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铁衣寒 > 第21章 好久不见
    那跟班话音刚落,与他同来的那几名公子哥随即摩拳擦掌包了上来。

    胖子见势不妙,回看了简舒之一眼,似乎询问:打还是不打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这可是被欺负到头上了。简舒之踹了一脚胖子,“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胖子得令如释重负,憋着这股闷气可是有好一阵子,终于可以撒开手脚大干一场,即便打输了也无怨言,便抡着拳头迎上那名惹是生非的跟班。

    话说那名跟班年纪稍长于胖子,力气自然也会大一些。胖子虽然学过一招半式,怎奈别个也是世家子弟,受到过名师指点,胖子当然不是他的对手。

    那名跟班几次闪躲之后,一拳击中胖子鼻梁,打的胖子鲜血直流。

    胖子一边跳脚一边嗷嗷大叫,“孙子,竟敢打脸”拿袖子一捋鼻血,扑上前去抱住那名跟班大腿,把他掀翻在地。两人便滚作一团,相互撕咬。

    简舒之这是第一次和人打架,而且还是对付三人,虽然这些时日练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功夫,但也只是比寻常人皮糙肉厚一些,架不住人多拳杂,吃痛硬生生受了几拳。

    那名跟班见到简舒之和胖子都落入下风,忍不住又在嘲讽,“小子,快喊爷爷饶命,我会下手轻一点。”

    胖子闻言不说二话,一口唾沫正吐在那名跟班脸上。打不过你,还不能恶心你吗胖子开心大笑,“爷爷的口水好不好吃”

    简舒之也被胖子逗乐,刚一分心,一只钵大的拳头砸在脸上。

    “让你笑”

    简舒之的脸上顿时起了一片淤青,这一拳打的他退了两步。那三位公子哥见状,围上去你一拳我一脚,拼命往简舒之身上招呼。

    那名跟班显然被胖子激怒了,下手再不留情。几拳下去,直接打的胖子开始咳血。

    简舒之见状,拼了老命冲出包围,一脚踢飞那名跟班,抢过胖子抱在怀里。

    胖子倒在简舒之怀里,嘴里咳着血,微笑着说:“过瘾虽败不退哥们还真没让我失望”

    那名跟班摸了一把摔疼的屁股,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嫌弃的吐了口唾沫,“还敢喊过瘾兄弟们,往死里打”

    另外三人一听,立马围了上来,也不管会不会将人打死,全力朝着两人拳脚相加。

    那名跟班在一旁狞笑,“打的好。打死这两只寒门逆子。”

    简舒之牢牢护住胖子,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外,不知硬生生抗了多少拳头多少脚踢胖子咳出的鲜血和简舒之身上的鲜血混成一片,染透了简舒之身上衣衫。虽然全身剧疼,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拼命忍耐。

    这时,有人大喊了一声“住手”。

    这帮人慢慢停止了动作,胖子从人缝中向来人望去,嘴角开始上扬,浮现出发自内心的开心微笑,“咳咳仙子来了,你快看,我没骗你吧”

    简舒之随着胖子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一位身着粉色襦衫的姑娘赶了过来,阻止了惨剧的发生。

    灯火也不亮,天色有点暗,再加上眼圈发肿,简舒之看不真切,但他还是选择相信胖子,便向他点头。

    胖子虽然伤重,还不忘打趣,低声说道:“她可比我姐好看多了,你有没有想法咳没有想法那那我就要上了”这时候,任何一位姑娘仗义相救,在两人眼中都是仙女。

    简舒之忍着伤痛说道:“少说两句话,都咳出血了”

    胖子咽了一口浓血,说道:“早知道该跑”

    简舒之紧了紧双臂,说道:“瞧你那出息”他明白胖子后悔是因为见到自己受伤,其实,再次选择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挥出拳头。

    “你们京都四少真是好大的能耐呀”那姑娘毫不客气的嘲讽,眼中俱是鄙夷的神色。

    那名跟班心里暗道“坏了”,便向其他人施了个眼神,示意不要妄动。果不其然,那襦衫姑娘的身后还远远的吊着一个人的身影,从远处慢慢跑来。

    待执扇公子哥走近,那名跟班一阵慌乱,迎上去说道:“你怎么也来了”

    那执扇公子哥气得直跺脚,先是朝着襦衫姑娘献谄媚,后又大骂出声,“我怎么会来人都快被你们打死了还问我怎么会来”

    那襦衫姑娘见那执扇公子哥靠近,故意拉开距离,冷冷对着执扇公子说道:“以大欺小,持强凌弱。你们京都四少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那执扇公子一脸尴尬,向那名跟班使了个眼神,示意让无关人等先行离开,接着说道:“此事非我授意而为,乃荀孜自作主张,任性妄为你若不信,可以问他。”

