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镜淸声音未变,说道“我来找你。”

    苏小满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傅镜淸说道“我刚刚给你打了电话。”

    苏小满总算知道了。

    她手机落在这里了。

    傅镜淸正巧那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定是霍与江接的。

    苏小满小声对傅镜淸说道“我们先回去吧,回去我再跟你解释。”

    傅镜淸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这个时候,苏小满转过身对霍与江说道“霍大哥,我先回去了,你记得吃药。”

    霍与江没有说什么。

    嘴角甚至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霍与江说道“记得将包带上。”

    傅镜淸却是一把将苏小满落在沙发上的包拿了起来,直接揽着苏小满的肩膀就从霍与江的办公室走出去了。

    傅镜淸的车子就停在寰娱大厦外面的露天停车场。

    一路上,傅镜淸都没有说话。

    苏小满其实挺怕这种气氛的。

    按照以往的经验,傅镜淸这个样子肯定是生气了。

    霍与江就是傅镜淸的死穴。

    虽然苏小满解释了很多次。

    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亲人一般。

    但是傅镜淸却像是完全听不进去一般。

    每一次,只要碰上霍与江的事情,他们之间总要莫名其妙生一顿气。

    苏小满干净解释说道“ 你原本是去找你的……”

    傅镜淸说道“找我你怎么跑到他的办公室里去了,还给他买药买粥,苏小满,你是我的妻子,不是他的保姆。”

    苏小满知道傅镜淸会生气。

    只是傅镜淸说话冰冷,根本不想听解释的样子,苏小满只觉得心里难受。

    苏小满说道:“我之所以去那里,是因为我看到了林暮烟去找霍与江,我想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傅镜淸转过头来,说道“你看到林暮烟去找霍与江?“

    苏小满又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傅大哥只是之前调查过一些事情和林暮烟相关。”

    傅镜淸看到苏小满急于为霍与江辩解的样子,脸色又不经沉下去一点。

    傅镜淸说道“你倒是说说,他调查的什么事情和林暮烟有关?”

    傅镜淸这么问,苏小满又犹豫了。

    如果傅镜淸知道自己之前被几个流氓差点……。

    傅镜淸现在的处境已经这个样子,苏小满不想让他更加难受。

    而且,霍与江和林暮烟具体说了什么,苏小满确实不知道。

    傅镜淸见苏小满犹豫着不说话。

    也没有多问。

    直接开车离开。

    一路上傅镜淸都没有说话。

    苏小满很害怕这种气氛。

    苏小满说道“你不要生气了,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傅镜淸说“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霍与江。“

    苏小满无奈的叹气,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只要她跟霍与江在一起,不管做了什么,说了些什么,傅镜淸至今为止还是觉得霍与江有所图谋。

    回到雪园之后,傅镜淸就去了书房。

    他倒也不是十分生气的样子。

    在傅镜淸的身上,苏小满看到更多的是疲累。

    苏小满也觉得很累。

    脑袋嗡嗡作响。

    苏小满睡了一觉。

    调了闹钟打算去接两个孩子放学。

    等到苏小满醒过来,正好看到傅镜淸要出门。

    傅镜淸看到苏小满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说道“你在家休息吧,我去接。”

    苏小满连忙上前一步,拉住傅镜淸的衣角。

    苏小满说道“今天我们一家四口出去吃晚餐吧,我想吃火锅。”

    苏小满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火锅了。

    一则是习惯了家里的食物,二则,她的胃不好,傅镜淸一直严格控制她吃辣的。

    傅镜淸转身的时候,看到苏小满可怜巴巴的样子。

    他知道,苏小满是想求和。

    苏小满刚刚从拘留所回来。

    其实身体并不好。

    整个人瘦的跟个纸片一样,看上去虚弱又无助的样子。

    傅镜淸叹了一口气。

    此时,只觉得心疼。

    和她还有什么可以计较的呢。

    傅镜淸说道“吃火锅可以,但是你只能吃清汤。”

    苏小满眉眼一弯“那我吃番茄锅好了。”

    苏小满和傅镜淸一起去幼儿园接了两个孩子。

    平安看到苏小满的时候差点哭出来。

    苏小满是昨天晚上回来的。

    但是那个时候,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

    早上的时候,知道苏小满回来了。

    高兴的不得了。

    但是因为不能打扰她睡觉,两个人也只是偷偷的看了一眼。

    然后就上学校去了。

    现在看到苏小满,平安高兴的直接扑到苏小满的怀里要抱抱。

    傅镜淸却是说道“妈咪抱不动你,自己下来走。”

    平安连忙下来。

    元宝却是站在旁边一个字不说。

    苏小满抱完平安,蹲在元宝的跟前,说道“对不起,元宝,妈妈又让你担心了。”

    元宝却是也突然搂住苏小满的脖子,元宝说道“妈妈,我相信你,我永远相信你。”

    苏小满愣了一下,但是只觉得鼻子一酸。

    元宝肯定是看到了那些新闻。

    但是元宝的第一反应是说相信她。

    这对苏小满来说,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苏小满说道“谢谢你,元宝。”

