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铁衣寒 > 第3章 藏书阁
    在简舒之正式决定拜入学院的同时,吴先生写了一封家书回禹州,主动要求解除主仆关系,同时委托吴老爷子通过官府给他制作了户牍。吴先生予以之恩,简舒之感觉却是无以为报。

    位于大衍帝国腹中地带,在章州境辖内云岭山脉落地生根的春秋学院,占地面积很广阔。云岭山脉环抱着沉仙湖,哨子河从山脉中蜿蜒起伏,注入沉仙湖。这一片广袤的土地和湖泊都是春秋学校的地盘。学院建在山脚平原之上。隐园在西山,学舍在东山。

    相比较于礼和理,简舒之更喜欢算理,相较于兵和法,他更喜欢兵家形势,其余纵横,阴阳,墨杂名农,均不喜,但都会涉猎。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学不学习又是另外一码子事。

    隐园北边后山上的藏书阁是简舒之闲余时间呆的最多的地方。藏书阁里面的藏书有千万,几乎都是孤本经义,却又分类归别,井然有序。藏门阁常有人打扫,书册之上一尘不染。负责管理书阁的是一位洪姓老学究,头发灰白,门牙上总是沾几片韭黄,一身灰色长衫,借阅书籍需要到他那里登记造册后才能带出藏书阁。

    藏书阁虽然和隐园相望不远,可是,步行起来,还是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正所谓:望山不远跑死马,就是这个道理。

    简舒之每天在下了学堂之后,会习惯性先去隐园给吴先生做完家务,然后再去藏书阁求知。期间,先生几次告诫他不要搁浅了光阴,不用常跑过来帮忙收拾。可还是挨不住他每天过来。故而,也没有再进行劝说。先生明白,简舒之是在求心安。

    藏书阁中严禁明火,因为这是一木作结构的高楼。梁上悬挂着几颗硕大的光明石,在夜间发光发亮,照如白昼。

    洪老在一楼打着瞌睡,简舒之便轻手轻脚的上到二楼。一楼没有放置提供学生观阅的藏书,其格局为登记造册台和库房。库房里面外人不能进去,借阅归还的书籍会集中放在库房,分类整理完毕,再由墨家制作的机关,将书册归还原来位置。不然,洪老一个人管理这一座书楼,除非他是神仙,能够一语成谶,说一声“归”,书册便会自己飞回原位,没有这机关相助,多十个洪老也没有用。

    书阁有五楼,二楼藏书最多,往上藏书越少,文章有高低,分三六九等。每一层的藏书又分门别类,多到总有你想要的类型。藏书阁号称天下藏书最全,那绝对不是对外说说而已。

    在别人眼中,简舒之是特立独行的一个存在,他也没什么朋友。因为,除去学堂和藏书阁内能见到他的身影之外,其他地方很少能见到他的出入。每天从藏书阁回到学舍的时候,舍友都已经进入梦乡,故而他也很少和同窗有太多交流。

    独自在藏书阁观览群书的时候,简舒之有时会想起教他认字的那个叫做温婉的姑娘。当然,这些时候也只是想起而己。吴先生说她身边的那条小白蛇专以捕食气运精华而生,简舒之在一本山海志中找到记录:据说这种异物,百年诞生一条,能望气观运,喜捕食气运,终入大海,化为蛟龙。

    对于这种神物,只能说可遇不可求。有关小白蛇能够望气观运的记载,简舒之心存质疑,不敢相信它会真的这么厉害。书中记载难道便不会出现偏差么反正,他是没能看出小白蛇的厉害,只是觉得它有一点灵智而已。

    回头想想,温婉应该也回到了青鹿书院吧自从两院交流的那天后,这位姑娘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简舒之也没有和她道别一声,更没有来得及和她讲一声感谢。

    洪老在楼下早已入梦,歪脖微笑,也不知道在梦中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因为时辰已晚,书阁中早就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简舒之安静的翻看着山海志,脑海中想着一些细碎的事情,耳朵里响着楼下洪老轻微的呼噜声,在这静谧的氛围里,他渐渐感到困意泛起,朦朦胧胧之中,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和他讲话。

    梦境之中,简舒之迷迷糊糊睁开眼。他又回到了故乡,看着这些熟悉的破败院落,望着村口盘根错节的古树。更远处是还未开垦的田亩。

    家中的小黑犬在对着破败的院门在狂吠。

    有位道人站在院门口,冲着小黑犬乐呵的笑着。道人估计是赶了很远的路,一身风尘仆仆的落魄样子,看情形是想讨要一碗水用以解渴。简舒之见这道人面善,就请他来到院中,去厨房的缸中舀了一碗水给他。

