    这就好像是小学生要和大学生比加减乘除一样,没什么可比的。

    直到看着云晴空上台,罗念才发现,她们之间的差距并不只有弹奏技巧。

    当主持人介绍云晴空,台下就已经开始有人鼓掌。先是一班的学生,然后是隔壁二班的学生,那些把水银当做竞争对手的人,此刻也为她鼓掌加油,只有九班稀稀落落没什么声音,但他们也已经淹没在其他班级的掌声浪潮中,连前排的不少老师都开始鼓掌。

    这样节目表演还没开始,就先鼓掌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而等到亲耳听见她的弹奏,罗念终于明白她之前那句“不用比”是什么意思。云晴空弹得很好,超乎她想象的好,娴熟地仿佛已经弹奏了许多年。

    在场大多都是学生,听不出其他东西,但只要有耳朵有眼睛,两首钢琴独奏哪一曲更好,都能迅速分辨出来。弹到中途,罗念的眼睛都红了,死死盯着台上。

    她想不通――凭什么?云晴空她凭什么?在罗家生活了十几年的是她,得到更多的是她!云晴空她什么都没有,跟着那么一个给人当保姆打扫卫生的妈,过着那种穷日子,她怎么可能样样都比她优秀?

    那些人都喜欢她,连她喜欢的贺楚平也对她关怀有加,可明明现在她才是罗念!

    罗念几乎忍不住冲上台去把云晴空拽下来,然而看到台下那么多的人,她的父亲哥哥都在那里,她不得不按捺下来,保持住了摇摇欲坠的理智。

    表演结束,水银站起来朝台下行礼,掌声雷动,久久没有停歇,等到她下台,主持人重新走到舞台上,掌声仍然持续了很久。

    台下的不少来宾并不知道这女生是谁,见状交头接耳询问着附近的老师。

    “这个学生啊,特别优秀,学习上一骑绝尘,能力出众性格又好,拿了好几个全国竞赛奖项。”

    “你看看这铭牌上的毛笔字,就是这个学生写的,你们看这字,一般高中生哪能写得出来。”

    台下夸赞的声浪不绝,罗先生难得露出个笑容,对这即将认回来的女儿更满意了。坐在后面一班家长席位的云萍,则陷入茫然。旁边有认识她的家长满脸艳羡地和她搭话,“这是你女儿吧,哎哟真是厉害,你是怎么教的,教出来这么好的孩子。”

    “她那个钢琴是在哪个老师那里学的,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我也想让我女儿课外时间去学一学。”

    云萍被问得哑口无言,因为她并不知道女儿会弹钢琴。她怎么会弹钢琴呢?她为什么不知道?她发现自己的孩子,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脱离她的控制,走得离她越来越远,她抓不住,也唤不回了。

    “唉,你哭什么,感动的吧?”旁边的家长不明所以,赶紧扯了纸让她擦眼泪,却不知道云萍哭是因为恐惧和迷茫,她在害怕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东西。

    之后的节目陆续上场,没掀起什么波澜,一班的诗朗诵还算出彩,水银在后台等待他们,在他们下台后进行表扬和鼓励。

    一大群人挤在这里不方便,他们要回到自己班上的位置去,蒋梦伸手拉着水银往一边台下走,“走吧,咱们回底下去坐。”

    水银拉住她和还有同桌两个人,站在那摇了摇头笑道:“我还有个节目。”

    蒋梦疑惑:“你不是只有一个节目吗,怎么又来一个?”

    水银眨了眨眼笑了一下,把她们带到一边,轻声说:“我待会儿还有个秘密的保留节目,想请你们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蒋梦两人对视一眼,好像看出了她准备搞事,异口同声道:“要我们做什么?”

    水银这段时间在后台混久了,带着两个人坐在那也没人来赶她走,节目全部结束,校庆快到达尾声的时候,她领着同桌出去了一趟,等她一个人走回来刚好结束致辞,众人起身准备离开。

    “好了,现在到我上场了。”

    “滋滋――喂――大家听得到吗?”水银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传出去,“我是高一一班的云晴空,接下来我想说一些话,请大家先不要急着走。”

    学生和老师们的神情都变得疑惑茫然,所有人停下脚步,留在原地,有些顺势就坐回了位置上,还以为是什么保留节目。

    只有云萍一下子脸色苍白,她有些猜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了,再也坐不下去,匆匆站起来,想要先离开这里。

    “后面那位云萍女士,我的妈妈,请你先不要走。”水银走上空无一人的舞台,随着她的声音,一束灯光照到离席的云萍,她就像是被灯照射的青蛙,僵立在原地,局促地低了低头。

    台下的罗先生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铁青,水银并没有忘记他,同样一束灯光照到了他,以及旁边的罗念,只有提前离席的罗忆不在。

    “十六年前,我的母亲云萍女士在罗家当保姆,她和罗夫人同时生下女儿,可能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过上好日子,云萍女士将自己的女儿和罗夫人生下的女儿调换,又为了避免事情败露,很快带着那个调换的孩子离开罗家,一走就是十六年。”

    水银根本没有管任何人的脸色,毫不拖沓,直接把当年的事情在大庭广众之下掀了个底朝天。

    原本艳羡看着云萍,以为她的女儿要煽情感恩的家长和学生们,此时都哗然了。

    云萍面容温厚,穿着朴素,站在那狼狈不堪地颤抖着,满脸是泪,看上去格外可怜。

    “是的,我就是原本罗家的女儿,前段时间,我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真相,感到十分痛苦。”但水银表现得比她更可怜,她身后的大屏幕上放大了她的表情,把她通红的眼眶,闪烁水光的眼睛,还有悲伤的神情完美展现出来。

    此刻场中大部分人还因为她突然的话而没能回过神来,水银又说:“今天我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我想告诉养育了我十六年的云萍女士,今天是时候,应该把你真正的女儿还给你了,我知道你一直很惦记她。”

    台下的罗念动了,她神情狰狞地大喊:“住口,不要说了!不许再说了!”

