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悍夜行 > 73 验证
    咖啡凉了,席欢却忘记了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外面飘起了鹅毛大雪。缤纷的白雪,犹如梦境的窗帘,给这世界添加了一丝迷离的诱惑。喧嚣的城市,在顷刻间肃静而萧条。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席欢出奇的冷静,像一个临危不乱的智者,嘴角带着一丝神秘莫测的微笑,“你想多了,我是不会变身的。”

    江东流面无表情的看着席欢,良久,忽然叹气。“你还是老样子。”

    “什么?”

    “特别慌乱的时候,反而会表现的特别镇静。”

    席欢不屑的发出一声“嘁”声,大咧咧的把腿翘在沙发的扶手上。“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慌乱?呵呵……”

    江东流挑了一下眉头,“把腿放下来,太不文明了。”

    席欢没有搭理他,继续道,“蠕虫病毒有那么多种,应该不只有十种。你又知道我是中了A10?”

    江东流笑了笑,道,“反正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据可靠消息,大约二十年前感染A10的男性,已经有人开始变身。或许是因为蠕虫病毒的强弱,也可能是因为个人体质的不同,这些人,并没有一起变身,但变身么,估计是早晚的事情。你……”

    “跟我没关系。”席欢语速极快的说道。

    “嗯,我是想说……”

    “别说废话了,咖啡都凉了。”席欢端起咖啡,一饮而尽,之后又毫无素质的点上了一支烟,一支烟过半,注意到江东流沉默着看着自己,席欢苦笑,“行行行,你说你说。”

    江东流笑一声,道,“也没什么可说的,我就是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另外……你确定要结婚吗?”

    席欢一怔,“什么意思?”

    “我记得你说正月十五要结婚的。”江东流算了一下日子,“我建议,你最好将婚期拖延一年。”注意到席欢神情微变,江东流加快语速,“至少,也该对那个想要对你托付终身的女人负责!”

    席欢张了张嘴,把想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良久,又道,“即便是变身了,也……也没什么吧?现在这世道,百合什么的,挺……咳咳……”席欢的声音越来越低,转头看向外面的雪。

    雪越下越大,转眼间已经覆盖了整个世界。

    白茫茫一片。

    “在没有出现状况之前,是不是不该这么悲观?”席欢轻声说道,“一切皆有可能,或许……我中的蠕虫病毒,并不是A10。”

    “这个……其实我倒希望是A10。”江东流说道。

    席欢很意外,转脸看着江东流。

    “变成女人……未必是件坏事。”

    席欢眯着眼睛,语气冰冷,道,“你有什么企图?”

    “我能有什么企图。”江东流气道,“你想多了,作为一个知名职业选手,想要我睡得女人,从这里能排到中环了。我至于饥不择食的对你有想法吗?”

    “这个也不好说。”席欢撇嘴,“也许你想体验一下另类的感觉。”

    江东流哭笑不得,“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是耐人寻味啊。”

    “呵呵……开玩笑呢。”

    江东流笑了一声,道,“变成女人,或许比别的意外更好一些。A10如果只是变身,也没什么大不了。如果你感染的不适A10,那……就说明极有可能还有别的潜在的副作用。所以我说,我希望是A10。”

    席欢明白江东流的意思,讪讪一笑,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你刚才说……在游戏里注射k78会变身的男性,肯定已经感染了A10?”

    “这只是我的猜测。”江东流道,“具体么……还不是很清楚。”

    席欢沉吟片刻,道,“那你说……如果我在游戏里注射K78之后,没有变身,那是不是说明我没有感染A10?”

    “也许吧。”江东流道,“怎么?你想试试?”

    “有这个想法。”席欢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来,“不是我等不及要变身,只是……我觉得吧,与其心情忐忑的等待结果,倒不如拿K78验证一下。”

    江东流想了想,道,“也对。验证一下,如果没有变身,你就不用担心……嗯,至少不用担心会变成女人了。如果变身了……那你就……就习惯一下裙子、高跟鞋。”说到这里,江东流忍不住笑了。不在意席欢阴沉的脸,捏着下巴,打量着席欢,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声更甚。

    席欢抽着嘴角,丢了烟头,起身往外走。

    “唉?去哪?”

