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笔鉴实录 > 第十六章 也许这一切是个梦
    王修急匆匆回到家里,一进门就奔着垃圾桶而去。

    只要拿到了情报,交给陶然,一切混乱都将结束。

    事情就这么简单。

    然而,他翻遍了垃圾桶,根本就没有那个精钢制的小圆筒,甚至羊皮袋子也没了!

    王修又翻了翻写字台,没有;地面上,没有;书架里,没有。两样东西就像神秘的黑帽子人一样,匆匆而来,匆匆而走,也许,它们根本就是个梦?压根儿就没出现过!

    完蛋了!

    自己运筹帷幄撬动全局的筹码失窃了!而且这个盗贼只拿走了情报,没有翻动其他任何东西,他目标单一明确,下手干脆利索,应该是有备而来。

    陶然下手如此之快,怎么可能呢?

    王修警觉地看向窗口,窗台上的均匀的灰尘表明,这里没有人出入过。

    房梁,不用看,王修的房顶是三楼的地面。

    只有门了,但门锁是完好的。王修走回门前,用手电筒照射锁孔,果然发现了一丝不易差距的新磨痕,这不是钥匙摩擦造成的,而是细金属丝勾拽导致的。对方使用了悬丝开锁技术,是位道行中人。

    确定了进入现场的路径,王修轻轻俯下身子,打开手电筒,一道光侧打在地面上,在对比强烈的光线照射下,地面的脚印清晰可见。

    王修如一只即将捕食的老猫趴在地板上,眼睛不措地盯着每一丝痕迹。多数足迹是自己的,但也有例外,他在由黑灰色泥土粉尘组成的脚印组中,发现了两枚完整的波浪花鞋印。这枚鞋印的形状、颜色都略区别于自己的,有些花纹还略带一些粉白色。

    对方带着不同成分的泥土进入了自己房间,他鞋上的泥土带着白色粉末成分,如果不是警察,很难看出这细微的差别。

    观察他的脚印,脚掌部分压力重,脚跟部分则轻,脚尖有些许扬尘,说明此人脚步轻盈、年纪不会太大,从两枚鞋印的间距看,走路步幅较开。

    贼是三十几岁的男人。王修做了第一个判断。

    再仔细查找,又发现了几枚不完整的鞋印,王修初步勾画出不速之客在室内的行踪:进屋,翻找书架、衣帽架、写字台,最后是垃圾桶,王修当天没接触过的部位他没有去,包括厨房、床、沙发。

    目标明确,没太费力就找到了东西,这是第二个判断。

    可贼怎么知道自己今天上午在屋里转悠过的几个位置,他又怎么知道,自己没有把东西带出去?

    一股寒意摸上了王修的脊背,似乎有只纵横三维的凌空之眼在盯着自己,这只眼在哪里?

    王修忙找出书架中的120相机,对着鞋印儿拍了几张照片。用镊子和小勺轻轻的刮取了一些鞋印上的粉末,装进随身携带的小纸包内。

    他渐渐意识到,他能做的仅有这些了,其他的都要交给上帝。而上帝却开起了自己的玩笑,他老人家饶有兴致地用害人的情报,把他一步步拖入深渊。

    在大房镇郊外荒凉的山路上,小汽车瞪着两只凶狠的大眼睛,在漆黑的夜里一路飞驰,卷起滚滚尘土。黑帽子先生胡安嘟嘟囔囔地开着车,副驾驶坐着焦急的阿炳。受陶然的委派,俩人要以最快的速度,抄小路提前赶到白庙。

    “秦五都出发几个小时了,你确定咱们能赶上?”阿炳很着急。

    “没事儿,秦五出发以后,小脚们在路上撒了两处钉子。秦五的车子标配一条备胎,由此计算,换车胎、修车胎就得半天,所以呢现在还压在路上呢!”胡安宽慰阿炳。自打发现情报交接失误后,胡安狼奔豕突,跑到现在还没睡觉,却依旧没心没肺。

    可是“估计”二字让阿炳悬着的心无法落地:秦五如果有事儿,他奉天的姐夫必然迁怒于两个飞贼,然后就是把韩继宗撒上芝麻孜然,活活烤了。对阿炳而言,王修没杀自己便是恩人,恩人已经被拖入是非,他必须设法让王修和韩继宗全部安全。

    胡安说话的重点仍然是王修“这个姓王的,都是他搞的乱子,害得我被抽了五十个大耳刮子,你看我脸肿的。”

    阿炳却说:“我觉得修哥这人吧还挺正义的,你知道他要是把韩先生交出去,会换来多大的荣华富贵么?”

    “我看,他就是要挟老爷,要更多的东西。”胡安拍了一下方向盘,惊讶于自己的聪慧“一定是这样!”

    “胡哥,你不能这么看人。”

    胡安怒气没消“这姓王的,明天要是拿不出情报来,老爷真能剥了他的皮,而且是头层皮。哎,阿炳,你别紧张,那几个黑皮狗要是上辈子没作孽,咱们应该能跑在他们前面。”

    “咱们怎么打伏击还要找三江好这种土匪帮忙?”阿炳问

    胡安借题发牢骚:“人少呗,有啥办法。你看咱们现在连个队伍都没有,通讯全靠走、联络都靠吼、打个伏击还得收买绿林狗,这特么还叫党国的正规军么!”

    “哥,别唠叨了,看路吧!”阿炳不大爱听泄气话,他焦急地盯着远方。

    一撮大山由平地而起,海拔不过几百米,却陡峭异常,它不隶属兴安岭,也不是长白山余脉,就这么孤零零地、突兀地伫立在东北大平原上,因此也被没见过山的老百姓尊为神山。神山就该有神兽,于是山腰处建了供奉白狐仙的白庙。在阿炳眼中,隐隐出现了红墙绿瓦却已残破的古式建筑,那应该就是白庙了。

    “兄弟,你知道白庙么?”胡安又开始白话“相传供奉山里的一头修行千年的大白狐狸,据说白狐可灵验了,碰上心诚的善男信女,还能现身一见,见着白狐狸的,有病的好病,没病的发财,男人讨漂亮媳妇,女人生一堆胖小子.....一会儿到了白庙,有时间你可以拜拜。你的愿望是啥?”

    “我的愿望是快点到白庙”阿炳受够了胡安的唠叨和味道。

    忽然,砰地一声,汽车的左前方车头一沉“卧槽!爆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