    元宝伸出小手摸了摸苏小满的脸蛋,说道“暖暖,你瘦了好多,吃了很多苦头吧。”

    苏小满摇了摇头“我真的没事,以后不会和你们分开了。”

    元宝脸色认真,似乎有些自责的说道“如果我是大人就好了,那样我就能够保护你。”

    苏小满摸着元宝的脑袋说道:“妈妈希望你慢点长大,你放心吧,以后不会让你这么担心。”

    晚上,四个人一起去吃火锅。

    最高兴的人是平安。

    苏小满和温暖都不太能吃辣的。

    但是平安小小年纪,喜欢吃甜,也特别爱吃辣。

    也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不是先天决定的。

    平安在火锅店的时候,竟然拿着一根小米辣当零嘴。

    苏小满当时也看醉了。

    四个人去的是海底捞。

    原本是想找一个包间。

    但是因为店家实在是生意太好。

    包间已经被订满。

    所以只能坐在大厅里面。

    这里的人很多。

    但是因为两个孩子的缘故。

    苏小满和傅镜淸很快就被认了出来。

    之前媒体几乎一直在报道林暮烟流产的时。

    苏小满的名字也一直处在风口浪尖。

    知道他们的身份不简单。

    没有人敢上来搭讪。

    甚至偶尔碰到的时候,也都是绕道走。

    但是苏小满几个人坐下来的时候。

    周边不少人都拿起了手机。

    对此,苏小满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不过一起出来吃晚餐还是有好处的。

    因为苏小满发现,傅镜淸的脸色已经好上了许多。

    苏小满趁机说道“老公,你不生气了吧。”

    傅镜淸其实早就气消了。

    和苏小满在一起的每一分钟,他现在只想更珍惜一点。

    傅镜淸说道“以后,你去见霍与江有一个前提。”

    苏小满说道“什么前提?”

    “前提就是和我一起。”

    苏小满看到傅镜淸终于给了她一个台阶。

    赶忙就从上面下来了。

    苏小满说道“好,我答应你。”

    傅镜淸说道“苏小满,你别答应的这么干脆,好好考虑在说,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他是不是别有居心,我介意你们单独在一起,你知道吗?我也只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苏小满心里是知道的。

    傅镜淸这样已经算得上是大度。

    她也能够理解这种感觉。

    信任是一回事,但是心情是另外一回事。

    就好比,苏小满是绝对信任傅镜淸的。

    但是当傅镜淸和苏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苏小满心里其实也是很憋屈的。

    傅镜淸已经为自己做了那么多。

    她不想再让他不高兴。

    而且,苏小满也相信,这种事情,随着时间的过去,各自的心思自然也会明显。

    她跟霍与江之间的确什么都没有。

    苏小满点头说道“我答应你。”

    傅镜淸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连同眼底的最后一丝冰冷也瞬间消失无踪。

    平安说道“妈咪,再过一星期我们学校有亲子运动会,爸爸和妈妈都要参加,你们一定要来哦。”

    苏小满捏了捏平安圆嘟嘟的小脸蛋,说道“我们当然会参加的。”

    一顿饭和和美美的吃完,就回去了。

    晚上的时候,平安非得要四个人睡。

    于是,两个孩子今天就睡在大房间的大床上。

    两个孩子睡在中间,苏小满和傅镜淸睡在两边。

    傅镜淸坐在床边还在看着公司里面的文件、

    傅镜淸最近公司好像有大事情一般。

    总是时不时有律师给他打电话。

    而接电话的时候,傅镜淸总是要走到阳台边上。

    而且声音可以说的很低。

    苏小满有一种预感。

    傅镜淸似乎就是不想让她知道电话的内容一般。

    苏小满心里还是有疑惑的。

    林暮烟的事情虽然看上去就这样过去了。

    但是却是在苏小满的心里扎了一根刺。

    林暮烟没有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她。

    肯定是傅镜淸付出了什么巨大的代价。

    可是这个代价是什么呢?

    傅镜淸过来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

    虽然平安非要跟苏小满睡觉。

    但是最后睡着的时候,还是抱着小元宝,枕着他的胳膊睡着的。

    苏小满撑着一只手臂静静的看着两个睡得香甜的孩子。

    看着这两张熟睡的脸,真的感觉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这就是苏小满想要的生活。

    安稳,宁静。

    她从来没有想要招惹别人,为什么命运却偏偏不肯放过她一样。

    苏小满叹了一口气。

    傅镜淸已经走了过来。

    苏小满刚要说话,傅镜淸轻轻的吻了上来。

    苏小满念着旁边还有孩子。

    谁知道傅镜淸的吻却越来越重。

    苏小满也不敢挣扎,轻轻的推了傅镜淸一把。

    下一秒,傅镜淸却是直接将苏小满抱了起来。

    苏小满压低声音是说道“你做什么?”

    傅镜淸说道“我今天突然想睡次卧,老婆你陪我好不好?”

    苏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