    “看到你就想吐。”

    江东流追了上来,“莫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太健康的画面,所以觉得想吐?”

    席欢拧着眉头,张了张嘴,忽然笑了。“我记得,咱们俩一样大,对吧?”

    “嗯,上学的时候比过。”

    “嗐,我是说年纪。”

    “哦。怎么?”

    “难道你就不担心?也许……你也感染了A10,只是还不自知罢了。”席欢笑着,看到江东流呆滞的表情,席欢很满意。“另外……其实我觉得我感染A10的概率,可能比你还低。你知道原因吗?”

    “什么?”

    “我大概查过,在游戏里,70%的和我们年纪相仿的男人,在注射K78之后,都变身了。所以,我有理由相信,A10的感染率极高。你认同吗?”

    “呃……认同。”两人说着,已经下楼,踩着刚刚落下的积雪,朝着停车场走去。

    席欢又道,“我会影袭。影袭是怎么回事,你很清楚。”

    江东流凝眉不语。他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情,一点就透。

    席欢继续说道,“感染A10的很多,当年注射了和我一样的药剂的同龄人,未必很多,但绝对不会只有我一个。但最终,只有我活了下来。所以,我认为,我感染的,可能真的不是A10。”

    江东流呼出一口气,点头道,“很有道理啊。”

    两人一路上沉默下来,一直到钻进车里。江东流发动车子,转脸看席欢,“那你……还要尝试一下K78不?”

    席欢想了想,道,“试试吧,吃个定心丸也好。”

    江东流应了一声,道,“那……去我家吧。”

    “好。”

    ……

    白青枫到底还是没有换上姐姐白悠悠送给自己的裙子。

    现在还没有变身,就这么穿上女装……想起上次因为帮席欢那个混蛋收拾“沈万三”而穿上女装的事情,白青枫就浑身不自在。

    又想起席欢前些天一大早跑过来的事情,白青枫微微蹙眉。

    那小子,忒不是东西!

    怎么说也是多年的好友,自己的人生眼看着就要发生重大改变了,他这个混蛋,竟然连着几天都不联系。

    就不能多多少少的关心一下?哪怕只是敷衍了事也好啊。

    白青枫心里窝着火。

    拿起手机,翻到了席欢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

    “哪呢?”

    “跟一个朋友在一起,有事儿?”席欢问。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起前两天你一大早跑过来,好像有点儿不正常。作为好朋友,表示一下关心。”白青枫阴阳怪气的说道,“不像某些人,明知道好朋友遭遇不测,连个表示都没有。”

    “嘿,这怨妇一般的语气,还真是……”

    白青枫觉得“怨妇”这个词儿太过刺耳,啐一口,直接挂了电话。把手机丢在一边,转脸看看外面白茫茫的世界,白青枫伸了个懒腰,起身进了卫生间。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十多分钟后,白青枫裹着一条浴巾,站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青枫无力的吐出了一口气。

