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hello,我的喵系甜甜妻 > 第402章 一起努力,造个娃
    第402章  一起努力,造个娃

    伊潇潇说着脸蹭在慕轻寒手臂上,一幅委屈又怕怕的样子。

    慕轻寒扶起她的小脑袋,温柔地问“他撞到你哪里了。”

    伊潇潇摸摸鼻子“都快撞断了,他撞了我,还骂我眼瞎,分明是他走路不看人,撞上我的,这里有监控一定拍到了。”

    伊潇潇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要慕轻寒为她做主。

    她想通了,老公大腿这么粗,不抱是傻子,以后坚决不要当傻子了,要抱腿老公大腿,谁欺负她打谁。

    丽莎赶紧打圆场“巴摩尔,是你撞到了慕夫人吗,快道歉。”

    丽莎看向慕轻寒先道歉“非常对不起慕轻寒,巴摩尔他刚回国,不认识夫人,我代他向您道歉。”

    慕轻寒很冷漠地回答她“丽莎小姐,被撞得的人不是我,撞人的也不是你。”

    慕轻寒的态度很明显,要巴摩尔向伊潇潇道歉。

    “巴摩尔,”丽莎用眼神示意他赶紧道歉。

    巴摩尔似乎很不服气,看了慕轻寒一眼,大概是内心挣扎了一会儿,这才低头对着伊潇潇说了一句“rry。”

    说完这个人就走了,似乎说了一句‘rry,’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侮辱。

    丽莎微微歉意地看向慕轻寒,再次道歉“非常对不起,慕轻寒,巴摩尔他刚回国,不懂事,还望您跟夫人不要跟他计较。”

    丽莎说完快步追着巴摩尔而去。

    “巴摩尔,你等等我,这是z国,明白吗,刚才那个是昔拉十世,你下次可不能这样,你太傲慢了,明白吗。”

    巴摩尔听着放慢了脚步,幽幽的褐色瞳仁不知道在想什么,“听我爸说,阳城的港口都是他的。”

    “是的,你现在知道他有多么强大了吧,你下次态度好一点,明白没有。”

    巴摩尔年轻气盛的面孔有一丝狂妄与不屑,“你跟爸爸怕我,可不代表我会怕他。”

    丽莎脚步一顿,有些没听清他刚才的话。

    “巴摩尔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伊潇潇就跟慕轻寒回家了。

    伊潇潇决定了,以后认真喝。

    前些天乔治给她开了一些中药调理身体,伊潇潇嫌难喝,硬是不肯喝。

    今天听到慕轻寒在主持台上说的话,她很感动。

    一起努力,造个娃。

    安德烈拍的那串珍珠项链戴在伊落落的脖子上了。

    回去的路上,伊落落开心得要飞起来了,一直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其实没什么,安德烈又没老婆,情妇一大堆,他心情好时,都会满足女人的要求,跟何况伊落落是他的救命恩人。

    除了珍珠项链,安德烈今晚还拍了一串紫色水晶手链。

    不过这个手链却没给伊落落。

    车上,伊落落试探地问“先生,这个手链你打算送给谁呢。”

    安德烈没好气地看她一眼“女人不能太贪心了,会惹男人生厌的。”

    伊落落立马闭嘴不敢问了,有这串珍珠项链她已经很满足了。

    然而回去看到安德烈把那个手链戴在萧音手上,伊落落气得还是差点咬碎了一口牙齿。

    “宝贝,你肤色好,很适合你。”

    萧音皮肤是很白,淡紫色的水晶手链戴在她皓白的手腕上,确实很养眼。

    伊落落气死了,因为她皮肤不白,不知道为什么,她跟伊潇潇一同在乡下长大,伊潇潇皮肤水灵灵的,她却从小就幽黑幽黑的,小时候村里人还喊过她黑妹。

    长大后要好些,像现在脸上擦点粉,抹点霜还是可以白的,可是手上的皮肤却掩饰不了。

    伊落落那串珍珠项链一千多万,萧音那条手链也要好几百万,可是她戴着没有表出出过多的喜悦,只说喜欢。

    萧音去给安德烈煮了杯咖啡端出来,“对了,先生,我明天有事,可能一天都不能陪您。”

    “哦,明天有什么事?”

    萧音的眼神看起来很真诚楚楚,她说“明天,我姐带我儿子出国治病,我要送他们。”

    安德烈第一次把萧音带回来,就是因为这个女人需要钱给她患病的儿子治病。

    安德烈点点头“ok,我批了。”

    然后还写了一张支票给她,伊落落故意凑近去看了一下,一百万。

    安德烈“不够跟我说。”

    萧音拿着支票感动得热泪盈眶,不停地说“谢谢先行,谢谢先生。”

    伊落落‘哼’了声,暗暗骂了句虚伪!

    第二天。

    机场。

    “宝贝,亲妈妈一下,再亲一。”

    粉粉嫩嫩的小宝贝才四五岁,先有先天性心脏病。

    儿子马上就要走了,萧音非常舍不得,泪流满面,她姐姐站在一边。

    “好了,音音,我们要登机了,我会照顾好小宝的,你放心,小宝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小宝贝很懂事“妈妈我会想你的,姨娘说到了那边我们可以视频电话,一样可以天天见到妈妈。”

    “好的宝贝,你一定要听姨娘的话。”

    广播里一遍一遍地催促着这趟航班快要起飞了。

    “妈妈再见。”

    “宝贝你会好起来的,等着妈妈过去找你。”

    看到大屏幕上显示这趟航班已经安全起飞,萧音才走出机场。

    刚擦干眼泪,就接到一个电话。

    里面传来男人温雅磁性的声音“萧小姐,你的儿子已经安全离开了吧。”

    “慕先生,希望您能遵守诺言,一定要保护我儿子的平安,他是我的命根子,他若有事,我也少活不了。”萧音说着眼睛又红了。

    “放心吧萧小姐,我在国外已经安排了最权威的专家给你儿子治病,你有任何困难都可以跟我说,一定要注意,你面对的是一群恐怖份子。”

    “我知道该怎么做。”

    ……

    白家又办家宴。

    伊潇潇又带着慕轻寒回白家。

    自从白老爷子认回一个老四,很开心地说什么,以后每个月至少要办两到三场安宴。

    伊潇潇知道,白老爷子其实很疼爱老四陈波光,他办家宴是为了让这个小老四多回家,跟家里人培养培养感情。

    白老爷子哪里知道,他家所有人都提防着怕老爷子悄悄地把什么家产过继到了老四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