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单恋
    田大业:“收拾收拾回家。”

    田达:“爸,才来的,歇几天再走。”

    田大业:“过来丢人现眼的吗。”

    田蜜从小到大就没被田大业用这么重的口气说过。

    田大业:“回家,你给我老实的在家里呆着,这想法给我赶紧收拾干净。嫁人的事情可以缓缓。可绝对不可以在惦记鲁明生。”

    田蜜抿嘴没说话。田野心说这要是用鲁明生拖一拖婚姻大事到算是成功了。

    不过看田蜜那莫测的神情,田野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赌气呢。

    田大业进屋去看孙怡,田达气的胸口起伏不平,对着田蜜:“你好好的想想,鲁家,田家,还有孙家,谁丢得起这个人。”

    虽然说这话有点不近人情,不符合当下自由恋爱的发展方向,不过田野得说,田达说的真的挺符合实际的,田蜜同学挑战高度有点大,这三家在省城,谁都丢不起这个人。

    田野对着田达:“三哥,三嫂自己带着长俊呢,你进去帮帮她。”

    田达看看田野,攥着拳头走的,这是亲妹子,他实在是没办法。可真是气死人了。

    田野坐在田蜜边上,田嘉志给这位一鸣惊人的小姨子倒杯水。

    然后去收拾桌子了,这饭谁也没吃好。到现在还没收拾呢。

    田蜜:“你有什么要说我。”

    田野:“没,首先我得肯定你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这满省城的数,鲁舅舅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别看岁数大点,不过人家保持的不错,风度翩翩,儒雅俊逸。”

    田蜜扯扯嘴角,笑容不算成功。

    田野:“不过这个真的挺让人意料之外的,你这对自己要求有点低,对别人要求有点高呀。”

    田蜜:“你在说我不要脸。”

    田野:“这个还算不上,就是觉得大爷,大伯母真的是把你捧在手心上这么多年过来的,不管你看上的是什么人,你在考虑婚事的时候,都应该要考虑一下对你这般的父母。”

    认真的来说,这话不太好听,田蜜:“你说我没心没肺,还是忘恩负义。”

    田野:“大伯母,大爷对你好,我想应该是没有图你回报的,忘恩负义谈不上,顶多也就是没心没肺,咱们能走走心不。换个人吧。”

    对于田野来说,田蜜看上谁是次要的。可在考虑婚事的时候,选这么一个人,真的挺没心的,没想过大伯母的立场吗,那可是对她掏心掏肺的亲妈。

    还有一直把她宠到大的田大业。让他以后怎么面对前后的两个丈母娘家。

    田蜜:“我想找个让我能依靠的人,而这个人,让我有安全感。”

    田野觉得特别操蛋,这还说真的呀。

    田蜜:“有的人生来就不是平凡的,注定走与众不同的路,你们现在或许不接受我,等过些年,我会用我的幸福向你们证明的。”

    田野都呆了,这么多年了,田野以为田蜜的女主情节跟玩笑似的过去了呢,谁知道人家在这憋着呢,这根叛逆期有什么区别。

    为了追求这个不平凡,就非得选一条上吊个半死的路吗,就问你是不是有病。

    田野都怀疑,田蜜挑了这么多年的男主,是不是就是因为,鲁明生身份特殊,够狗血所以看上这人的。

    田蜜:“我找的男人,我自己对我自己负责,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田野:“你要是真的这么觉得,你还用把这话这么喊出来吗?你用喊得这么大声吗?”

    田蜜:“我以为至少你是该理解我的。”

    田野:“你别跟我说自由恋爱什么的,我牙疼。”

    田蜜:“没男人的时候,他们逼着我给自己找一个,我找来了一个哪哪都好的,他们又闹腾的不同意,跟天塌了一样。”

    田野:“你要是觉得这人真哪哪都好,你会憋到现在才漏出来吗?”

    田蜜被田野一句句反问给憋屈的,抿着一张嘴巴不开口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田嘉志坐在田野身边的,桌子都收拾干净了,田嘉志给姐两倒满水:“先喝口水,冷静冷静,我觉得吧,你们这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不知道鲁舅舅是个什么态度。”

    田野看向田蜜,连屋里都静了那么一两下。

    田蜜:“没什么态度。”

    田嘉志:“换句话说,鲁舅舅他本人知道小姨子你这份爱慕吗。”

    田蜜默然了。那就是不知道,田野都跟着松口气:“合着你单恋呀。那就好,那就好。放心吧,鲁舅舅不会看上你的。”

    这年头社会地位多重要呀。真正因为美色昏头的没几个。

    越是人鲁舅舅那个身份地位的人越是爱惜羽毛。再说了,人鲁舅舅那一看就是有脑子的,不会是恋爱恼的。

    田蜜恼怒:“我哪不好。”

    田野实事求是的说道:“对与鲁舅舅来说你出身不好,姓氏不好,脑子也不好。”

    田蜜恼了。不过田大业跟孙怡从屋里出来了:“对对对,大姑爷,跟田野说的都对,我生你的时候,就没给你带脑子呀。”

    田大业:“这事就到此为止,以后谁都不许提。”

    田蜜:“凭什么?”

    田大业:“凭我是你爸。”这就是镇压了。

    田蜜刚要开口反抗,孙怡捂着胸口:“哎呀,我心口疼。”

    田嘉志给大伯母点赞,疼的是时候。

    田大业风风火火的走了,多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呆了,尤其是不想看到彭越还有田嘉志,这相当于是他们田家在外人面前丢人了呀。

    孙怡上车的时候拉着田嘉志:“大姑爷呀,多亏了你脑子好使,以后咱们长通电话,也就你能听大伯母说说话了,这家以后大姑爷你多上点心。”

    田嘉志:“小姨子脑子还是够用的,大伯母你好好劝劝她。没准明天小姨子就把人给忘记了。”

    孙怡:“但愿吧。”

    田达开车送几口人回去的,不放心让这样的妹子开车,另外回家也得跟田丰交代事情。

    他常年不在家,家里都给老四照看着,他是怎么照看家里的,把妹子给照看成这样。

    田达那口气憋着给田丰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