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穿越抗战军火商 > 第二十二章 日军俘虏的价值
    “日军在咱们的穿越位置围上了铁丝网,还修建了许多工事,这说明日本人早有预谋,如果我是日本人,为了俘获这辆坦克,就事先在这块区域埋设反坦克地雷。为防止被反坦克地雷炸毁,我们还是不要动了,就停在这里射杀日军。”老金道。

    “还是老金考虑的周全,那咱们就以坦克为碉堡,枣庄的日军估计只装备了75毫米步兵炮或者山炮,以他们的火力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刘涵在一旁道。

    “日军吃了亏,使用毒气弹或者派飞机过来可就麻烦了。”李丹阳道。

    “哎呀,是我疏忽了,没有想到这些,要不咱们回去,弄到防化服再过来。”刘涵道。

    “我估计鬼子不会使用毒气弹或者派飞机轰炸。”老金道。

    “说说你的理由。”刘涵道。

    “咱们带着坦克突然出现,突然消失,日本人都看到了,日本人一定对我们的来历充满了好奇,所以为了搞明白这件事,日本人会不惜一切代价俘获我们,不会对我们下毒手。”老金道。

    “人老成精啊,老金。”李丹阳道。

    “老金,我为你点赞。”刘涵道。

    “老金,我是你的粉丝。”赵海道。

    一时间坦克车里一片哄笑声,彭亮和林冲居然也跟着笑起来,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得懂粉丝、点赞这些来自主位面的网络词汇。

    “彭亮、林冲你们两个到车底下去,这么好的练习狙杀的机会,怎么就不知道好好利用呢”老金对彭亮和林冲道。

    彭亮和林冲收住傻笑,像乖顺的小媳妇,立马掀开底部的安全门,钻到坦克下面,端着狙击步枪,瞄准对面的鬼子兵,开始点名。坦克距离村子太近,众人担心机枪子弹会打进村子里伤到百姓,都停止了射击,等着对面的日军发动肉蛋攻击,以便给予其最大的杀伤。躲在村子外面工事里的鬼子兵见坦克自出现就一直不动弹,刚才还在用机枪向他们猛烈扫射,现在却停止了射击,只有坦克下面躲着两个神枪手在不断射击,他们的枪法很准,只要稍稍露出身子,就势必会被他们射出的子弹击中,这给鬼子造成了很大杀伤。佐佐木中队长判断坦克里的中国人很可能没多少弹药了,否则不会停止机枪扫射,这正是俘获坦克的最好时机,于是派出两个小队,分别迂回从两侧向坦克包抄过来。

