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不凡兵王 > 第588章 那个意思
    第588章 那个意思

    “你还在找幕后真凶吗?”

    气氛短暂的沉默过后,计尚鹤开口问道。

    当时他和陈不凡在地下世界相处过一段时间,因为两人是过命的交情,他也从陈不凡口中得知,后者之所以会离开天龙组织,独自一人闯荡国外,是为了寻找杀害他心爱之人的凶手。

    如今几年时间过去,看样子,陈不凡依旧没有释怀。

    陈不凡点点头,语气郑重道:“我在小婉墓前发过誓,这辈子,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会替她报仇。”

    这是他对宁婉的承诺,绝对不会更改!

    计尚鹤闻言,不由得轻叹一声,倒也没有劝说什么,因为他了解陈不凡,但凡是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主意。

    “你现在有线索了吗?”计尚鹤问道。

    陈不凡苦涩一笑,摇摇头,道:“只是暂时有了一点眉目,只有幕后真凶究竟是谁,还是没有查出来。”

    除了半年前他在滨海,通过那几名杀手得知对方来自某个神秘组织之外,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消息。

    可是,仅凭这点信息,根本无法查出对方的具体情况。

    计尚鹤倒也能够理解,毕竟这茫茫世界如此之大,想要找到凶手,可谓海底捞针。

    计尚鹤伸手拍了拍陈不凡的肩膀,道:“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的。”

    “我会的。”

    陈不凡语气无比坚定,眼中一丝寒芒闪过,他绝对不会让那群人一直逍遥下去。

    他会让他们知道,伤害他在意的人,后果究竟会有多么凄惨?

    “来,不说这些了,继续喝酒。”

    “好,喝酒!”

    两人举起酒杯,痛快畅饮。

    足足两个小时后,酒足饭饱,陈不凡和计尚鹤这才离开了饭店。

    虽说他们之前都喝了很多,但因为两人酒量远超常人的缘故,除了脸色有些发红之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极为清醒。

    “计老头儿,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陈不凡问道。

    “当然是继续到处走走看看了。”

    计尚鹤淡淡一笑,道:“人生在世,匆匆不过百年,我反正时间也剩不了几年了,还是趁这些时间到处看看比较有意思。”

    听到这话,陈不凡心头不由得生出一丝伤感,他和计尚鹤虽然年纪相差巨大,但却极为的谈得来,可谓是忘年交。

    一想到这老头儿已经剩不了几年的时间,他也不禁有些感慨。

    “计老头儿,我之前就说了,我可以把游龙息交给你修炼,虽说不一定能够让你长命百岁,但多活几年却是没有问题的,你要不再考虑考虑?”陈不凡提议道。

    “哈哈,还是算了吧,我可没这个闲工夫。”

    计尚鹤毫不犹豫的摆了摆手,道:“生死有命,强求不得,再说了,我活了大半辈子,也够本儿了,早几年晚几年无所谓。”

    “真是个倔老头儿啊。”陈不凡无奈的摇摇头。

    计尚鹤轻笑一声,道:“你小子也很倔啊,为了寻找幕后真凶,踏遍了半个欧洲大陆,这世上可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一步。”

    “人活这一辈子,总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陈不凡笑道。

    “有道理。”

    计尚鹤赞同点头,道:“行了,时间差不多了,你派来的直升机还在机场等着我呢,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

    “得了吧,你想酒驾?”

    “……”

    “好了,你回去吧,我打个车就行了。”

    计尚鹤摆摆手,不再多说,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旋即便是向机场赶去。

    “计老头儿,慢走。”

    陈不凡挥挥手,注视着出租车渐行渐远,不由得轻叹一声。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或许这一辈子,都无法重聚了吧。

    “希望这老头儿能够多活一阵子吧。”

    陈不凡感慨一声,旋即摇摇头抛开这些让人伤感的念头,拿出手机找了一个代驾,向医院赶去。

    ……

    回到医院,许清月此时正坐在走廊的长椅。

    陈不凡见到许清月,不由得微微疑惑,走过去问道:“清月,你怎么没在里面陪你父亲?”

    “陈不凡,你跑哪儿去了,打你电话都不接。”

    见到陈不凡回来,许清月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喜色,连忙站起身来问道。

    “电话?”

    陈不凡楞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不由得讪讪一笑,道:“刚才和计老头儿喝酒去了,可能没听到。”

    “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下次不准不接电话。”

    许清月瞪了陈不凡一眼,看了看他周围,没有发现计尚鹤的身影,不由得问道:“计大师呢?”

