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他来自千年 > 第八十章:痛苦的往事
    景昶佑任由甄晴捶打哭闹,直到甄晴哭累了,才温柔的替她擦去眼泪,柔声:“我们回家。”

    “嗯!”甄晴点点头,看了一眼韩城,垂下头不语。

    韩城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发现话到嘴边,竟是那么的无力。

    景昶佑公主抱,抱着甄晴离开。

    韩城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二人一点一点消失。

    甄晴把头埋到景昶佑怀里,感觉异常温暖安心,心里什么都不想,只想回家。

    今日发生的那一幕,她想忘记,彻底忘记,还是以前那件事,统统忘记。

    似乎感觉到怀里人儿的不安,景昶佑手紧了紧,柔声道:“乖,马上就到家了。”

    景昶佑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让甄晴慢慢安定下来,睡了过去。

    这一天甄晴水米未尽,不论景昶佑怎么劝说,她都不听,仿佛活到自己的世界里。

    她不由想起前段时间,她突然回老家一段时间的原因。

    那是因为她杀了…人……

    那件事就像一根刺,深深埋到她的心底,无论她怎么装作看不见,也终究不能拔除。

    “想什么呢?”景昶佑打断甄晴的沉思。

    “没什么!”甄晴眼中闪过一抹慌乱。

    “今日之事,你很害怕?”

    甄晴不解的看着景昶佑,难道她害怕不应该吗?

    “那个女子遇到这样的事都会害怕,只是你应该想想,怎么去客服心里的害怕,不要让那份害怕住在心里,成为…心魔……”景昶佑的话里带着一丝深意。

    甄晴听了,不禁睁大眼睛,景昶佑好像看透了她,这种感觉…很糟糕。

    “乖……”景昶佑抚柔着甄晴的头发,也不管甄晴闪躲,眼中划过一丝痛意,思绪复杂,悠悠道:“我的父王和母妃都是死余权位之争,就算他们无心惦记,只要他们身上流着皇室血脉,也会卷入那场纷争,最后彻底消失在那场纷争中……”

    甄晴不语,静静地听着,皇室战争是自古以来不可避免的,也是最残忍的。

    “那年,我才六岁,父王被自己的亲兄弟害死,母妃身子一直不好,突闻噩耗,便倒下再未起来,而我亲眼所见,王府里从欢声笑语,只剩下我一个人,皇爷爷一开始并未有时间顾全我,而我每日周旋在哪些兄弟间,任由他们欺辱,却无还手之力,有一次,我的那些兄弟们为了整我,将一条狗绑在假山洞口,挡住我的去路,而哪只狗虽然咬不到我,却能抓到我,我的那些兄弟以我的害怕为乐,眼睁睁的看着我被狗抓伤,害怕无助的样子。”

    景昶佑闭了闭眼睛,掠去那抹嘲讽:“从那天后,我每次见到狗,都吓得发抖,可是皇爷爷告诉我,说害怕什么就越要克服什么,因为你留下把柄,别人就利用它至你于死地,所以皇爷爷后来就在我的院子里放了一条狗,让我日日夜夜面对,让我客服那种害怕,直到后来我喜欢上了狗这种忠实的动物。”

    甄晴不语,静静地听着,她甚至能理解景昶佑的那种害怕和无助。

    景昶佑看着甄晴,认真的说:“所以,我慢慢从害怕变成喜欢,甚至把那条培养成忠犬,我与说这么多,不是诉苦,而是让你从那阴影里走出来,因为那不是你的错,你只有面对,从而淡忘,而不是逃避的遗忘……”

    甄晴怔怔看着景昶佑,他挖出痛心之事,就是为了让她走出痛苦,解开心结?他看出她有心事吗?

    “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景昶佑心疼的看着甄晴。

    “你的手怎么了?”甄晴这才发现景昶佑的手血迹斑斑。

    “没事!”

    “我去找药箱!”甄晴下去找来药箱,替景昶佑重新包扎了一下。

    牛咪今日不知去了哪里,回来到现在一直没见人影。

    “你不去上班吗?”甄晴看景昶佑端了一碗面来,强撑着吃了几口。

    “不去……”他不放心甄晴,他只想寸步不离的守着甄晴。

    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到现在都没有消失。

    “可是……”

    “你睡吧!今夜我就守着你!”景昶佑打断欲开口的甄晴,在他心里,任何事都没有甄晴重要。

    景昶佑看着睡着的甄晴,附身落下一个轻轻的吻,眸子异常温柔,今日幸好韩城快了一步,不然他不敢想象后果。

    也许是有景昶佑在身边,甄晴睡的很踏实。

    这一夜,有人安,有人不安。

    帝豪门口,萧炎接到景昶佑不来的电话,便打算回去。

    “喂,你去哪里?”牛咪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回家!”

    “这么早回去干嘛?走,陪姐喝酒走!”牛咪看样子心情不太好。

    说着,便拽着萧炎走。

    “喂,你不上班了吗?”萧炎急道。

    “不上了,喝酒去……”

    萧炎看着牛咪一杯一杯的灌酒,有些看不下去了:“你怎么了?”

    “没事!”牛咪眼里闪烁着泪花,不知是谁告诉她家人,她是个陪酒小姐,她父母打电话把她痛骂了一顿,让她回去找个人嫁了,不要再在外面给他们丢人现眼。

    “好了,少喝点吧!”萧炎夺掉酒杯,喝醉了又得麻烦他。

    牛咪用手撑着脸,扑朔迷离的看着萧炎,讽刺道:“我妈让我找个人嫁了,你说我应该找个什么样的?”

    “就你,能嫁出去就不错了,还想要什么样的!”萧炎想也不想的说。

    “你说什么?”牛咪一听,双眼溢出泪花。

    “没…没什么……”

    “哇……”牛咪放声大哭,这么多年,她虽不是好女人,但也洁身自好,除了杰克,她就交了两个男朋友而已。

    她这么努力的赚钱,为什么那些人都不能理解她,她有什么错。

    “额,你哭什么,我有没有骂你……”萧炎一副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

    “你是不是也看不起陪酒女?”

    “没有……”

    “真的?”

    “嗯……”

    “那你娶我好了……”

    “……”萧炎气结,这女人不会嫁不出去,就赖上他了吧!

    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只好陪牛咪喝酒,一杯接一杯,最后两人都喝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