    前些天倒是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自己竟然更加……漂亮了。

    犹豫了一下,白青枫还是扯掉了浴巾。

    看着镜子里的熟悉又陌生的身体,白青枫轻声自语:“也许,真的该面对现实了。”说着,白青枫忽然眉头微蹙,之后额头开始渗出冷汗来。

    胸口胀痛的厉害,浑身上下的细胞,犹如撕裂了一般。

    白青枫脸色苍白。

    他忽然想起当初在游戏里被姐姐白悠悠注射了K78之后,就是现在这种状况……

    ……

    现实,有时候更加如梦似幻。

    守在江东流的住处外,缩在车里躲避风雪的凌薇,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

    手机铃声响了许久,都没能吵醒她。

    车窗外,冬叶戴着棉帽和口罩,双目阴冷,瞪着车窗里呼呼大睡的凌薇,气的浑身颤栗。

    作为一个超级战士,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竟然睡着了,实在是有些过分。

    冬叶愤怒的敲了敲车窗,凌薇依然没有醒来。

    她的脸红扑扑的,时不时的还张张嘴巴,伸伸舌头,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

    冬叶又狠狠的敲了敲车窗玻璃,恨不得把玻璃敲碎,凌薇却依然没有醒来。

    拧了拧眉头,冬叶意识到似乎有些不正常。

    不管凌薇有多困,也绝对不至于睡得这么深沉。

    四下里看了看,冬叶绕到副驾驶这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精致的小刀。刀极为锋利,轻易的在车窗玻璃上划出了一个口子,打开车门锁,冬叶钻进了车里。看一眼依旧熟睡的凌薇,冬叶抬手拍了拍凌薇的脸。凌薇依然毫无反应。冬叶挑了一下眉头,猛然注意到,凌薇的一只手,竟然伸进了裤子里……

    这……

    不正常!

    冬叶正打算赶紧联系上峰,却又忽然一怔。

    她想起了自己之前的异常。

    是因为K78?

    ……

    大雪纷飞,冬意盎然。

    一条乡间的小路上,JK一手捂着小腹,艰难前行。前面不远处,停着一辆车。

    好不容易走到车边,拉开车门,钻进车里,JK呼出了一口气,之后掀开一直捂着的手,露出了一片血色。

    解开衣服,可以看到小腹的一侧,有三条明显的抓痕。

    血已经不怎么流了,伤口正在缓慢的愈合。

    JK联系了《钢铁意志》的队长。“确定是澳洲大陆生物,一个女子,很漂亮,具体特性不了解,但是……她的抓痕,竟然可以妨碍我的自愈能力。”说着,又活动了一下手指,凝眉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应该是可以妨碍所有药剂的能力。”

    “你的目标是席欢,不是那未知生物!”

    “可是……”JK讪笑,“知道了。”

    ……

    京都。

    《风行大厦》。

    一间隔离室里,《风行天下》的超级战士,昵称关羽的男子,正在接受问询。

    单向透视玻璃外,一个身材微胖,头发花白的男子,目光灼灼的盯着隔离室里的关羽。他的身边,一个与他年纪相仿,身穿军装的男子,问道,“他的话……可信吗?”

    “自家的超级战士,还信不过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军装男子道,“他的精神状况不太好,或许……”

    “我相信他的描述。如果……如果澳洲大陆真的有那么多变异生物……我们应该早作准备了。通知教授,药剂量产的进度,要加快了。另外,通知冬叶和凌薇,加强对席欢的安保。”说着,他叹一口气,“希望……希望那个席欢,是友非敌。”

    ……

    末日战场。

    太阳城副本中。

    这里,非小队成员,任何人都进不来同一个位面。

    江东流抱着胳膊,看着面前的破军,微微笑着。

    破军手里拿着一管试剂,好几次想要注射进体内,好几次又没有下得去手。

    “嘿,你倒是快点儿啊。”江东流催促道。

    破军咧咧嘴,道,“我觉得吧……这个办法……可能不太靠谱。”

    “怎么?”

    “我在想,也许……也许即便是感染了A10,也未必必然会变身。可能就是因为K78,激活了A10,所以才会导致变身。所以,就算我真的感染了A10,只要不注射K78,就不会变身。”

    江东流呆呆的看着破军,片刻,苦笑道,“怕就承认,找什么借口?你觉得你的说法站得住脚吗?游戏里注射K78,会影响现实?开什么玩笑。”看了看时间,江东流道,“快点儿,你要是不打算验证,我要下线了,工作室里忙着呢。你要是下不去手,我来帮你。”

    破军拧着眉头,看看手中的试剂,深吸了一口气。“得,我要对自己有信心!”说罢,一发狠,直接将试剂的针头,插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眼看着试剂进入体内,破军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江东流也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的盯着破军。片刻,问,“有没有什么感觉?”

    破军抬眼看看江东流,“你这一脸期待的表情,是不是太过分了?”

    “呃……我是在期待你平安无事。”

    “是吗?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小子,肯定……”破军说着,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江东流下意识的上前一步,盯着席欢,问,“是要变?还是要死?”

    自从K78问世以来,所有注射者,只会发生两种情况:变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