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返魂杨
    沉默森林的外围,因为风侵水蚀的缘故,树木生长的都有些低矮。散落在这些树木周围的枯枝败叶并不多。再加上现在正处于万物繁衍的季节,树木们也不甘寂寞,正应了那个古词,枯木逢春,让适合当柴火的树愈发稀少了。

    郑清在林子边缘的尽头,终于捡到了第一根适合当柴火的木头。

    这是一根从返魂杨上掉下来的枯枝,枯枝上还蠕动着几条形容花哨的毛毛虫。郑清捏着枯枝的根部,将那些爬来爬去的毛毛虫抖落在地上,毛毛虫们落地翻身,转眼便消失在枯枝败叶的缝隙间了。

    这些毛毛虫其实是返魂杨的种子。

    返魂杨是一种神奇的魔法植物。

    它的植株是雌雄异体,雌株与一般大树别无二致,高冠白枝,叶如细匕,气根深扎进泥土之中,树皮上布满苔藓与大大小小的黑疙瘩,间或有一两个黝黑的树洞,仿佛啄木鸟刚刚光临过似的。远远望去,与普通的绿意盎然的树木并无太大区别。

    而返魂杨的雄株则生活在距离此地不远的浅海海底。与雌株形态形状不同,返魂杨的雌株是一种形态更接近于海葵的活化植物。

    每年初春,当蛰伏了一冬天的雌株吐露出第一片嫩芽的时候,匍匐在浅海海底的雄株便会通过神秘的渠道,接收到这股繁衍的信号,开始划着它们短小繁杂的触手,顺着海浪与信风的推动,离开浅海海底,越过礁石、爬过滩涂,来到雌株们的脚下,扎下它们短小稚嫩的根茎。

    艰难的旅途、剧烈变化的生存环境,以及沿途那些觊觎的目光,让这些雄株损失惨重,往往十根雄株,只有一根能够成功在雌株脚下存活。

    仲春时分,雌株的花朵开始绽放。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成功扎根的雄株们便开始慢慢抬起它们已经硬化了触角,顺着雌株的树干,攀援而上,直到枝头花朵左近,触角顶端闻风而裂,喷出一缕缕青烟似的白絮。

    这些轻絮在雌株树冠之间盘旋、缭绕,仿佛一群群觅巢而归的蜜蜂,最终轻柔的附着到那些绽开的花蕊中,消失不见。

    雌株的花朵总要吸收许多轻絮才能得到满足。

    当它们满足之后,便会蜷起花瓣,将花朵缩成一个个青色的小球。这些小球在海风的吹拂与春雨的滋润下逐渐硬化、收紧,最终慢慢渗入雌株的枝桠里,化为一个个难看的树瘤。

    这些树瘤里便孕育着返魂杨的后裔。

    经过漫长的孕育后,这些树瘤中的后裔会在来年春天某场春雨过后惊醒,钻开薄薄的树壳,滚下它们母亲的身体,吞掉树下那些或许有它们父亲残骸的枝叶,然后拖着毛茸茸的身体爬向远方,寻找属于它们自己可以扎根的土地。

    对巫师而言,返魂杨是一种用途非常广泛的魔法经济植物。

    它的树皮可以制成符纸,小一些的树枝可以削成护符,效果与桃木、槐木相比并不逊色。它的树心可以用来炼制法器、刻录法盘,它的树叶与毛毛虫树种可以用来饲养灵兽。据郑清所知,学校宠物苑的食谱中,就有用到这些毛毛虫。

    此外,它的气根磨制成粉,还是标准安神药剂里非常常用的中和剂。它的子嗣在许多魔法仪式中都可以充当临时的牺牲品。

    因为用途广泛,所以学校在沉默森林外围广泛种植了这种植物。

    但对于郑清而言,眼下,面前这些返魂杨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提供野餐篝火的燃料。

    沉默的森林里异常安静,除了树枝与树叶碰撞时发出的沙沙声,也就只有零星的鸟雀鸣叫,以及遥远的似乎在天边的流水声。

    郑清弯下腰,捡起了第七根柴火,然后在直起身子的时候,眼角扫到了一抹白色。他定睛望去,那是一块被采摘了一半的蘑菇,兴许采摘人觉得剩下的蘑菇个头有点小,并没有将其完全摘走,所以留下了些许残余。

    郑清眼前一亮。

    他原本捡柴火,就是跟着某位采蘑菇的吉普赛女巫来的,却不料女巫转眼便消失在了林子里。只不过虽然有了这么一丝痕迹,但如果不使用魔法,想要在这密林深处找到一个人影,还是非常困难的。

    郑清犹豫了几秒钟,手指探进灰布袋里,摸到了一支变形药剂。

    倘若变成猫,肯定可以嗅着味道找到她的。但一想到之前那位老生的警告,郑清又有点不安对于巫师来说,诸如此类的忌讳向来是宁可信其有的。

    林子深处传来乌鸦沙哑、难听的呱呱声。

    郑清心底一横,将怀里那些木柴丢在地上,摸出那支变形药剂,径直灌了下去。

    与心底那点不安相比,他对伊莲娜的去向更感兴趣。而且冥冥中的直觉告诉他,如果现在不去找她,那么他一定会后悔的。

    高浓度的标准剂量变形药水喝进嘴里,有一种强烈的灼痛感。左右以及头顶无人,郑清强忍住身体的不适,将衣服收拾妥当,塞进灰布袋里,然后身上贴了几张辟邪保暖的符纸,躲进了草丛深处。

    非一刻,一只颈子上挂着灰布袋的黑猫便从灌木丛里钻出来,跑到那块残留的蘑菇边嗅了嗅,沿着远去的气息,消失在灌木丛深处。

    一边跑,黑猫一边在心底纳罕。

    他刚刚在蘑菇边确实嗅到了伊莲娜的气息,一如既往,那股馥郁的芳香。但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有点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没看见她跟别人一起进了林子呐黑猫一边轻快的奔跑着,一边抖着耳朵在心底暗自思忖,另一股气息的主人到底是谁。

    与人相比,猫科生物在林子里如鱼得水,跑起来几乎没有什么桎梏。

    很快,黑猫便缀上了伊莲娜的身影。伊莲娜已经停下了脚步,正站在几株大树之间,她的胳膊上还挎着一个小竹篮,里面零散的放着几把野菜与一些白蘑菇。

    黑猫左右张望一下,顺着一株返魂杨上斑驳的树皮,蹿上了树冠,然后躲在一小片树杈与嫩叶之间,悄咪咪开始盯梢。

    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