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三国有君子 > 第五百六十章 神乎其技
    韩猛的兵马此刻已经返回到了官道上,而且正对着有曹昂麾下余兵所镇守的三座浮桥发动猛烈的进攻。

    赵云依照陶商的军令,让那些曹军扼守住浮桥,对韩猛进行最后的阻挠。

    在跟随陶商这几年的时间里,赵云慢慢的熟悉的陶商的用兵方式,多少也能明白陶商的套路,他知道陶商此举的深意为何。

    韩猛回身重新攻杀过来,乃是势在必然,眼下想要再把他诓走已经是难上加难了。

    眼下也只有将他引诱到八阵图中,然后再看情况而定。

    韩猛现在心中有一个误区,他认定曹昂麾下的这些曹军才是适才林中真正的伏兵,只要让韩猛彻底的击溃他们,那林子中对于韩猛来说,就再没有任何需要顾虑的东西,到时候他便会不顾一切,不经探查的往里冲。

    这样便会给诸葛亮最大的发挥空间。

    所以受,让曹昂麾下的这些败军,在浮桥上再扼守一阵,也是接下来的行动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这也就是陶商让他领这些曹军在此的真实目地。

    赵云在阵势的最后放,他端坐马上闭着双眼好象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一名曹军校尉飞奔而来气喘吁吁。

    “赵将军敌军势大,三座浮桥已经有一座断了,眼下剩余的两座浮桥根本抵挡不住,而且韩猛还派了一部分轻步兵游河而过,再这样下去,我们会全军覆没的!”

    赵云闻言睁开双眼。

    “赵将军我们的兵马确实不多,眼下的损失实在是太过惨重了,要不然你看……”那名曹军校尉一连喘了几口气,稍稍平息了一下,眼神已经飘忽到了密林中。

    毫无疑问,他是想让赵云下令让他们撤退进林。

    赵云抬头望天默然不语。

    少时,方听赵云道“再坚持一柱香的时间,待那些游河的袁军兵马渡河成功后,咱们再行进林。”

    那校尉闻言大喜过望,急忙领命去了。

    按照赵云的本意,他本是想让这曹兵再坚持更长的时间的,但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狠,毕竟这些曹兵只是奉了曹昂的令暂时听自己的命令,自己实际上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控制力,一旦把他们逼的狗急跳墙,不顾一切的往密林中瞎冲,反倒是容易破坏陶商和诸葛亮的计划。

    但以赵云的角度而言,自然还是把他们当成炮灰的。

    那名校尉反身回去不久,赵云随即吩咐跟随自己的那少部分金陵白马军道“咱们且先回去。”

    白马军斥候闻言奇怪道“不等那些曹军了?”

    赵云摇了摇头,道“不等了,我已经给他们规定了一炷香的时候,稍后他们应该自己就会过去了,无需咱们过于操心。”

    “可是,他们没有入阵的暗号……”

    赵云斜眼看了那名多嘴的士卒一眼,那士卒随即禁声,不在多言。

    然后,便在那些曹兵在浮桥上做最后坚持的时候,赵云等最后一部分的金陵白马军,则是悄悄的开进了密林。

    一炷香的功夫过了之后,那些曹兵便再也抵挡不住,随即转身疯了一样的跑进了密林。

    浮桥对岸的韩猛看见了不由哈哈大笑。

    他麾下的校尉李山问他道“韩将军,敌军跑了,咱们追还是不追?”

    韩猛信誓旦旦的道“追!这支埋伏的兵马如此不堪一击,前番撤退确是本将太过小心了,如果所料不错,他们应该是许昌城最后的一道屏障,而这些兵马的首领,在曹军中必然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连赵云都被他们借调来了,若是能抓住他们,回头再打下许昌,本将便是奇功两件,这白捡的功劳,为何不要?”

    李山闻言随即下令道“韩将军有令,传令三军!追!”

    “杀啊!”

    铺天盖地的袁军骑兵,紧随着那些撤退的曹军,凶猛的通过浮桥,奔着密林中追将而去。

    而韩猛本人亦是感到极为快哉,指挥着麾下的校尉和将士们,亦是追入了林子之中。

    那些曹军士兵在林子里,还没有逃出多远,便被身后的韩猛军士赶将而上,在背后进行了一顿血淋淋的屠杀。

    韩猛此刻的战意也是上来了,他策马狂奔,身先士卒,居然是赶到了队伍的最前方,亲手去斩杀那些曹兵将士。

    也不知在密林中杀了多久,韩猛的眼帘中再也看不到曹兵的影子了。

    该杀的人基本上已经被他杀尽了。

    林子中极为阴暗,树木繁多,似乎还未怎么经人开发,倒也是个埋伏兵马的好去处。

    韩猛四下看看,嘿然道“此处倒却是个埋伏兵马的好地方,可惜曹军的士兵沉不住气,见我退了居然就追了出来,眼下彼军皆被我屠戮殆尽,可惜了这处大好埋伏地点,哈哈!如此一来,许昌城于本将而言,岂不是唾手可得?”

    说罢,他随即吩咐身后的李山道“整点兵马,且在林中再搜查一下,说不得曹军的主将和赵云等人,还窝在这山沟沟里,不敢出去哩。”

    “诺!”李山随即领命。

    少时,待清点完毕之后,李山疑惑的来到韩猛身边,低声道“上将军,有些不太妙!咱们的兵马刚才追击太急,好像有挺多人,已经跟咱们的本部走散了。”

    韩猛闻言一愣,接着苦笑道“这帮毛崽子!杀人杀的,连规矩都忘了……不妨事,回头出了林子,各部早晚都还能跟上,跟不上的,饿死他们。”

    说罢,便当头而行,率兵奔着来时的方向往回走。

    林中树木繁多,且不知为何还有很多乱石,地域异常艰涩,韩猛和本部的兵卒,走了大半天也没摸到林子的边。

    走的累了,韩猛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怒道“这天杀的破林子!怎地还走不出去了?”

    又走了一会,密林中出现了一道溪流,韩猛随即命士兵们暂且安歇,自己则是下马在小溪边喝起了水来。

    正解渴之间,突然听到不远处,一些己方的士兵发出了惊恐的怪叫声。

    “哇!见鬼了!见鬼了!”

    韩猛心中一突突,猛然站起身来,大步流星而去。

    “瞎叫唤什么!哪里来的鬼!”

    一些袁军士卒惊恐的跑到韩猛身边,指着河岸边上的一些尸体,道“上将军!你看那些尸体!”

    韩猛眯起眼睛,向河岸边的几具尸体望去。

    “都是当兵的,大惊小怪什么!没见过死人吗?”

    有一名士兵道“上将军,那些尸体,是咱们刚刚杀死的曹军尸体!有几句尸体我认识,还是小人手刃的,适才已经扔在了来时的路上,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溪边咧?”

    其他的一些士卒亦是附和道“上将军,他说的是实话,我等可以作证。”

    “上将军,这林子邪门,我们是不是碰到了什么鬼祟之物了?”

    韩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