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我有一个功法融合器 > 第二章 交权
    “这阵仗,啧啧。”黄霖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脸上一黑。

    “行了,都到这了,该干的活赶紧干。”高和在后面看着厢房之中的情形,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只是催促着前面的人去做事。

    一群人鱼贯而入,赵峰留在了最后一个。

    “老人家,你就在这待着,我们看下情况。”赵峰也是一声叹息,上前跟老者说了一句,就进了这西厢房。

    “看我干什么”章北山发现分堂的几个人都在盯着他,顿时一个激灵。

    “哎哎,你们干嘛,别推我。”

    “总堂的人都进去了,你还不进”分堂的三个人对视一眼,将章北山给推了进去。

    一进入房中的章北山,口鼻都被空气中传来的刺激气味给填满,一股喷涌的冲动从腹部直奔喉咙。

    “哇。。”章北山忍不住,跑到一个墙角对着地上就是一阵酸液喷涂。

    “靠,这下更难闻了。”赵峰正在地上蹲着观察尸体,这一阵气味袭来,让他实在忍不住,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个白色的药丸,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

    顿时整个世界都清净了许多。

    “尸体有大片锐器伤口,死于锐器。”

    “这边的尸体脖颈上有黑色印记,看起来像是鬼气索命造成的。”

    “这边的尸体少了一半,血液都消失了。”

    。。。

    此起彼伏的报告声从各处传来,高文斌点点头,稍微放低了对这鬼物的评价。

    全部都是物理伤,这种鬼就算再凶,也凶不到哪里去。

    最怕那种什么伤口都没有,但人就是死了的那种。

    “那么,最关键的痕迹就在那老庄主所在的棺材里了。”

    “老巴,跟我一起去吧。”高和转头对着巴仪说。

    “是。”巴仪说完,一马当先,来到那副黑木棺材之前,看了一眼,就伸手一拍。

    棺材上面的盖板就在这一拍之下,划开一半,露出里面躺着的人。

    一具年纪约五十多的尸体,身穿明黄绸袍,左胸口处插着一个紫红色的符箓,脸上带着绝望的神色,嘴巴大张,作势欲呼。

    “以凡人之身催动宝符,就算是提前已经设下了部分替代品,也会被宝符吸走所有精血,必死无疑。”巴仪看着里面躺着的尸体,有点伤感。

    “嗯,确实是激发出了宝符,这藏叶山庄以前应当出过先天武者,有着这种底牌,可惜还是遇上了不能抵抗的存在。”

    高和上前,用手将那紫红色的符箓从尸体上取下,拿到眼前细看。

    “这宝符,似乎是剑气宝符,攻击类的,猝不及防下,那鬼物吃了这么一道符箓,应当削弱了不少。”

    “嗯,从那鬼物退去,应当是打中了。不过,这也是前天的事情了,到了现在,说不定那鬼物已经恢复了。”巴仪却是个谨慎的人,有着不同的看法。

    “也是。。”高和将宝符收入随身囊袋之中。

    “好了,周围都看过了,暂时没有问题。”

    “接下来,你来安排。”高和小声地对着高文斌说。

    “我”高文斌有些吃惊,之前几次都是高和掌管迎战鬼物,现在突然下放,让高文斌有些不适应。

    “对,之前你也看过我怎么安排是如何做的了。”

    “这次,我们可是将命都交给你手上了。”高和笑着,拍了拍高文斌的肩膀。

    “好!”高文斌感觉肩膀沉甸甸的,一种责任感涌上心头。

    随后将高家的人都聚拢到一块,说着。

    “那鬼物在情报上是来自于西南边上的枫林,这种鬼物在藏叶山庄吃了一个亏,是一定会报复回来的,现在时间不早,天又下着雨,贸然进山入林去找,恐有不测。”

    “我意,以藏叶山庄为基,布下阵法,等那鬼物自投罗网。”

    赵峰和巴仪互相看了一眼,都是点头。

    这藏叶山庄都死得只剩一个看门老头了,没有本地人带着,进山也容易迷路,要是没找到鬼物,反而是栽在其他东西手中,那就是妥妥的阴沟里翻船了。

    “只是这边藏叶山庄还活着的人就只有这老者一个留了下来,那鬼物会不会顺着人气先去杀了外面躲藏的人再最后回到这藏叶山庄”

    “去跟老者问出他们的去向,再让本地堂口兄弟的走一趟,把散出去的人都聚拢到藏叶山庄来。”高文斌抬起头,将在旁边扶着柱子的章北山给唤了过来,把计划跟这章北山说了。

    “要是那些人不肯来呢”章北山有些犹豫,这其他存活的人连同族尸体都不敢看守,再让他们回来,这事就难办。

    “先是请,请不动就绑回来,再不肯来就地杀了,免得将这鬼物给吸引到其他地方去。”高和一脸的凶相。

    “不要再多想其他,赶紧去做吧。”

    “我们先去大厅,这里味道实在是太重了。”

    这些藏叶山庄人的性命,在高和眼中实在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重要的是那一个硬生生扛了一记宝符而还能退回去养伤的鬼物,

    怎么样看都在炼气中高阶了。

    就算这里都是修炼少阳法诀的高家众,对鬼物有特殊伤害,高文斌也不敢带着人就漫山遍野的找。

    “是。”章北山有些犹豫地出了门,找到分堂口的同伴,将大致情况都给说了。

    “那感情好啊,又不用让我们正面跟那鬼物对上,有什么需要考虑的地方吗”一个分堂口的武者听了不惊反喜。

    “就是,只不过让你去找个人,还考虑什么他愿不愿意回来,敢不回来,他反了天了还。”

    “我说北山,你就是喜欢想太多,那些连族人尸体都不肯守护的人,就是禽兽啊,你跟禽兽有什么好说的”

    “走,找那老头子问出地址,我们这就去把人抓回来。”

    看着同伴的兴奋神情,章北山张了张口,没有说什么。

    “请各位大人一定要帮老庄主报仇,一定要报仇啊。”老者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地哭泣着。

    “老人家,起来吧,我们一定会帮你报仇的。”高文斌上前,扶起老者。

    “多谢各位大人,多谢各位大人。”老者起身,依然不停鞠着身,感谢着。

    “老朽准备了热水烧了茶,还请各位大人去暖暖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