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春野小神医 > 第一百五十六章:眼神儿
    秦汉在众人嫌弃,鄙夷,甚至有点想揍他的目光中审视着拍摄下来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他都看的十分的详细,有的照片甚至反反复复看上三四遍还要多一些生怕有半点遗漏。

    就这样儿十几张照片他足足看了有半个小时,旁边众人也跟着足足站了半个小时,看他的眼神儿变得更凶,要不是周学刚在一边站着没吱声,众人怕是早已经散场……

    “周队,我觉着应该是熟人作案。”

    正当众人很不耐烦时,秦汉将手里的照片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抬起头看向了周学刚说道。

    “有什么依据?”周学刚点了点头,将手里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说道“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大家都在这里,我们集思广益说不定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周学刚的话一落下,众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熟人作案这事儿他们都想过,但是每个人的见解都不同,或许秦汉就看出了什么不同的地方也说不定,毕竟,驴粪蛋还有发烧的时候,一旦这小子说的很有道理说不定案子就会有重大突破,一个不小心就破获了呢!

    “眼神儿!”

    秦汉再一次将照片拿了起来,说道“如果我们能在一个小时之内看到尸体,一定能找到需要的证据,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月,光看尸体已经很难发现问题,不过,有些东西还是没办法改变的……”

    “我刚刚看过张秋,张大,刘氏,还有李玲母女的尸体,在他们的身上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听秦汉这么一说,众人的心一下子便是悬在了嗓子眼,甚至一口大气都不敢呼吸,生怕错过秦汉说的话,可就在他们的心悬着时,坐在眼前这个无比让人讨厌的家伙竟然拿出了烟盒点上了一根红塔山慢吞吞的抽了两口,看那个吊样仿佛神仙下凡一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要羽化飞升通往极乐世界……

    “秦医生继续说。”周学刚也是有点紧张。

    “不知道你们仔细看过没有,张大,刘氏,还有李玲的眼神和张秋的眼神儿完全不同,除了恐惧之外还有惊讶,刘氏也是如此,如果按照你们推理出来的或者说你们拿到了具体的情况来看,张大出去时应该是看到了熟人,如果不是遇到熟人,深耕半夜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没有半点防备,你们看第一袭击现场,这里有一个手电筒,联系到他们家房子的坐落方式,院子很长,张大手里有手电筒不可能看不到来人,如果来的是个陌生人或者说蒙面人又或者说孤魂野鬼,他应该不会没有半点防备就被撂倒在地对不对?”

    “当然,孤魂野鬼是我假设出来的,你们别当成一回事儿,我们言归正传,我想法医已经给了详细的答案,张大第一次被袭击的位置应该是后脑,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断定是熟人作案,做个最简单的假设,如果不是熟人,张大应该不会背对着对方对不对?”

    闻言,众人忍不住对视一眼,虽然眼前这个家伙是个土鳖,可也不能否定他说的确实很有道理,这些事儿他们都想过,只是他们没想过眼神儿怎么样儿……

    这时候他们觉着秦汉还真的有点像那么一回事儿,一点也不像个土鳖应有的样子,如果不知道的说不准还真的以为这个货是个警察,不但是个警察还有点像个警察领导的样子。

    可是,现在就说了熟人作案似乎也没什么用,熟人作案大家都能想的到,可就凭这个根本就没半点用,说实话就和废话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他又重复了一遍别人的观点而已!

    “就这些?”周学刚说道。

    “就这些!”

    秦汉敲打敲打手指说道;“有一件事儿就在眼前,可我一时半会还想不起来,如果我能想出来或许能帮上你们……”

    “唉,说了一堆等于没说,我还以为上边派下来的人有多厉害……”小赵一脸不屑的说道“秦医生,你说的这些大家早就都想过了,能不能说点新的东西出来,你可是杨局,吕书记钦点的破案专家,怎么也点比我们这些人强一些才是吧?”

    小赵一直在等机会,等着秦汉说完好趁机说上两句,现在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他岂能错过?

    只要话说的不太难听,就算秦汉是杨信,吕斌钦点的又能怎么样儿,而且他自己也是在陈述自己的观点而已,杨信还能把他送到乱坟岗子活埋了不成?