    “走了。”

    “走了?”

    许清月一怔,连忙道:“我还没来得及感谢计大师呢,他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嘿嘿,这老头儿就是这样,比我还闲不住,喝完酒之后就走了,鬼知道他又会去哪儿。”陈不凡耸了耸肩,道。

    “那怎么办,计大师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我都还没好好感谢一下呢。”许清月有些失落的道。

    陈不凡笑了笑,道:“我已经请他喝酒了,心意到了就行,不过清月你要实在是想感谢的话,感谢我就行了,别忘了可是我把计老头儿给找来的。”

    “你,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许清月犹豫片刻,问道。

    陈不凡嘴角掀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道:“你猜。”

    见到陈不凡脸上的笑容,许清月不由得俏脸微红,心里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这家伙,该不会是想拿什么吧。

    见到许清月脸红,陈不凡就知道她肯定是想歪了,心头暗自发笑,索性将计就计,靠近许清月的脸蛋儿,在她耳边轻声道:“清月,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我有事!”许清月当即道。

    “什么事?”

    “不知道,反正就是有事。”许清月连连摇头,狠狠地瞪了陈不凡一眼,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没有什么好心思。

    陈不凡无奈一笑,道:“清月,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你,你难道不是那个意思?”

    “哪个意思?”

    “就是,就是那个的意思…”

    陈不凡笑了笑,见到许清月俏脸羞红不已,也没有再继续逗她,摇摇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问问你,今天晚上我睡哪儿?”

    “……”

    林雪瑶更是不好意思,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原来是她误会了啊。

    “你下次说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害得我乱想。”许清月没好气的瞪了陈不凡一眼,哼道。

    陈不凡无奈耸肩,道:“冤枉啊,清月,我才刚说一半你就给我打断了,这能怪我吗?”

    “我,我…”

    许清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刚才也是以为陈不凡要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才打断他的话,谁知道这家伙就是想问今天晚上睡哪儿?

    陈不凡嘿嘿一笑,道:“清月,如果你实在是想那啥的话,我也不介意,择日不如撞日,我觉得今天挺不错的。”

    “想得美,我才不干呢。”许清月撇撇嘴,哼道。

    “为什么?”

    “因为,因为…”许清月俏脸上布满羞涩,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因为什么?”陈不凡却是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表情。

    许清月犹豫片刻,美眸注视着陈不凡的双眼,轻声道:“我还没有准备好。”

    “这样啊。”

    陈不凡点点头,心头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也没有强求,毕竟这种事情,还是应该让许清月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否则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陈不凡,你会怪我吗?”许清月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陈不凡因为这件事生她的气。

    陈不凡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许清月那柔顺的秀发,道:“清月,你瞎想什么呢,我是那么小气的男人吗?”

    “不怪我就好。”

    许清月这才松了口气,咬咬银牙,忽然鼓起勇气,撞进陈不凡的怀中,踮起脚尖,主动吻在了陈不凡的嘴唇上。

    陈不凡顿时瞪大了双眼,显然没有想到许清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下意识的双手揽住了她的纤纤细腰,两人就这么紧紧地抱在一起,热烈的亲吻起来。

    啪。

    下一刻,病房房门打开,杨秋的声音传来,“清月,时间不早了,你…”

    杨秋正要说你先回去休息吧,当她走出来见到眼前这一幕时,到嘴边的话顿时咽了下去,愣在了原地,脸上布满惊讶之色。

    显然,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外面会是这样的情况。

    许清月也是见到了杨秋的到来,顿时娇躯一颤,脑袋空白了一下,旋即连忙从陈不凡的怀里挣脱出来,急忙道:“妈,我刚才…”

    “咳咳,那啥,我就是出来透口气,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

    不等许清月说完,杨秋就摆了摆手,说完这话转身就回到了病房,急忙关上房门,生怕打扰到了两人似的。

    “妈,我…”

    许清月欲哭无泪,心想这是自己的亲妈吗,怎么都不听她解释就走了。

    “陈不凡,都怪你!”许清月看向陈不凡,恶狠狠的道。

    陈不凡更是大喊冤枉,道:“清月,刚才不是你主动亲我的吗?”

    “我,我只是想亲你一下,谁让你抱着我的?”许清月哼道。

    陈不凡一本正经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亲我,我当然得亲回去,不然多吃亏?”

    “你…你个流氓!”

    许清月气得不行,这个臭流氓,实在是太可恶了。

    陈不凡则是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心想杨阿姨出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他还没亲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