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重生家中宝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听声
    朱小四:“田花姐走呀,回头二哥嫌弃你一身的凉气,不让你抱孩子。”

    田花:“且,我能怕他。”

    不过车都跑没影了,她还在外面做什么呀。

    扭头看到孙二癞子还在边上呢。田花哼了一声就进屋了。

    孙二癞子没忍住:“花儿妹子,等等。”

    田花回头怒瞪:“干什么?”

    孙二癞子有点结巴:“不是,我看着花儿妹子从上岗村回来了,我就想问问,村里还好吗。”

    田花口中带刺:“你不会自己回去看呀,别是忘本了吧。”这话可不好听。

    孙二癞子期期艾艾的:“花儿妹子,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呀,招你烦了。”

    田花抿嘴,这就是个心里憋不住事的,自己这么生气,合着这人还不知道她气什么呢。

    田花说话直,没心眼,直愣愣的就开口了:“你是不是喜欢田蜜?”

    孙二癞子心口砰砰的跳,花儿妹子什么意思,怎么关心这个问题,是不是对自己有点什么想法呀。

    孙二癞子想要捂住心口,跳的太厉害了。不该出现的那么点心思,捂都不捂不住了。

    看孙二癞子这个反应,田花脸都气红了:“你竟然真的喜欢田密?”

    孙二癞子盯着田花的眼睛,都不知道自己嘴里说的是什么:“我,我这样的还能喜欢什么呀,好姑娘我也配不上呀。”

    田花横眉怒目的:“咱们上岗村出来的人,配不上谁。”

    孙二癞子声音有点小,底气有点弱,还带着那么点遐思:“配不上咱们上岗村出来的姑娘呀。”

    田花深吸口气:“那倒是。”

    所以孙二癞子愣了,什么意思呀,花儿妹子你明白没有呀。

    田花:“那也不能被省城的姑娘眯花眼,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背叛,懂不懂。我姐对你多好呀,你呢,田蜜三言两语就给忽悠的要去跟人搞工作室了,你这什么人呀。怎么就不想想,她干嘛非得往咱们上岗村的人跟前凑呢。”

    孙二癞子心口瞬间就死机了。所以田花妹妹那就是很单纯的在考虑村集体荣誉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歪心思。尤其是对他孙二癞子一点歪心思没有。

    田花那边恨铁不成钢:“你就不想想她为什么绕着你转,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歪心思呀。”

    孙二癞子口气不太好:“上岗村出来的好姑娘我不敢肖想,那不就只能让别人动歪心思吗。”

    田野出来上个厕所,听了这么个大概,这两人真敢说呀,除了上岗村是不是天下都没有好姑娘了,这要是让省城的姑娘们听见,一人一口盐水活喷死他们两。

    这话要是让田蜜听到估计要气死的。人怎么不是好姑娘了?

    有没有你们这么凭空埋汰人的呀。

    孙二癞子好狗胆呀,也不怕被人挑了四稍打折狗腿。

    上岗村的姑娘不敢高攀才该追着人家田蜜的,光这一句就够田蜜收拾死他的。

    田嘉志抱着长顺半天了,看着田野竟然站在门口不挪窝,不怕招风呀,不惦记孩子呀。

    大步过去抱过长顺,伸手想要把媳妇个拎进来。

    田野看到田嘉志,竖着手指头在嘴唇上:‘虚’田嘉志气节,死性不改,又听墙根呢,什么破爱好呀,拉着田野就进屋了。

    田野好生郁闷,好像生孩子对她也不是一点影响没有,她力气好像小了,竟然不如田嘉志力气大了:“我是不是力气小了。”

    田嘉志:“你那是气虚呢,再说了力气也不小。”

    田野:“那咱们摔一跤试试。”

    田嘉志黑脸,跟坐月子的媳妇摔跤他还是男人吗,他还是人吗:“好好的屋里养着力气就回来了,别去外面吹风了。”

    田野脸色好郁闷,关键是刚才就听了一半。

    田嘉志对媳妇那是什么心情呀,半点都舍不得田野皱眉头的:“小四不是在外面呢吗,回头问她不就都知道了吗。哪用你自己外面听着呀。”

    田野翻白眼:“那丫头都不会学舌。”

    田嘉志被噎到了:“是没有牛大娘那么绘声绘色的本事。”

    田嘉志看着田野扒着脖子往外看,差点就说出来不然我帮你听着去。想想忒不地道。还是算了吧。

    他一个大老爷们帮媳妇听墙根,这没法往外说。

    田花甩着袖子进来的,气孙二癞子的不受教,竟然还要跟田蜜混在一起,对着朱小四:“以后别搭理他,他就是背叛了咱们上岗村了。”

    朱小四这个老实孩子:“可孙二哥也没干什么呀”

    田花:“你还等着他带着小鬼子去咱们上岗村扫荡才算是背叛吗。”

    朱小四看着田花脑袋上的头发都要烧起来了,后退两步:“我错了。”

    老师说了,做人要明智,要懂得审时度势,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能跟不理智的人讲道理。

    隔着窗子田野都能感觉到田花身上的火气:“哎呀,也不知道怎么发展的,怎么就气了呢。”

    田嘉志发愁的把他们家长宝的耳朵给捂上了,孩儿她妈有八卦体质,喜欢听墙根,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千万别学。

    孙二癞子一颗心飘飘忽忽的,不知道怪田花听不懂,还是该庆幸田花啥都不明白。

    蔫搭搭的回了理发店,赶得就那么寸,田蜜同学半路上想起来,这都过了正月十六了,她又一年的事业也该开始了,这不是就下车回来了,刚巧就那么听到了孙二癞子的话。

    要说田蜜喜欢孙二癞子那是扯淡,要说田蜜看上孙二癞子那也不可能。

    可那也不是说,田蜜愿意听见这么一个自己瞧不上的玩意说,自己那是第二,第三之后的选择。

    猛然听到自己不在人好姑娘的范围之内,田蜜那心呀,简直了。

    问题是孙二癞子看到她田蜜根本就没有一点心虚,一点的不自在,一张还看的过去的脸,都要耷拉到地上了,跟没看到她一样,就进店了。

    田蜜好气好笑的翻白眼,磨着后槽牙开口,貌似很随意的开口:“我差哪了。“就不明白,孙二癞子心里好姑娘的定义在哪,眼瘸了,眼瞎了,还是脑子让人刨坑了。

    真心的不是多介意这个问题,可就想知道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