    水银居高临下望着她:“罗念,你不愿意接受自己的亲生母亲吗?”

    罗念看到周围各色目光,听到那些议论的声音,整个人完全被激怒,仓促间提起台下的一把椅子就要冲上台,“我不是!你胡说!我才不是保姆的女儿!”

    有站在台下的一班学生见状,连忙过去阻止,几个男生手脚并用把罗念死死拽住。原本已经准备好躲避罗念攻击的水银一顿,看了看那些同学。他们朝她喊:“班长别怕!我们帮你拦着她!”

    虽然他们也有些回不过神,还不太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怎么样先保护他们的班长才最重要!

    台下有校领导大喊:“这是在搞什么,云晴空,你赶快下来!”他们不能放任事态混乱下去,纷纷离席想让老师们把水银带下来。眼看几个老师要上台去,二班学委忽然大喊一声:“拦住他们!”

    台下顷刻间乱成一锅粥,老师们要拦,以一班为首的学生们去拦。水银不自觉笑了一下,她看见了罗先生难看的脸色,看见了罗念愤怒地挣扎,看见了云萍绝望地孤立于人群之外。

    她伸手拍了拍话筒,尖锐的声音传遍礼堂,所有人不自觉捂耳朵,场面安静了一瞬。

    水银:“今天我亲生的父亲罗先生也在这里,现在我还想请问他一句:‘您愿意把云萍女士的亲生女儿罗念还给她吗?’”

    罗先生强压怒火,威严地道:“你闹够了没有,赶紧下来,你要把我们家的面子丢光吗?”

    水银没说话,她放下话筒,就在这时从音响里传出一段录音。罗先生和水银之前那段谈话在礼堂上空回响――“对外就说当初我们家当年生的是一对双胞胎……她当年敢偷换我的女儿,现在只是让她失去女儿……要是我真计较起来,云萍不仅会失去女儿,还会失去一些别的东西……”

    罗先生牙都快咬碎了,神情可怕地和台上的少女对视,可她全没有被吓住的模样,到现在罗先生才猛然发现这个看上去乖巧聪明的小女孩,分明就没准备乖乖听话。

    “快去关掉录音!”他听着自己的声音一遍遍播放,再也无法维持住自己的气度,对秘书喝道:“赶快把她给我抓下来!”

    已经有人去后台拉开蒋梦,把录音关上。

    可是就在这声音停下的几秒钟之后,安静就再次被打破,因为学校广播站那边同样开始播放录音,这次,罗先生那些言论通过大喇叭循环播放,传遍整个学校,甚至传到大街上。

    根本不管罗先生那难看的脸色,水银自顾自抬起话筒,对着众人继续演自己的戏:“云萍女士,我因为你失去了亲生父母的疼爱,但你养育我多年,如今我帮你把女儿从罗家要回去,就当报答你十六年的养育之恩,你对我的伤害我无法释怀,所以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希望你和你的女儿罗念能好好生活。”

    “至于罗先生,你的言论让我心寒,你在我最需要父母的疼爱支持的时候,选择了保全你自己的名声和面子,我没有从你那里感觉到任何对于女儿的疼爱,你对我毫无感情,所以哪怕你是我亲生父亲,我也并不想成为你的女儿,不想成为罗家的女儿。”

    水银这番话听着没毛病,但并不简单。

    被她这么录音一放,脸皮一撕,罗家是不可能再留下罗念了,然而罗念会心甘情愿回去云萍身边吗?不,以她的性格,她只会恨死了云萍。云萍最在乎的就是女儿,可现在假女儿“云晴空”要和她决裂,真女儿罗念又绝对无法接受她,这比当众打她的脸,把她的秘密撕扯出来更令她难以接受。

    她的未来可以想见,那就是一辈子为自己当年做的错事赎罪,和罗念两个人互相折磨,除非哪天她们之中有哪一个相通了,否则这份折磨永远无法停止。

    至于罗先生,他在乎面子和名声,已经远远超过了在乎自己的女儿,他的处理方式,换来这一出当众打脸,还有今后提起他就有人想起的这一桩笑话,让他日后提起女儿就无法释怀。

    水银这些话的内容其实并不重要,她只是在帮助完成“云晴空”这个人应该有的戏份,在众人看来,云晴空应该是这样的。

    在云萍和罗先生以及罗念的衬托下,她是一个可怜的、勇敢的受害者。

    罗先生大概是真的被她气疯了,抬起手指着她怒声道:“你疯了吗,你是不是不想好好过了!”

    水银:这话有点耳熟,好像曾经也有人这么说过。

    不过,谁说她想好好过呢,她只在乎自己高兴舒心而已。像现在,看到她们哭的哭闹的闹怒的怒全都搅合在一起,再也不能装出无事发生过的样子,她就觉得舒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