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重生燃情年代 > 第332章 三个问题
    许树标的办公室是梁一飞迄今为止,见过的最豪华的办公室,没有之一。

    迄今为止,是指上辈子,加上这辈子,所有的经商和生活经历。

    豪华,也不是指装修,当然,装修的确非常上档次,金碧辉煌,但如果仅仅是装修,并不至于让梁一飞感到震撼,毕竟岚韵湖的装修自从周宇宙时代起,走得就是奢靡高档路线,装修材料和风格并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是办公室里的摆设。

    就像电影里超级大老板的办公室一样,许树标的办公室里,放着数只大型动物的标本,其中最惹眼的,是一头站立起来张牙舞爪似乎随时可能扑过来的大黑熊,比梁一飞的还要高出半个头;

    除了动物,办公室里还有众多的古玩和字画,真假梁一飞没有这个眼光去判断,但是既然像许树标这个层级的人,可以把它们放在办公室,想必不会用假的来充数,招致和他同样层级或者懂行的人笑话。

    另外,许树标的桌子,正好对笔直的对着办公室对面,大约20米开外的房间墙壁前的一座和真人等身大小的白玉大佛,佛祖双目微合,一手指天,一手拈花,嘴角上翘露出一抹浅笑。

    佛像正对许树标,似乎两边是平等的,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拜谁。

    整个办公室是长方形,短边两头是佛像和许树标的办公桌,一面是标本和各种陈设,另外一正面长方形的墙壁,都是帘子。

    许树标坐下后,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对着窗帘按下了按钮。

    一阵细不可闻的轻响,窗帘缓缓向两边分开,明亮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原来整面墙都已经打掉了,做成了超级大的落地玻璃窗。

    梁一飞一时间没太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阳光,微微眯了眯眼睛。

    “我喜欢阳光,医生也说,我这个年纪的老人,应该多接触阳光,可以延缓衰老,事实证明是有效的。”许树标冲谢逸飞点点头,笑说;“过年期间我见到谢先生,他还是那么的健康。”

    “多谢您的关心,我伯父一向也很讲究养生。”

    许树标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收敛去了,看向梁一飞,盯着他打量了两三秒钟,说:“你很年轻,出乎我的意料。”

    对梁一飞的语气,就没有刚才和谢逸飞讲话时那么客气了,不过,刚才他对谢逸飞客气,也不是冲着谢逸飞的面子,而是问候谢家的谢老先生。

    梁一飞稍稍沉吟,嘴巴一动,正要说话,许树标似乎没有太多的兴趣听他进行自我介绍,直接说;“梁老板,我非常的忙,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简单直接的回答我几个问题。”

    “您请说。”梁一飞道。

    “第一,你这么年轻,有什么把握在大陆能站得住脚,包括让红牛过审,确保经营中不会遇到各种麻烦?或者说,你到底有什么背景,让我相信你有能力在大陆吃得开?”

    顿了顿,说:“你不需要告诉我你多么有能力,多么有头脑,勤奋什么的,我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但绝大多数这样的人,最后依旧只是平庸的人。我问的是,你的背景。”

    谢逸飞也转过头看着梁一飞,饶有兴趣。

    这个问题是梁一飞根本没有想到过对方会问的,但是不得不说,这个问题很关键。

    如果爸爸是上帝,那么地球上所有的企业家都愿意和自己合作,如果是国王,那么这个王国里一切生意自然都可以轻松获利;如果爸爸是高官,那么在整个省显然可以平趟……

    如果爸爸是梁义诚,那么最多只能让人相信,梁一飞在罐头厂宣传科可以免费蹭吃蹭喝蹭电风扇。

    爸爸是谁,最简单的决定了,在多大的范围内可以罩得住,最直接的证明了这个人的能量有多大。

    谢逸飞也想知道,梁一飞能在国内短时间内崛起,到底有没有后台,凭的是什么。

    他是已经基本决定,将来尝试着和梁一飞合作做一些事。

    这个问题,连南江省很多老板同样想知道,但同样没有答案。

    梁一飞又沉默了一下,没有立刻说话。

    谢逸飞,和许树标都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谢逸飞虽然很想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是他更知道,这个问题非常不好回答,无论给出怎么样的答案,都会给人负面的印象。

    如果说有背景一口道出,固然能让许树标放心合作,但是,和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第一次见面,为了拿下项目,就交出了自己的老底,这显然是不成熟的表现,要么过于张狂,要么就过于懦弱。

