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彼岸青藤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品鉴
    第九天清晨,五位决赛选手经过数日苦战,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画作被运往亚特兰蒂斯酒店,他们被要求不能参加评选过程,在当天晚上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才能返回棕榈岛。

    终于可以放松休息一下,羽悠才出门准备去地下一层的游泳池,就看到电梯对面的房间里走出两三名护士,她们推着一张医院的移动病床朝电梯走来。

    羽悠忙闪到一旁,帮他们按住电梯下行按钮,护士们推着躺在病床上詹姆斯走了进电梯,原本宽敞的电梯立时被塞得满满当当。

    羽悠没有挤进去凑热闹,只在金色镜面门关闭的时候,看到詹姆斯双目紧闭,唇白如纸,面庞清瘦得几乎只剩一层皮,她很难想象,这八天他经历了什么。

    决赛作品被运到酒店之后,就被直接送上了位于主楼的那幅画我看了,说是象征主义又缺乏具体意向,说是印象派,又夹杂了古典主义的风格,看得出画家的作画手法娴熟,不过,构思上不得不说是败笔。”一位衣着讲究,手上戴了颗鸽子蛋蓝宝石的男收藏家的观点显然和那位年长的女画家针锋相对。

    鸽子蛋收藏家又接着补充道:““若说是收藏欣赏,我倒是宁愿在客厅里挂上那幅《阿拉伯少女》。”

    一位气质阴柔,奶油色面庞的中年男画家,优雅地拢了一下脑后的长发,马上表示赞同:“那幅《阿拉伯少女》的确是近几年各类绘画比赛中难得一见的杰作,构图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豪华的筵席、华丽的服装、烟盒、酒杯、带羽饰的帽子都增添了欢愉的冲击力,舞动的阿拉伯少女既有天真烂漫的孩子气,又显出女性的娇态。”

    一位地中海头的秃顶画家马上出来反驳:“比较而言,那幅《阿拉伯少女》还是稍欠些功力。《悬崖灯塔》才是真正将巴洛克风的古典主义格运用到了极致,特别是光的运用具有独到之处……”

    另一位老者站起来发表不同观点道:“还是那幅《幻想中的宫殿》更为精妙,这位画家的薄涂的手法已经达到教科书水平,色彩衔接上充满了空气感,使得整个宫殿看起来就像是透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