    “鬼子上钩了,放进了再打,要打就一个不留。”老金转动炮塔,观察着两侧过来的鬼子道。

    “不能把鬼子放得太近,太近了,鬼子趁咱们不注意爬上坦克就麻烦了。”李丹阳道。

    “一百五十米可以吧。”老金道。

    “老金你是总指挥,我们都听你的,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李丹阳道。

    从两翼包抄过来的鬼子兵起初都担心会突然遭到火力打击,不免心惊胆战、惴惴不安,可是自己与坦克距离越来越近,坦克却依然没有动静,而躲在坦克下的神枪手也因为位置的关系,打不到他们。这让这些鬼子胆子也大起来。距离坦克两百多的时候,鬼子兵们直起腰,向坦克发起了冲锋。眼见两侧的鬼子兵距离坦克不到两百米了,刘涵将彭亮和林冲叫进车里,老金将坦克原地转了九十度,使7.62毫米并列机枪对准了南侧的日军,李丹阳手动旋转炮塔,操纵炮塔顶部的悬崖重机枪向北侧日军扫出一梭梭子弹,很快航向机枪也对南侧日军扫出疾风暴雨般的子弹。猝不及防之下,鬼子兵一下子就被扫到了三十多人,如此近的距离,机枪子弹杀伤力无比残暴,尤其是那挺悬崖重机枪,射出去的子弹带起了无数残肢断臂,血粼粼的内脏和肉块,就像一个无形的大刀或者巨斧在肆意劈砍。一些鬼子兵腰部中弹,立时被腰斩,还有一些鬼子脑袋被打得粉碎,眼珠子、脑浆、血液四处飞溅……如此近的距离,趴在地上也躲不过机枪的蹂躏,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冲上去,短兵相接还有活命的机会。可是老金和李丹阳没有给鬼子一丝半毫的机会,短短数秒钟,不断狂喷的弹雨就将一百多个鬼子兵送进了地狱。躲在村子外围工事里,包括佐佐木中队长在内,残余的二十多个鬼子兵目睹此情此景,即便被武士道洗了脑,被军国主义搞得成了麻木不仁的战争机器,这些鬼子也知道害怕,他们全都两股战战,近乎崩溃。佐佐木忽然想到自己损失了这么多兵力,即便能够活下来也是向天皇剖腹谢罪的下场,除非能够俘获那辆坦克,可是自己只剩下二十多人,能够办得到吗就在佐佐木犹豫着是不是率领残部向坦克发动决死冲锋的时候,只见坦克炮塔转动起来,悬崖重机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工事。李丹阳透过机枪上的瞄准镜瞄准了佐佐木,佐佐木露出沙袋的半个脑袋被套进瞄准镜里,李丹阳轻轻扣动扳机,一发子弹带着巨大的动能冲膛而出,佐佐木躲藏的位置溅起一片血光,佐佐木身旁的鬼子兵刹那间目睹了惨状,他看见佐佐木的脑袋鼻梁以上的部分离奇地消失了……啊——鬼子兵长号一声,扔掉三八枪,转身就跑,没跑几步,一发子弹追过去,子弹命中了鬼子兵的后背,于是离奇的一幕出现了,鬼子兵上身有一半已经坠落在地上,可是他的下半身在惯性作用下,又向前跑了三四步才倒下去。鬼子兵由于过度恐惧,不断向李丹阳的位置射击,子弹不断击打在掀开的舱盖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由于操纵车顶部的悬崖重机枪极容易遭到日军射杀,李丹阳钻出坦克前,就佩戴上了凯夫拉防弹面罩,上半身套上了防弹背心,即便子弹直接命中也没有性命之忧。李丹阳慢条斯理地转动舱盖和机枪枪口,瞄准一个个向他射击的日军,采用单发射击,枪枪爆头,连续射杀了六个日军,剩下的日军终于承受不住这种残酷的折磨,离开工事,猫着腰逃进村子。车里留下李丹阳和刘涵负责监视村子的动静,彭亮和林冲、老金、赵海钻出坦克,趴在坦克周围用匕首试探身下泥土有无松软之处,如果发现松软的地方,鬼子势必在下面埋了反坦克地雷。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排查,他们在坦克周围一百多米的范围内共发现了十几处可疑的雷区,在上面做了记号后,众人钻进坦克,老金在赵丹阳的引导下,将坦克开出铁丝网围住的区域。几个人将手榴弹埋在雷区附近,拉出长长的绳子,引爆地雷。随后众人打扫战场,收缴武器、弹药装进坦克,又发现二十三个昏迷的鬼子伤兵,这些鬼子差不多都是被并列机枪发射的7.62毫米子弹击中了非要害部位,晕死过去,老金给他们的伤口做了简单处理,将这些鬼子伤兵换上带过来的巴基斯坦百姓穿的衣服,众人带着鬼子伤兵回到了主位面德拉镇。鬼子伤兵送到了医院进行治疗,缴获的武器弹药放进仓库里。

    “这些鬼子兵的经济价值已经能过补偿安装速射炮,购买悬崖重机枪和7.62毫米机枪以及测距仪、通讯器材、防弹服等花费的费用了。”刘涵对老金道。

    “嘿嘿,这些鬼子兵要是知道你的打算,估计得剖腹自杀。”老金道。

    “次位面中国派遣军大概有两百多万人,我们能俘虏一万人,能给我们带来多少财富”刘涵掰着指头算起来,“肯定是一笔巨额财富,就算一个俘虏只献出两个肾,就能带来十万美金的收入,一万鬼子兵那是多少十个亿美金,好家伙,次位面还有那么多作恶多端的汉奸,流氓、土匪……”

    刘涵拍拍老金的肩膀,“苟富贵,勿相忘,老金,有一天我成为全球首富,你也会跟着发达的。”

    “树大招风啊,那种手术做得多了,就怕有心人惦记。”老金黯然道。

    “想弄我,得有证据才可以。”刘涵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金道。

    “狡兔三窟,老金,你不用担心,我早想好退路了。”刘涵浑不在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