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慕医生,你老婆又闯祸了 > 第1556章 是不是真的快乐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www.biqugemm.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56章 是不是真的快乐

    唐亚没有回答战深的问题。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因为答案太过于显而易见。

    战深本来也不是为了等唐亚回答才开口的,他甚至没有停顿几秒,便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她这样的开心模样了。”

    可能秦溪自己都不知道,战深对她的了解有多深,有时候甚至只要一眼,他就能看出来挂着笑容的秦溪,究竟是真的开心,还是在假装快乐。

    只不过以前的战深,并不在意她是不是真的快乐。

    在他看来,秦溪能好好待在他身边,就够了。

    至于她的笑容是不是出于真心,并不重要。

    但是看了手中的这个视频,战深却忽然有些迷茫了。

    视频里的秦溪戴着人皮面具,所以才会以一张那么陌生的脸出现。

    以前组织里也有时候要她戴上人皮面具去出任务,但是秦溪却很少愿意,因为她总是对人皮面具太接近于真实的触感感到不安,甚至有些恐惧。

    所以在不得不用面具的场合,她总是很不快乐,一到有机会拿掉面具的时候,她一定马上就摘掉。

    但是视频里面的她,明明戴着一样的面具,却很快乐。

    甚至战深能看出来,她的快乐是发自肺腑的、真心实意的。

    他不明白,明明在和以前最厌恶的东西打交道,为什么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唐亚还是没有说话。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她不知道自己能用什么样的立场去开口,又能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说话。

    或许是因为镇定剂的原因,今天的战深和往日都有所不同,他顿了顿,又打开了快要没电的手机,再一次点开了那段视频。

    唐亚终于忍不住,起身走到他身边,拿手盖住了屏幕:“别看了。”

    战深没有动,只是任由着唐亚把屏幕挡住,眼神却也没有移开,依旧朝前方看着。

    唐亚转头去看,才发现他的眼神中根本就没有焦点。

    唐亚心口莫名其妙的泛起一阵酸疼。

    原来真的爱一个人……会真的伟大到,只希望他可以幸福。

    至于是不是自己陪在他身边,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她不自觉放软了语气,说出来的话像是一声叹息。

    “战深,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战深的思绪似乎是被她打断了,抬起头来,略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

    “结束?为什么要结束?”

    唐亚苦笑一声,在心里默默道,“因为秦溪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你身边了。”

    但是这样的话,她害怕刺激到战深,终究不敢说出口。

    战深见她不回答,又移开了眼神,自言自语似的,重复了一遍秦溪在视频里说的话:“我们回回到南城,两天后,在南城,是时候做一个了结了。”

    他喃喃自语完,忽然冷笑了一声。

    “了结?好啊,我们可以好好的了结一下。”

    他语气里的狠戾让唐亚也忍不住皱了皱眉,但是还没等她说什么,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唐亚猛地抬头,看到率先走进来的是战深的主治医师,才微微松了口气。

    而刚才为自己领路的那位小护士,正垂头丧气的跟在医生后面。

    “病人的情况这么不稳定,你怎么敢把人带进来!”医生的语气严厉,显然是在责骂小护士。

    小护士什么都不敢说,只能默默的垂着头。

    医生的脚步很快,几步就走到战深的病床边,正要弯腰检查的时候,却忽然和战深睁开的眼睛对上了。

    饶是他在见多识广,这会儿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这可是三倍剂量的镇静剂,一般人都很难能够成熟的起,更别说短短几个小时就醒了过来。

    他几乎的第一反应是战深一定是被别人影响了,于是猛的转头看向秦溪,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战深却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般,懒洋洋的开口道:“是我自己醒来的,你们那点药物,真不算什么。”

    医生被他漫不经心的语气气得翻了个白眼。

    他知道战深的来头不简单,但是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看样子你现在冷静下来一些了。”医生冷着脸道,“那就好好卧床休息,让镇静剂完全代谢好之后再来会客。”

    说完,他状似不经意间瞥了唐亚一眼。

    唐亚知道他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也不打算争辩,起身便要往外走去。

    事实上她确实也没做什么,本来她只是想看看战深是不是还好,完全没有想到战深会醒过来,更没想到这短短十几分钟的会面,会暴露了自己这么多年辛苦隐藏的暗恋。

    但是现在说什么后悔都晚了,唐亚自嘲一笑,抬脚走到了门边,却听战深忽然开口道。

    “查一查朱志鑫,他有问题。”

    唐亚的脚步一顿。

    她刚刚先是忙着确认战深的安危,接着又是疲于应付自己和战深之间的感情问题,完全把自己这个徒弟抛在了脑后。

    但是战深这么一提醒,她才忽然留意到……自己这一路,似乎完全没有见到朱志鑫的身影。

    不说自己在去找陆慎和秦溪之前还特地交代过他,要紧紧守着战深,即便他只是作为组织的一个普通成员,在首领出事的时候,也不该这么跑的无影无踪。

    唐亚大概是把自己所有的柔软和感性都用到了战深身上,明明朱志鑫是她自己的徒弟,却并没有多余的一点信任,而是顺着战深的话,对朱志鑫有了几分怀疑。

    “我知道了。”唐亚干脆利落的回答道,然后在医生马上就要又一次出生催她离开之前,果断的推门走出了病房。

    病房里剩下了医生和战深,前者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战深的身体状况,然后惊讶的发现他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三倍剂量的镇定剂不仅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连药效都没有彻底发挥出来,所以他提前醒来,还真是与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医生心里啧啧称奇,但是面上还是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只是淡淡吩咐他躺下休息,接着便拿着自己手边的数据出门去分析了。

    他把门挂关上之后,战深并没有遵医嘱,而是想了想,起身下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