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都市言情 > 大降头师 > 第442章 两个凶手
    首先入耳的是一阵脚步声,然后是开门声,有人进了化妆间,但我并没有看到门被打开,看来是怨念气场这个“录音机”在播放当时的声音了!

    黄伟民使劲往我身上靠,还紧紧抓着我的手,搞的像个女人似的,让我很反感,又不好推开他只能由着他了,本来我没那么紧张,现在被黄伟民这么一弄连我都有些心慌了。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甚至都能听出这人走到了房间的哪个地方,虽然影像并不存在,但我的脑海里自动勾勒出了影像。

    通过脚步声可以听出来,这人似乎在查看房间里的装修,时而脚步声从左边传来,时而又从右边,还时不时传出敲隔板和镜子的声音。

    这时候说话声传来了,是个男人自言自语的声音,他用泰语爆粗口,骂装修的是什么玩意,粗制滥造,连化妆镜上都没装上灯之类的,跟着又将万守义给骂了一顿,说什么早知道他做事这么不靠谱当初就不该跟他合作。

    看来这个男人就是死者颂帕了!

    颂帕正自言自语骂的起劲,这时候门又传出了“嘎吱”的动静,颂帕可能以为万守义来了,赶紧收了声不骂了,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不是了,发出了疑惑的质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秀场里?把口罩摘下来。”

    对方并没有答话。

    很快我就听到了颂帕惊慌的动静:“你想干什么,别过来,别、有话好说,额~~~。”

    颂帕毫无征兆的闷哼了声,跟着就是椅子摔倒,以及刀扎进身体的动静,让人毛骨悚然。

    凶手捅了大概有七八刀后颂帕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好像死了,不多一会门又传出“嘎吱”的声音,对方淡定的离开了,整个过程凶手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甚至都听不到他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就像个幽灵似的。

    声音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我都没回过味来。

    “这就完了?”黄伟民诧异的问。

    龙婆披点点头说:“完了,凶手当时的戾气很强把死者怨念都给压制住了,只读到了这些片段。”

    我皱眉道:“这凶手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凶手知道颂帕那天会到秀场来视察,早早就藏在了秀场里,脚步没有声音应该是穿了那些软底鞋,刚才颂帕还让对方摘口罩,说明这人掩饰了自己的特征,让颂帕认不出他是谁,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

    黄伟民点点头同意了我的看法。

    我补充说:“凶手既然下了这么狠的手,就知道颂帕必死无疑,而死人是没法把他的特征说出去的,但凶手还是进行了掩饰,说明两人很可能是认识的,凶手怕颂帕第一眼认出他会进行反抗,杀他就困难了,所以进行掩饰让颂帕产生疑惑,人有疑惑思维就会迟滞,然后凶手利用颂帕这短时间的迟滞,出其不意杀了他,这符合熟人作案的特点。”

    黄伟民赞叹道:“阿辉,可以啊,居然还听出了这些东西,你还当什么牌商,不当警察真是糟蹋了这智商啊。”

    我说:“这并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只要细心点很容易分析出来。”

    黄伟民问:“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说:“去找颂帕的尸体,让龙婆披在感应下,除此之外我建议从颂帕的背景和人际关系入手调查,看看他平时都跟什么人来往,以及跟什么人有仇。”

    黄伟民很同意我的建议,于是我们打算离开了,不过在离开前我忽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细节让我觉得很奇怪,只见地上还有一条不怎么显眼的黑色血迹,这血迹像是拖把擦地留下的痕迹,我蹲下来看了看,才意识到这是人贴在地面爬行造成的,看着跟拖把擦地留下的痕迹很像。

    黄伟民和龙婆披在商量怎么找颂帕的尸体。

    两人商量好后黄伟见我蹲在地上,催促道:“走啦还看什么看,时间不早了,龙婆披说现在太晚了,找尸体感应的事还是明天晚上在做,我们还要找俞兰打听,也只能明天在干了,龙婆披说庙里就他一个人,什么都要靠他,不能没有人,所以必须回暖武里,我们把他送回去在回罗勇都要半夜了。”

    “其他的都不急了,你来看,我发现了一些东西。”我说。

    黄伟民只好蹲了下来,问:“发现什么了?”

    我说:“这地上爬行留下的血迹......。”

    黄伟民没觉得有什么,问:“你别跟我打哑谜了,直接说。”

    我说:“刚才从龙婆披作法后听到的声音来看,颂帕是直接倒下,并没有爬行的动静,为什么这里会留下爬行后的血迹?等等......俞兰是不是说过颂帕中了五十多刀?!”

    “是啊,怎么了?”黄伟民不耐烦道。

    “可刚才我们听到的声音里,好像并没有捅这么多刀,也就七八刀的样子。”我说。

    黄伟民的表情呆住了,愣道:“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捅五十多刀要不少时间,可刚才凶手好像捅了几刀就走了,并没有捅那么多刀啊,嘿,这是怎么回事,奇怪了。”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缓缓站起沉声道:“刚才我们只听到颂帕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本能的以为他死了,或许凶手也以为他死了,但事实上我们无法从这声音里判断他到底死没死,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颂帕当时并没有死,他吃力的爬出去想呼救,所以留下了这道爬行痕迹,这时候又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才是真正跟颂帕有深仇大恨的,他见颂帕变成这样,索性顺水推舟,补了四十多刀,这才有了五十多刀的伤口,然后他把颂帕顺着痕迹拖回了原位,把罪名嫁祸给第一个凶手,顺手把凶器扔在了厕所里,这才溜之大吉,神不知鬼不觉,直到万守义出现当了替死鬼,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地上的痕迹和怨念录音机声音中的疑点,这案子有两个凶手!”

    黄伟民已经懵了,直挠头说:“妈的,太复杂了,我头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