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都市弃少 > 第七百零八章 信封
    “你说什么?”

    孔南天顿下脚步,头也不回地低声应道。

    “我可以当做没有听见,但是如果下次再让我在其他地方听到这种话,就算你是何家的人,恐怕,也无法交代!”

    “走!”

    孔南天似乎根本就不想听太多,说完之后,立即迈步就走。

    “你对孔家忠心,可未必燕京那些人也是这么想你的。”

    看着孔南天离去的背影,秦凡忽然大声说道。

    “你不要忘了,孔江沅是怎么死的。”

    “老四是沈家人的暗害,跟孔家和燕京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造谣生事!”

    孔南天再一次停下脚步,回过头,目光死死地盯着秦凡开口说道。

    “张德友这个人,你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秦凡同样看着孔南天,微微笑着说道。

    “张德友?”孔南天闻言眉头顿时一挑,“怎么?这人难道现在也在你手里?”

    “是的。”秦凡笑道,“据我所知,张德友虽然参与进了这次刺杀孔江沅的计划中,但是并没有真正出手或者间接出手杀害孔江沅,只不过是在跃龙商贸里散播一些谣言,想要挑起跃龙商贸和孔家之间的战争,他的罪名不大,我觉得,还有挽救的机会。”

    孔南天不说话了。

    张德友才是他目前所有计划中最大的隐患,他非但没有成功挑起跃龙商贸和何家的争端,反而落在了这个人的手里,这个人知道的秘密太多,一旦将知道的东西全吐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用人不淑!

    孔南天眼睛里迸发一抹骇人的精光,此刻面对秦凡接二连三没有任何遮掩和隐瞒的挑衅,他终于有些安耐不住,暴露出骨子里的嗜血本性。

    “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坐下来谈一谈,聊聊名单交易的事情?”秦凡见状笑道。

    “你在逼我?”孔南天攥紧双拳,冷冷说道。

    “谈生意,自然是要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楼上的咖啡厅不错,你喜欢喝摩卡还是浓缩?我请你。”秦凡笑着说道。

    “呼……”

    孔南天没有说话,余光里看向身边的赵天翔,似乎是在征得他的意见。

    “上去聊聊吧,澳城毕竟是他们家的地盘,如果他真不打算让我们去公墓,恐怕今天我们会贻误了三爷交代下来的任务。”赵天翔在孔南天耳边小声说道。

    “半个小时。”

    孔南天看着秦凡说道,“我只能给你半个小时,同时你给告诉孙如海,孔江沅的遗体现在不能下葬,一会儿不管我们谈的结果怎么样,我都必须去公墓,你的人,包括跃龙商贸的人都不能阻拦,你答应,我才去。”

    虽然三爷命令中明确过,如果这边不肯放人,那么势必会引起孔家十数万人对这里的全面开战,但是有一说一,时代不同了,三爷即便是有个魄力,恐怕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他也无法做到这一切。

    “好。”秦凡欣然点头同意。

    机场三楼新澳咖啡厅。

    顶层包间。

    格调典雅,三面落地环窗。

    秦凡和孔南天面对面而坐,这种级别的谈话赵天翔还不够资格,仔细在孔南天耳边交代几句后,他就走出去守在门口,禁止外人入内。

    “你看,其实澳城的经济还是很不错的,娱乐业繁荣,社会稳定,人心也都踏实,在这里做生意比其他地方地方稳定很多,如果你来这,肯定会比在港岛好。”秦凡盯着窗外的澳城风景,有些感慨地说道。

    “你只有半个小时,最好有话直说。”孔南天皱紧眉头看着他。

    “沈家愿意出一千亿,再加上跃龙商贸的控制权,来换取你手里的那份名单。”秦凡收回目光,转过头笑着说道。

    “不可能。”孔南天果断摇头,“这份名单是孔家的立足根本,你要谈别的还可以,关于这份名单,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秦凡也没有想到,孔南天将手里的这份名单把持的这么紧。

    这不应该是出自于对孔家的忠诚,而是这份名单太过重要,直接关系着孔家的生死,他的一时错误决定,不单会让孔家深陷囫囵,恐怕就连他自己,也逃脱不掉惨死的命运。

    时间在沉默中一分一秒过去,在秦凡淡然看着孔南天的同时,孔南天一直在抬手看表。

    这半个小时是他给自己争取能进入公墓的机会,这里是何家的地盘,何家人不点头,他就算是飞龙的话事人,也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不要浪费时间了。”

    孔南天看着秦凡思索的神情,呵呵笑了笑。

    “孔家立世百年,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虽然在澳城,你说了算,但是澳城的跃龙商贸,也不过是我们孔家一个分支产业而已,如果今天你真的拦着我不让我去见孙如海,这跃龙商贸即便是不要,其实对我们孔家来说也并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我们也绝对不会坐视孔家的产业随便落入别人的手里,就算不能在这里和你们何家真打起来,但是毕竟和港岛离的很近,我不介意让手底下的弟兄们周末没事来这里喝茶,听说你们何家的几间茶铺还不错,有时间,我一定会说。”

    “我的话说完了。”

    “时间也到了,希望何公子能遵守诺手,给孙如海打电话,我要见到他,还有孔生的遗体,告辞!”

    孔南天看了眼时间,对着秦凡笑了笑,站起身就往门外走。

    知道这时,沉默了足足有十五分钟的秦凡,忽然抬起头开口道:“我手里也有一份名单,你不妨先看看再走。”

    名单?

    孔南天皱眉扭头,就看见秦凡从怀里掏出一封黄色信封,扔在了桌子上。

    “这时孔江沅临死前交给我的东西,我本来不打算这么早就给你,但是既然你非要跟孔家的那两个人同流合污,我倒是不介意让你提前看看,一直在你背后给你出谋划策,刺杀孔江沅的人,到底做过什么。”

    秦凡看着孔南天,淡淡笑着说道。

    在孔江沅死的时候,曾以告知秦凡如何对付孔家的条件,让秦凡在他死后去保护跃龙商贸。

    对付孔家,最要紧的就是对付孔不语。

    而这个信封里,就是孔不语在很早之前给他写过的一封亲笔信,心里面的内容秦凡已经提前见过,绝对劲爆。

    孔南天站在原地,目光死死地盯在桌面上的信封,犹豫了片刻,还是转身走了回来,将信封拿在了手里。

    “你确定这是孔江沅给你的?”

    孔南天拿着信封,目光狐疑地盯着秦凡问道。

    “你自己拆开看,是不是真的,我相信你还是可以看出来的。”秦凡淡然而笑。

    孔南天没有再说话,目光死死盯着秦凡的同时,手上已经将信封拆开,从里面抽出来一张有些泛黄的信纸。

    包间里的空气,开始逐渐陷入凝滞。

    随着孔南天的目光落在信封上,一字一句地往下看,那双曾经沾满了鲜血的手掌,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颤抖,两只眼睛更是爬上了血丝,通红地盯着纸张,腮帮子咬成了一条线,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

    “这封信是孔不语在六年前亲手写给孔江沅的,当时跃龙商贸还没有进行转型,但是孔不语明显更看好澳城的市场,以及孔江沅在孔信心中的地位,便发出建议,联手将你这个掌握了孔家经济命脉的莽夫除掉,亲手去掌握这份价值连城的名单……你真的以为你是孔不语和孔震的人?不,你只是在他们选择孔江沅被拒后,不得已采用的一颗棋子,孔江沅是你杀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