    如果使用话术,不明说,绕来绕去,试图用言语的技巧来过关,那同样不行,雄辩和口才,对同龄人,同等层次的人是有用的,可当许树标无论是年纪阅历还是财力都要完全碾压梁一飞的情况下,如果梁一飞巧舌如簧,那在许树标眼里,只会是觉得这是个耍小聪明的小孩子。

    就在谢逸飞猜测梁一飞会怎么回答的时候,梁一飞已经开口了,淡淡一笑,说:“我没有任何背景,监狱释放之后,白手起家,靠的是国家政策好。”

    谢逸飞一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想到了几种可能,唯独没想到梁一飞会这么说。

    无论是张狂,还是巧舌如簧,至少说明是有背景,或者是有些机灵劲的,许树标既然第一个问题就问背景,自然是把背景看得极重。

    他们这些华侨很清楚,在内地做生意,背景的重要性,超过一切。

    梁一飞这样回答,岂不是立刻就把自己陷于了最不利的境地?

    谢逸飞暗想,你好歹认识那么多人,随便说几个,哪怕扯虎皮做大旗呢,难道许树标还真的会去大陆问某某省领导,某某高管,是不是梁一飞的后台?

    谢逸飞抬头偷瞄着许树标的脸色,心里嘀咕,这下弄不好要完!

    许树标依旧是面无表情,略微有些严肃,听完了梁一飞的回答,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微微点头,说:“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个人能力的确是比较强的。”

    “额?”梁一飞还没出声,谢逸飞先忍不住发出了一点儿不太和谐的动静。

    这……这什么操作?

    什么思路?

    梁一飞微笑着点点头,说:“背景是最重要的一点,但未必是最能长久的一点,我没有背景,那就只能依靠能力了,总算还有个长处。”

    “那你的能力,能为我带来什么呢?”许树标说:“第二个问题,你告诉我,如果给你大陆的代理权,你一年能为我带来多少回报?”

    说着,和刚才的风格一模一样,顿了顿,补充说:“我不需要听你对大陆市场的分析,我只要你给我一个具体的数字。”

    这个问题就真没法回答了,连梁一飞也没法回答。

    谁能准确的说出具体数字?

    说多了,自己太吃亏,到时候赚不到,难道自己贴钱?说少了,言而无信,用一个小数字想必也难以打动对方。

    “许先生,我没有办法给你具体的数字,我们只能在合同上,进行约定,越好盈利的分配比例,双方各自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梁一飞说。

    梁一飞说的合情合理,不料许树标却十分坚持道:“你说的是我同意给你代理之后的工作,现在我只想听你告诉我一个具体的数字。”

    梁一飞心里略微估算了一下,说:“第一年我实在没办法给你数字,因为我要投入,很可能是亏本或者持平,第二年在起步阶段,几百万上千万肯定没问题,但这个数字您不在乎,我也不在乎;第三年上升期,会有分红,但很难过亿,因为这个阶段我需要投入更多来打开市场,如果一定要我给出具体数字,我只能讲,从第三年以后,每年的您的分红,每年不会少于一个亿人民币,五年以后,每年不少于三个亿。这是最保守的估计。”

    红牛国内销售额突破三百亿,是20年之后的事情,梁一飞给出五年就可以分红三个亿,那就意味着,五年之后,他至少要把红牛在国内的销售额,做到30个亿朝上,才有可能在利润中拿出三个亿进行分红,确保自己也有大额收入,比做保健品更加划算。

    在先知者眼里,这个数字其实不算难,但如果放在当前大环境下看起来,五年后销售额达到30个亿,这是一份十分漂亮和激进的计划方案,足以打动人。

    因为谁也不知道,未来几年,中国经济会像坐火箭一样上升,同样,无论是谁来代理红牛,都无法保证,一定能把这款产品在大陆做起来,做到年产值30亿这样的顶级。

    这几乎可以和当前的健力宝相提并论,同一层次了。

    能给出许树标这样的答复,哪怕最最苛刻的眼光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十分的圆满。

    谢逸飞再一次去看许树标的神情。

    许树标还是之前的表情,只不过不像刚才听完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后,立刻抛出第二个问题。

    这一次,他沉吟了大约十几秒,然后抬头问出了第三个问题:“你怎么确保你的承诺可以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