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照着妻侄生个孩子
    朱小四终于脸红了那么一下下,不过这次是被长顺给看红的。

    朱小四没搭理李红旗,对着三孩子“嫂子还要在外面呆一天呢,明天才回来呢,晚上你们想吃什么,姑给你们做。”

    长顺听说妈妈不回来,吃什么都不太香的“小姑不用忙吗。”

    朱小四给长顺夹菜,哄着说道“做饭的时间还是有的。”

    只要大侄子不在盯着自己碗里李红旗给夹的菜看,朱小四都不介意跟大侄子聊任何问题的。

    长顺“那样的话,还是去花儿姨那边吧,有姨夫在呢,就不用麻烦叔叔了。”

    好吧,人家防范意识强着呢,别看没看出来大人之间的门道,可人家警觉性高呀,就那么一筷子的菜,就让长顺感觉到危险了。

    李红旗瞧瞧刚搭上关系的妻侄“不错呀,挺有意思的,不相信叔叔呀。”

    话说自己才拐了人家的姑娘,确实没有什么可信度,孩子防范的还是很对的。

    长顺“没有,叔叔那么忙,哪有时间陪着我们,对吧。”

    然后低头继续吃东西,半点都不给李红旗套近乎,想要表现的机会。这孩子也太精明了。

    李红旗咽口吐沫,别说人家兄嫂了,连侄子这关好像他都有点难以攻克呢。

    之后李红旗在怎么想要哄长顺,那都没成功过。就是长宝那边想要说两句,都让妻侄给打住了。

    李红旗想,以后他同小四的孩子,肯定也这样。想到这里心都火热火热的。生孩子就得照着妻侄的样板生。

    结账的时候,朱小四带着三孩子边上看着李红旗热闹。

    还好,李红旗的钱包虽然瘪了,可付账的时候好歹没丢人,够用了。

    朱小四带笑不笑的看着李红旗的空钱包。

    李红旗脸皮厚,没觉得丢人“好了走吧,就说了一顿饭我还是管的起的,你这么幸灾乐祸,我都怀疑你到底因为什么跟我领证。”

    当然了知道大侄子太精明,李红旗说到‘领证’两字的时候,声量自动放小了,跟做贼的一样。

    过后自己又继续唾弃自己,怎么还真的把自己当偷人大姑娘的贼人了。

    朱小四意味深长的看着李红旗“你觉得我为什么跟你领证。”

    李红旗这才想起来,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还真就没听到过这丫头说喜欢自己呢。

    越想这事越不对劲呀。好像前阵子这姑娘还特别的防备自己呢,怎么说领证就领证了呢,李红旗觉得自己色令智昏,脑子不够用了。

    怎么这么浅显的事情都忘记问了呢。

    不过人家好歹是成年人,要面子,很是笃定的说道“肯定是喜欢我呀。”

    好吧还要加上一条脸皮够厚,够不要脸。知道怎么给自己脸上贴金。

    朱小四抿抿嘴“咳咳,就当是吧。”

    学校门口,看着三孩子进学校了,李红旗才黑脸“难道不是?”

    朱小四回答的那个不上心呀,不经意呀“应该是的吧。”

    所以自己脑子抽了,才觉得小姑娘好,就说要试试的吗,应该先相处看看的,你看看这说话就把人给气的血压狂飙的节奏。

    两人走到没人的地方,李红旗撑不住了“小四呀,虽然我这人真的挺不错的,可我真没看出来你瞧上我哪了。咳咳,咱们都是已婚夫妻关系了,需要互相了解,你看,咱们就从这个介绍介绍开始好不好。”

    朱小四可有可无“好呀。”

    李红旗有一抹不自在,正经的介绍自己“咳咳,我吧,人正直,脾气好,感情生活空白。”

    朱小四挑眉扫了李红旗两眼,叶正经八本的说道“虽然你说的不是实话,不过我不能跟你这样信口开河,糊弄结婚证上的另一半,我们乡下人都厚道。”

    李红旗面红耳赤“我怎么说的不是实话了。朱小四同志,你可不能信口开河语言攻击呀。”

    朱小四语调不快不慢的开口“正直的人,能去人家拐骗小姑娘领证吗?你这脾气能算好吗?还没说话呢,就开始给我按罪名了。最重要的是,你暗恋,明恋,田蜜姐多少年,满省城有不知道的吗,你竟然说你感情生活空白,你好意思开口吗?你这么不诚实的人,还好意思说正直。”

    李红旗要恼羞了,这小媳妇什么都敢说呢,不知道给人留面子“你,你,你别乱说啊,我那就是年少轻狂,无知,根本就不是什么感情经历。”

    朱小四冷眼扫过去,李红旗就蔫了“真不是感情经历,顶多算是单恋。就像咱们看电影喜欢电影明星一样,对就是这样的,你也有喜欢的电影明星吧。”

    朱小四撇撇嘴,这话田蜜姐听了,不知道会不会挠他两把,扭头“没有。”

    李红旗“怎么可能呢,你在学校里面总要有比较看得上眼的同学吧。肯定有的吧。”

    朱小四就甩过去几个字“你想让我有?还是没有。”

    对呀,为了自己的清白,非得让领了证的媳妇说出来一个心仪的暗恋的同学,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李红旗都觉得自己有病,你说媳妇说有他高兴,还是说没有他高兴。

    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好吧,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我要是心里没点事,你才该闹心呢。那是有毛病。”

    朱小四不阴不阳的来一句,有点不是滋味“哼。”

    李红旗“不是,你这个厚道人有什么要说的呀。”自己就是蠢,干嘛绕着自己说呀,就该换个话题,听媳妇说,他现在属于多说多错的范畴。

    朱小四也不死缠烂打,仿佛根本就不在意这件事情一样,弄得李红旗心里又不太舒服了。

    当然了朱小四要是真的追着刚才的问题不放,他也不见得多快乐,会觉得朱小四年纪小不懂事。

    可太懂事了,就显得自己在这丫头心里好像没有那么重要了,老男人的心,其实挺不好懂的。

    关键是他自己就纠结的不知道是什么。李红旗进入了一个无论如何自己都很郁闷的怪圈。

    盯着朱小四,听着厚道人说什么。估计自己不会太爱听。这丫头有气人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