    那名跟班会意说道,“此事的确是我主张。那小胖子约战,我要是退缩,传出去的话那不得丢了京都四少的显赫名声。”

    执扇公子觉得在理,这两人一唱一和,谁都看的出来。褥衫少女没有搭理两人,搀扶起简舒之和小胖子。“如果不是我多了个心眼,觉察出不对,逼问出荀公子的动向只怕明日,这京都四少的名声又会响遍京师。”那姑娘冷冷说道。

    执扇公子正准备说点什么,那襦衫少女说道:“我护送这两位回去,你要是不觉得自己会碍眼,不妨跟着一起去”

    执扇公子气打不从一处出,一脚踹飞荀孜,静静看着那襦衫姑娘扶着两人没入夜色中。

    胖子受伤比较严重,被简舒之和那襦衫姑娘扶着走。看得出来,这姑娘也是一位喜欢抱打不平的热心女子。

    襦衫姑娘嘱咐简舒之回去之后要请城内最好的郎中过来检查伤势,唯恐伤到五脏六腑。

    简舒之点头称是,恨不得早点回到府衙,但是又顾及胖子的伤势,只能慢慢移动。

    胖子也是一条硬汉子,刚才打斗的时候还在哭啼,这会儿在路上居然一声不吭,硬是咬牙坚持。

    简舒之一边扶着胖子慢慢走,一边向襦衫姑娘发问,“那几位是些什么人”

    襦衫姑娘回头诧异的看着简舒之,问道:“你们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吗”

    “京都四少嘛姑娘不是说过吗很有名吗”

    简舒之这次迎上了襦衫姑娘的目光,渴望得到答案。怪不得胖子对这位姑娘赞不绝口,原来不仅心善而且貌美。简舒之的印象中,估计只有温婉姑娘能够与之媲美,前几日遇见的尤若怜姑娘也很漂亮,但是,毕竟不熟。

    襦衫姑娘见简舒之迎着自己的目光而不回避,感觉有点尴尬,便低下头去,说道:“何止有名,简直令人谈虎色变。这京都四少俱是名门之后,仗着权势飞扬跋扈,京师无人敢治,连当今天子对其恶行都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简舒之不忍伤这姑娘的心,有句话没有说出口:既然知道京都四少声名如此狼藉,姑娘你为何又和他们混迹一起

    襦衫姑娘似乎能够读懂别人心思,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问我”

    简舒之暗自吸了一口气,冲着那姑娘摇头说没有。

    襦衫姑娘并不相信简舒之的话,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的眼神已经把你出卖。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我也不例外。其实,我与京都四少并不熟络。”襦衫姑娘看了一眼胖子,觉察出胖子痛苦难当,便安慰说:“小胖子再忍忍,就快到了。”随即又对简舒之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你一个陌生人讲这么多话,感觉好奇怪。”

    简舒之嘿嘿一笑,说道:“可能是因为姑娘宅心仁厚,同情弱者吧”

    襦衫姑娘没有接话,毕竟,她也搞不懂自己的想法。有些东西,生来就很奇怪,就像缘分一样,想要得到的偏偏不来,不想得到的却挥之不去。

    简舒之看了一眼前方,再穿过几条弄巷就到了长平街。

    襦衫姑娘问道:“快到了吗”

    简舒之回答说:“恩。很快就到了。过了这几条巷子,再往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看到府衙。”

    襦衫姑娘循着灯火前望,前面弄巷深深,“再往前不就快到尚书府了吗”她盯着简舒之,好奇的问道:“你和尚书大人是什么关系”

    简舒之会意到襦衫姑娘的疑问,说道:“吴先生是我救命恩人。姑娘猜错了,我并不是吴先生的儿子。”

    襦衫姑娘恍然大悟,嘿嘿一笑,“我就说呢,听说吴尚书至今未谈婚嫁,一直没有子嗣。现在要是碰出一个儿子,那得伤了多少大家闺秀的心呀”

    简舒之也被襦衫姑娘的玩笑逗乐,在一旁傻笑。

    胖子在一旁嘴里哼哼,“吴先生虽没儿子,但待他如子。”

    襦衫姑娘闻言非常惊讶,说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还是乖乖的忍痛不要讲话。”又转向简舒之,问道:“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简舒之收敛笑容,回答道:“在下简舒之,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襦衫姑娘听完简舒之的回答,讶异的张开嘴巴,“早该猜到了,难怪觉得这么熟悉,像有说不完的话。”她心里暗道一声,随即看着简舒之的眼睛,冲他眨了眨眼睛,又开心的露出一个甜甜笑容,“我是温婉。简公子,经此流年,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