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微微说道“其实我能够理解你,我大哥这个人,性格很极端,而且不喜欢解释,他不喜欢解释的原因有两个,一则,那些他不在乎的人,他完全不在乎,而那些他在乎的人,他只觉得那些人应该懂他,小满姐,你就是我哥最在乎的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哥哥绝对不会伤害你,你要相信他。”

    傅微微这样说,温暖心里便是出现了一丝愧疚。

    昨天晚上她说的那些话,想必是真的伤到了傅镜淸了。

    温暖低着头,说道“我知道了,我会找时间跟他谈一谈。”

    傅微微说道“我哥是真的很爱你,有一件事情我从来没跟你说过,其实我早就知道我哥对苏苑姐没有男女感情,但是之前我一直在撮合他们,我哥是对你一见钟情。”

    温暖诧异。

    傅微微说道“以前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哪有人第一眼就知道对方是适合自己一辈子的人,相比于你,我以前更希望他跟苑姐在一起,毕竟他们青梅竹马,但是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命中注定这回事,或许真的有一物降一物,我哥哥这五年来,虽然和许多人闹过绯闻,虽然和苑姐差点结婚,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我哥这五年过得跟和尚似得,绝对没有碰过任何女人,他一直替你守身如玉的,所以,你要相信,我哥哥是真的很爱很爱你,宁愿守着和你的回忆,也不愿意开始新生活。”

    温暖听了也很震惊。

    虽然温暖从来没有问过这种事情。

    心里也说服自己不在意。

    毕竟那个时候傅镜淸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他实在是没有理由这样苛待自己。

    但是从傅微微嘴里听到这些还是非常诧异。

    尤其是那句,宁愿守着回忆过日子,不愿意开始新的生活。

    傅微微说道“我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想告诉你,我大哥是真的很爱你,所以他不管坐了什么,都是出于爱你保护你的角度,但是他不是圣人,也有做错事的时候,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希望,你给他一个机会。”

    温暖听着只觉得傅微微话锋不对劲儿。

    温暖说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你直说吧。”

    傅微微说道“昨天我大哥回雪园了,而我正好去雪园看平安和元宝,大哥晚上喝醉了,所以我从他嘴里听到了一些,关于那个叫童雪的女孩儿的事情。”

    提到童雪这个名字,温暖的心脏揪了起来。

    傅微微说道“不妨跟你说,那天在医院,那个女孩儿自杀,我也是震惊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也在医院做康复,其实那天晚上,我也在场。只是大哥不知道。”

    温暖非常诧异起来“你也在?”

    温暖问道“那么,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傅微微说道“想必你应该知道那个女孩儿痴恋我大哥吧?”

    温暖点了点头“我看过她的日记,还有她收集的报册,我没想到,原来她竟然喜欢了六年,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端倪。”

    傅微微说道“你就是单纯。”

    傅微微继续说道“那天晚上我出去散步,正好看到大哥带着一个女孩儿来看急诊,我也认出来好像是公司的员工,当时我心里特别奇怪,因为我大哥不像是带着员工来医院的人,就算真的碰到什么事情也已经会交给秘书处理的,我当时觉得特别意外,就偷偷的跟了过去,然后等他们都看好之后,那女孩子安排在住院部的病房,刚巧跟我的病房是同一栋楼,我就偷偷的站在门外偷听。”

    说道这里傅微微叹了一口气“那个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女孩儿暗恋我大哥,在病房里面就跟我大哥告白,我听她说的那些,只觉得那已经不是单纯的暗恋了,而是一种病态的迷恋,反正我大哥最后套出了她的话,说是她之前设计陷害过你,然后我大哥就让她搬离这座城市,永远消失在你的跟前。“

    温暖惊诧。

    傅微微说道“我不知道那个女孩自杀,是否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我也觉得不至于,大哥的意思只是不想她呆在你的身边,继续伤害你,甚至他并不想让你知道你的身边的那些当成好朋友的同事曾经有这么丑陋的一面。”