    秦汉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小赵是在故意沉寂嘲讽他,不过这时他一点也不觉着生气,因为他对他而言小赵根本就不算什么,说他是空气也好,说他是寄生虫也罢,跟他生气根本就没半点必要,毕竟有那么一首莫生气,气的奶疼谁人替?

    “秦医生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可以慢慢的想,一个月都已经过去了不差这一天两天。”周学刚对着秦汉说道。

    之前他就觉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有点不太一般,秦汉现在说出这些东西他就觉着秦汉更不一般了,如果他是个警察说出这些或许没什么,可大家都知道他只是个农民可能从来都没经历过杀人案之类的事件,能有如此清晰的头脑和逻辑,即便是一般的警察和他比起来恐怕都要逊色很多!

    该说的都说了,该应付的差事也应付的差不多,秦汉心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手里的烟蒂丢在烟灰缸便是站了起来向周学刚辞行,毕竟这里不是家,该说的说了他也就没必要一直在留在这里,看着这一张张不善的脸就算他有一颗圣人的心,有宰相的胸怀怕也要少活十年。

    就像某个著名主持人说的话,无论做什么事儿都不要和让你生气的人在一起,常常生气不但心情不好身体上也会出现问题,久而久之可能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你的情况很复杂,如果你想做回自己或者想要活出一个新的自己,我觉着你应该接受治疗!”秦汉走到虞倾寒身边儿小声说道“我在什么地方你应该知道,我相信除了我之外很难有人治好你的病,当然,这种事儿信不信由你,去不去也由你!”

    言毕,秦汉便是在众人无比诧异的眼神儿中走了出去,除了诧异的眼神儿之外还有冰冷的刀子,释放出这些刀子的不是别人正是虞倾寒,她也觉着自己有问题,可她却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结果她没想到秦汉竟然在所有人的面前说了出来,这让她十分不舒服,对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又多了几分讨厌!

    果然,当秦汉走出去之后,不少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虞倾寒的身上,眼神中满是疑问,他们可从来没听说虞倾寒有什么病……

    “虞姐,你别相信这个江湖骗子,他能有什么能耐,不就是运气好看好了几个患者而已,你要是有什么病等咱们这边的案子结束了我带你去看,咱们国内的医生看不好咱们就去国外,我家的亲戚在英国,那里的医疗条件要比我们这里好的多,有什么问题都一定能治得好……”

    “我没病,就算有病我自己会去解决!”

    “虞姐……”

    秦汉的步伐不算太快,屋子里的话他听的很清楚,要不是已经说走了他真的想回去看看小赵的脸是什么颜色,想来应该比茄子还要难看……

    不过这也是他想看到的,这个小赵就应该这么整他就对了,凡是一肚子坏水的人都应该得到应有的报应……

    秦汉原本是打算一个人走着回去,毕竟合作村中学距离石桌子也不算太远只有几公里的距离而已,走一走还能散散心,因为最近这几天日子就不怎么舒坦,除了和陶倾城在一起那一会儿能算上快乐之外根本就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

    可他刚走到门口周学刚便是追了出来要送他回家,他象征性的拒绝了两次也没起到作用,也只能勉强答应了周学刚的请求。

    “生气了?”周学刚笑着问道。

    “生气?”

    秦汉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不是海豚……”

    周学刚又是忍不住一笑,点了点头说道“笑一笑十年少,和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生气确实没什么必要,只不过,这个年龄有点不适合修身养性吧?”

    “孔孟说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觉着古人说的话也不一定对,哪怕是这种被称为大家的人也是如此!”

    “我也这么觉着!”

    秦汉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修身需要几十年,没有人有那个功夫去做这些,难道七八十岁才出去创事业,怕是到那个时候活没活着还是个问题……”

    “男子汉应该先天下,当你有了天下有了足够的财富,那时候你在想开枝散叶也未尝不可,古代有很多皇帝就是如此,太祖朱元璋就是最好的例子!”周学刚笑了笑说道。

    就这样儿,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一路,大有臭味相投的意思,要是有人听到这两人说的话恐怕嘴巴子都要咧开,不但要戳他们的脊梁骨说不定还要向他们两个吐口水。

    “秦医生,回去仔细想想,如果你想到了什么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四岁的孩子,我觉着我们应该替她讨回一个公道!”周学刚将车子停在秦汉家门口,然后抽出来一根烟给他点上,“有事儿随时可以找我,除了这个案子之外的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