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510章 主动登门,选择低头
    杨砾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后半生会在监狱里度过。

    哪怕是当初他的堂哥,那位力压他成为杨家太子的杨琨一家悲剧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

    他不相信悲剧会再次重演。

    而当秦风头顶着华夏头号通缉犯的名头被赶出华夏之后,杨砾更加坚信这一点。

    但今天,他的内心动摇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父亲绝对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

    更因为,他知道爷爷杨国涛既然让他登门去道歉,那证明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已不是他能够处理的了,甚至也超出了杨家的掌控范围!

    “叮铃铃——”

    就在杨砾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没有去看碎裂的手机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将杨砾惊醒,他咽了一口吐沫,竭力地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是父亲杨万杰的手机号。

    “爸,我早上就去找那游龙道歉。”

    杨砾拿起话筒,率先开口,情绪稳定了许多。

    “嗯。”

    听到杨砾的回答,杨万杰略微松了口气,他刚才还担心儿子不识时务,不选择低头,那对杨砾自己和杨家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略微放心之余,杨万杰又提醒道“同一次错误不要犯两次,这一次,你去登门道歉,一定要提防被录音和监控,每说一句话都要深思熟虑。”

    “爸,我明白。”

    杨砾做出回应,他自己也想到了这一点。

    “事情结束之后,无论什么结果,第一时间给我来电话。”

    杨万杰最后又叮嘱了一句,然后不等杨砾再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杨砾放下话筒,没有立刻离开办公室,而是坐在办公桌前,点燃一支香烟,不知是想用尼古丁麻醉内心的屈辱,还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

    足足抽了三支香烟之后,杨砾才拿起办公电话,拨通了徐海龙的手机号。

    “杨哥,你怎么拿办公室电话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徐海龙还没有起床,被来电声吵醒之后,看到来电显示的是一个座机号,下意识地要挂断,但最后认出了来电显示的号码是杨砾的办公室座机,多少觉得有些奇怪。

    “你现在立刻去调查那游龙在哪里,有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告诉我!”杨砾答非所问,语气毋庸置疑。

    “杨哥,找游龙做什么?难道王家的王长生已经来到东海了?”

    徐海龙闻言,先是一怔,然后联想到王家要报仇的事情,当下问道。

    “我爷爷让我去登门和谈乃至道歉。”

    杨砾没有隐瞒徐海龙,他知道这件事情很快便会传遍整个华夏上流社会,是瞒不住的。

    “什……什么?”

    电话那头,徐海龙惊得猛地坐起身子,睡意全无,一脸不敢置信道“杨……杨哥,这什么情况?杨爷爷为什么要让你去道歉?”

    “那游龙是华武组织新上任的副主任,而且手中掌握指示王长青去西江会所的证据。”

    杨砾嘴巴泛苦地说道,心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憋屈。

    是的!

    让他做出登门去找游龙道歉、认错的决定,对他而言,远比在东海建国饭店门口被秦风掌掴,在西江会所被游龙通过杀意震慑瘫软在地,更加屈辱!

    因为,前者是主动的,而后者是被动的。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不得不说,曾经有着长三角混世魔王的徐海龙有着非凡的能量,他在一个小时之后便调查到游龙昨晚和王阿猛一起回了紫园的别墅,并且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杨砾。

    而在汇报之后,徐海龙主动请缨要与杨砾一起去。

    这倒不是徐海龙讲义气,相反是他的聪明之处。

    他也参与了西江会所的事情,若是杨砾折了,他绝对也不会好过,反之,若是杨砾登门道歉,这件事情息事宁人,那杨砾和杨家多半会对他另眼相看,同时游龙一方也不会再找他的麻烦。

    徐海龙的小算盘打得很精明,但被杨砾拒绝了。

    内心充满耻辱的杨砾,没有去思索徐海龙主动请缨的目的,但他记着杨万杰的提醒,登门之后不能乱说一句话——他担心徐海龙到时候说错话,造成无法挽救的局面。

    除此之外,他也不希望自己最凄惨的一面被外人看到!

    这是大人物的共性,也是人性!

    ……

    紫园10号别墅,这是王阿猛在东海的新住处,是去年购买的。

    事实上,王阿猛在东海有好几处房产,之所以又购买紫园10号别墅,完全因为9号别墅的存在。

    紫园9号别墅曾经是张百雄的住所。

    后来,张百雄被义子张古害死,紫园9号别墅被张欣然继承。

    而自从张欣然接手百雄集团之后,便从东海大学的校长楼搬出,住进了紫园9号别墅,并且经常会在别墅里搞聚会。

    王阿猛为了方便,便以市面1.5倍的价格将10号别墅砸到自己手中。

    昨晚秦风等人离开西江会所之后,叶虎连夜返回部队,李雪雁去了在东海的住处,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住在紫园9号别墅,而秦风则在紫园10号别墅陪王阿猛喝酒。

    一方面,他和王阿猛在西江会所没有喝尽兴,另一方面,他也知道,王阿猛最近一段时间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心中有着太多的憋屈,需要诉说。

    事实印证了秦风的判断,他与王阿猛回到别墅之后,两人喝掉了一箱白酒。

    两人喝了一夜,王阿猛也说了一夜,直到天亮才散场。

    早上十点的时候,王阿猛躺在床上,没有苏醒,而秦风则在别墅花园里与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喝茶,丝毫看不出熬夜的疲惫。

    因为,王阿猛睡后,秦风便冥想修炼。

    对武者而言,冥想打坐,需要静心凝神,远比睡眠更能消除疲惫。

    何况,以秦风如今的实力,哪怕三天三夜不睡,也没有多大影响。

    “对了,秦风,王叔什么时候能够出来?”

    花园里,张欣然接过陈静递来的茶杯,忍不住问道。

    唰!唰!

    张欣然这一开口,陈静和苏妙依也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秦风。

    “原本可以今天就出来,但我想等到明天。”秦风语出惊人。

    “什么意思?”

    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都是一愣。

    “因为,杨砾和杨家今天会低头,并且会以王叔的安全当作筹码换取息事宁人。”

    秦风眼中精光闪烁,一脸胸有成竹,“但我既想让王叔平安归来,也想让杨砾铛锒入狱!”

    “呃……”

    再次听到秦风的话,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统统呆住了。

    虽然她们已经知道了秦风的计划,也知道了秦风的底牌所在,但此刻还是被惊得不轻。

    那毕竟是杨家的新太子,而且手中还握着王志国入狱这张底牌!

    如果这句话不是出自秦风之口,如果她们不是对秦风有着绝对的信任,她们压根就不敢相信。

    “游龙大师,外面有一位叫杨砾的人想见您。”

    仿佛为了印证秦风的话似的,不等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从惊愕中回过神,张欣然和陈静的保镖兼司机快步走进花园,鞠躬向游龙汇报道。

    “你五分钟后带他进来。”

    秦风做出指示,然后起身,走向别墅主建筑。

    他要叫王阿猛起床,让杨砾当着王阿猛的面低头认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