    道人喝完之后,并未离开。

    简舒之便又进屋给他舀了一碗,道人喝完后,再次笑着看他。

    简舒之再次进屋给他舀了一碗。就这样,这位落魄道人一共喝了三碗水才解了渴。

    临行前,道人说送他一桩机缘,便送了一颗白玉吊坠挂在简舒之的脖间。

    道人笑着说:“你赠我三碗水,我送你一枚吊坠,互不相欠。如有机会走出这个村子,顺道看一看外面的世界,走一趟江湖。”

    道人便一步踏出百里地,这一幕给简舒之的内心带去无比的震撼,心里想着这是遇上神仙了

    那一年,简舒之还未满五岁,枷南古国还未东征。

    简舒之从梦中惊醒,这样的画面毕竟给他留下太大震撼。脖子上挂的白玉吊坠还在,也瞧不出异样,只是觉得平时佩戴的时间久了,会有一层柔柔的珠光在包覆着它。

    简舒之回到学舍已是月明星稀,隔壁床铺的小胖子躲在被窝里轻轻抽泣,原来又被罚抄经义了。

    小胖子私下告诉简舒之,他的家境贫寒,父母希冀他能多读书,长大之后,至少可以当个教书匠,不用下地干农活。可是,先生们的道理都很大很多,远不是他现在所能理解的,这又让他有点犯愁。

    临近年末大考的时候,简舒之将二楼的藏书翻完,登上了三楼。

    年后开春,应该又有一批学童进入学院。这段时间,陆续有学子完成授业前往帝都和地方藩政碰运气,希冀能被伯乐赏识,继而鱼跃龙门,光耀门楣。

    小胖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被罚抄经义,一如既往的贪玩。

    吴先生经常过问简舒之的学习进度,也常向授业讲师讨要他的课业,继而给他指出不足。

    枷南古国东征步伐因大衍帝国边军防线收缩而放缓。加上那年入冬的几场大雪,枷南军马粮草吃紧,便放弃了这次东征。

    如果说枷南古国断了征伐的念头,却是大错特错,大衍朝堂中早有谋士谏言献策,此次东征只是枷南古国的试探,枷南古国如若再次东征,将会倾以举国之力,不能等闲视之。

    边关要加强要塞设施用以拒马,帝国马仓要全力支持西疆边军,马匹优劣在这次攻伐战争之中体现比较明显,其次,天下粮仓也要为西疆边军打开。

    关于莽沧江水患也需要解决,朝堂安扰赈灾是一方面,水利新修又是一方面。不管是哪方面,都需要白花花的银子作为支撑。就怕水患处理不当,导致灾民落山为寇,那就得不尝失。

    朝堂对此似乎并不担心,即便出现流寇这种状况,也有应对之法,对此,朝堂分为两派观点,一派是以谢将军为代表的主战派,观点是帝国兵马强壮,战备优良,可以合而围之,一举击溃流寇,速战速决。一派是以首辅为代表的规劝派,观点是堵不如疏,帝国不宜再生兵戈,需要休养生息,以备大战,安内必先攘外。

    吵吵嚷嚷的朝堂也没能拿出一个结果。

    关于和元嘉国的小摩擦,帝国已派使臣前去解决争端。

    对于简舒之和多数士子而言,江湖和庙堂都太过于遥远。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初入藏书阁仿佛昨日,当简舒之登上藏书阁第五楼的时候,耗去八年时光。洪老兴致高昂的陪他登上最高的一层楼。洪老开口问他:“知道春秋学院为什么被称为学院而不是书院吗”

    关于这个问题,简舒之确实没想过。回想起来,帝国有青鹿书院,听潮书院,琅环书院,敬德书院只有春秋称学院,而不是书院,确实奇怪。

    洪老告诉简舒之,春秋学院的历史长河中,曾出现过百家争鸣的壮观景象。其中一部分学子擅长文字表达,另一部分学子喜欢研习兵法武道,故而因材施教,划分为文武两院。

    文院暂且不提,单说武院。

    武院最风光的时候,同期出了两人,一人沙场陷阵无双,一人独占江湖风流。凡事有定律,盛极必衰。

    武院便慢慢开始走下坡路了,一方面是江湖中能人辈出,另一方面是武院传承信物丢失,导致原有十楼的藏书阁崩塌五楼,武院彻底断了传承,似无根之木,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只余下文院一脉。经此变故,藏书阁也成了现在的模样。

    这也是为什么被人称为春秋学院,而不是叫做书院的缘由。

    原来,春秋有两院:一文一武。

    春花秋实,文院武院。此时,只见春花,不见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