    温暖低下头。

    她了解傅镜淸的用心。

    大约也是保护她的单纯。

    如果那个时候,她知道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童雪做的,她应该会受到伤害吧。

    至今为止,其实温暖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些事情竟然都是童雪故意安排的。

    那个时候,自己完全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却毫无察觉。

    而傅镜淸,却是默默地在为她遮风挡雨。

    让她可以笑得没心没肺。

    傅镜淸替温暖挡掉了所有的阴暗,到头来温暖说他是个阴暗的人。

    温暖觉得自己真的无法原谅。

    傅微微继续说道“想必我大哥也一定没想到,那个女孩儿第二天会自杀,而且那个女孩自杀的原因,我只觉得并不是因为我大哥让她离开,毕竟大哥给了她自由选择的权力,而是那个女孩儿心里的执着和疯魔,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终于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得到我大哥,她这么多年苦苦的暗恋,在自己脑海里,心里上演过的无数美好的剧本,最后变成灰烬和我大哥的厌恶,所以才叫她毫无希望最后选择了自杀吧,这种感觉其实我能够理解,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了任何值得眷恋的东西,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温暖一句话都没有说。

    只是默默的听着。

    最后终于抬起头来,对傅微微说道“微微,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件事情,我会跟你大哥好好解决的。”

    傅微微点点头“我从来不怕你们会分开,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我大哥都舍不得放手,但是我看到你跟我大哥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我不忍心你们彼此之间相互折磨,这件事情,你们两个谁也没有必要背负,也不应该成为你们感情的障碍,我言尽于此,你们好自为之。”

    傅微微离开了。

    温暖却是在座位上坐了好长时间。

    反野没有吃,早就亮了。

    陆无双跟齐齐跑了过来。

    看到温暖发呆的样子,连忙拍了拍温暖的肩膀“温暖,怎么回事,是不是总监刁难你了,总监的脾气本来就不好,会不会就是传说中那种难搞的小姑子?”

    齐齐也说道“温暖,你不用怕,大不了你跟副总告状,怎么说你是副总的亲老婆,还比不上一个亲妹妹不成,你没事去吹吹枕头风,副总肯定会听你的。”

    温暖突然起身。

    想到什么似得迅速就离开了。

    只留下陆无双和齐齐在旁边惊讶。

    陆无双说道“她怎么了,去干嘛了?”

    齐齐说道“难道去吹枕头风了?”

    齐齐跟陆无双相视一笑,露出十分欣慰的笑容“温暖总算是开窍了。”

    温暖的确是去了总裁办公室。

    但是只碰到了傅镜淸的秘书周正。

    周正说道“总裁刚走,去了星城国际。”

    温暖一阵失落。

    温暖转身离开。

    下午的时候,温暖上班也是心不在焉。

    下了班,温暖就直奔星城国际。

    温暖恨不得下一秒就见到傅镜淸。

    进入星城国际的时候,看到星城国际门口围着一大群记者。

    温暖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

    毕竟星城国际是一个造星工厂。

    虽然保安像是铜墙铁壁一样。

    但是每天蹲守在附近的记者依旧是无数。

    不过一下子来这么多记者,将星城国际的门口堵得水泄不通,温暖这还是第一次看见。

    看这个架势,温暖觉得根本进不去。

    温暖正在考虑要不要偷偷溜掉的时候。

    门口突然一阵骚动。

    温暖朝着那边看过去。

    看到一个女子在一堆保安的护送之下,正好从星城大厦里面走出来。

    温暖也算是出入星城国际很多次。

    星城国际下面是独立的工作室制度。‘

    每个工作室下面都有几个艺人。

    因为之前温暖来过几次,加上大家现在也知道她的身份。

    所以对她也是客客气气。

    星城国际现在当红的几个明星,温暖也是知道的。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温暖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而且,看记者这种架势,温暖只觉得,这一定是个大腕儿。

    难道是近期,星城国际从别的地方挖过来的?

    而那边,那个女的似乎也无意的朝着温暖的方向瞥了一眼。

    也只是一眼。

    那边的脚步明显就定了一下。

    那个人看着温暖的眼神明显一滞。

    目光交接,温暖只感觉那个人的眼神中风起云涌一样。

    但是温暖却是平静如水,有的也只有是一丝疑惑。

    但是目光交接也紧紧就是一瞬间。

    那个女子在一群保镖的护送之下,很快就上了一辆商务车。

    然后车子开走了。

    一群记者也是追随蜂拥而走。

    星城国际大厦门口瞬间像是平静的湖面一样。

    一切发生都没有五分钟。

    温暖倒是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这个时候,温暖就光明正大的进入了星城国际大厦。

    这个时候,正是下班时间。

    星城国际的白领陆陆续续,成群的从电梯里面出来,经过大厅。

    温暖听他们聚在一起,似乎在聊某个明星的八卦。

    然后频繁的出现一个名字“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