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武断
    田野:“没有吃的了,他们自然就喝了。从今天开始就断奶。”

    田嘉志难得不耍心眼,坚决硬气到底:“我说了不行。”

    田野轻飘飘的就给回了:“你说了不算。”

    田嘉志:“这是小事我当家。”

    田野:“那你就自己喂吧,找个老中医多喝点草药没准你也能下奶呢。”这就很不友好了。

    田嘉志:“真的断奶呀,这也太仓促了,怎么也该准备准备。你说真的呀。”

    田野:“我还要找个三六九的好日子不成。就从今天晚上开始。”

    田嘉志:“那你好歹让孩子吃最后一口呀。”

    田野一言难尽的看着田嘉志:“什么叫最后一口,啊。”

    田嘉志:“不行不行,不能就这么断了,你等我把长宝喊醒了,再吃一顿饱的。”

    孩子睡好好地,你瞎折腾什么呀。田野气的想要捶人。

    田嘉志抱着半睡半醒的闺女塞田野怀里:“给长宝吃饱了。”田野瞪眼。

    田嘉志着急:“我都同意你说给孩子断奶就断奶了,你还不能给孩子吃最后一顿饱的吗。你怎么那么狠心呀。”

    田野无语望天,就看着田嘉志捏着长宝红扑扑的脸蛋:“闺女,闺女醒醒,先吃奶。”

    长宝同学不太给力,吃两口又睡着了。

    田野把孩子递给田嘉志。田嘉志那边替闺女惋惜:“你个傻孩子,怎么不知道珍惜呢。爸可是为了你们尽力了。”

    在田嘉志这边自认对儿女一视同仁的,闺女吃过来开始祸害儿子。

    长顺贴心,喊了就醒了,让吃就吃,田嘉志那边也不太消停:“我就说这小子是个有心眼的,不哼不哈的,便宜都让他占了,咱们闺女除了能咋呼点,一点便宜没占到,你以后在教训孩子的时候,能不能多看看呀。”

    田野:“你这意思,让我教训不哼不哈还能占便宜的。让你闺女继续傻下去。”

    这话怎么那么不中听呀。

    田野:“傻就更的教,不然不长记性。”

    田嘉志算是看出来了,他闺女就是天然黑,怎么都不招待见是吧。

    田嘉志那边看着儿子吃的肚子都圆了,别提心里多不是滋味了:“不然晚上再喂长宝一顿吧。”

    田野:“行呀,你去找老中医开药吧,你随便喂到什么时候。”哼。

    田嘉志老实了。他愿意舍了脸自己喂孩子,可也没听说有这药不是。狠心的女人。

    田野想要给两孩子年前断奶也不是一天了,东西早就准备好了,奶粉,奶瓶,水罐一样都不缺。

    田嘉志也不是没看过书,懂什么是科学喂养孩子,可那不是家属院这边都这样吗。

    家里都不富裕,孩子没什么零嘴,单独给孩子准备东西吃也没有那个条件,一般孩子都吃到两岁多,就当是惯着孩子了。

    相比之下自家孩子可不就有点可怜吗。

    田野不搭理田嘉志,自己睡觉了。

    平时孩子也是一睡一整夜的,偏偏今天就田嘉志折腾,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跟断奶的是他一样。

    田野都没好气了,还能不能好好地睡觉了。

    人田连长今天连抱媳妇都没有心情,就在那边自怨自艾了,这都要陷入小白菜的苦情剧里面出不来了。

    早晨起来的时候,还特意把田野给搅合醒了:“媳妇,真给孩子断奶呀。”

    田野翻白眼,困死了:“你还要找个黄道吉日呀。”田嘉志摸摸鼻子走了。

    田野闭着眼睛告诉田嘉志:“穿炉子跟前那双新鞋。”

    田野亲手做的,胶皮轱辘的鞋底子,面上不知道田野哪弄来的什么东西,摸着冰凉,不过鞋子里面软和暖和。外面那层还隔水。

    一看就知道用心了,这要不是心思都在男人身上,哪能想到这个呀。

    要是田野对两孩子也能这样上心就好了,这么大的孩子断什么奶呀。家里又不是没条件。

    田嘉志穿上媳妇特意做的新鞋子都没能缓和一下替孩子委屈的心情。

    田嘉志满满不放心的走了。

    田野一早起来,给娘三做饭,特别丰盛,就怕孩子吃不饱还惦记着吃奶。

    结果两个没心没肺的,吃的倍儿香,大半天玩的倍儿嗨,根本就没想起来她这个亲妈,反倒把田野给弄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田嘉志中午回来,忧心忡忡的:“孩子闹腾没有。”

    田野冷哼一声,这两东西长那个心就好了:“行了,你都替他们委屈了,他们一点都不委屈。”

    中午两孩子一人一大碗热面条,外带一个荷包蛋。就这饭量,田野估计能顶大半天。

    饿肚子前,估计想不起自己这个亲妈来。

    吃过饭,长顺到是在田野的怀里腻了一会,不过田野拍拍后背哄哄,孩子就睡着了,根本就没什么反应。

    长宝那个没心没肺的,田嘉志摩挲着后背睡着的。

    田野:“你下午没事了,怎么还不走。”

    田嘉志:“家里多大的事呀,我请假了,这两天都是学习,没关系的。”

    田野就不知道家里有什么大事。孩子断奶,算多大事啊?

    算了由着他吧,估计不看着孩子,田嘉志根本就不放心。

    两孩子有睡午觉的习惯,田嘉志在家,田野趁着机会,把家里的炕单子,被罩什么的都给洗了。孩子的尿垫也给洗了。

    有洗衣机在,甩一甩,晒两天就干了。

    田嘉志盯着两孩子睡觉,唉声叹气的。田野都懒得看她。

    等长宝长顺醒了,田野就一人给喂了一大罐子的白开水,两孩子嘻嘻哈哈的跟着田嘉志一块外面玩去了,根本就没有多瞅田野一眼。可真是没法在失落了。

    合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多重要。至少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重要。

    田野自己在家,胸口鼓涨涨的难受,解开衣扣,把奶挤出去才舒服点。

    她这个当妈的比孩子还受罪呢,想到田嘉志的态度,有点委屈呀。

    田嘉志怕孩子看到田野就想吃奶,带着孩子出去足足大半天。

    长宝跟长顺这两天走路扎实多了,能自己十几米的路,家门口的雪扫的干净,田嘉志把孩子放地上了,长宝长顺歪歪斜斜的往院子里面的田野怀里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