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三种狌狌
    “你们觉得狌狌是什么样的呢?”

    在一旁安静许久的萧笑忽然开口,向同伴们询问道。

    这个问题立刻令其他人沉默了起来。

    之所以沉默,并不是说这个问题多深奥,大家还需要认真思考回答方式。而是这个问题过于简单,简单到没人觉得萧大博士会问这样的问题。

    所以这个问题背后一定有什么蹊跷。

    但一直沉默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最终宥罪猎队的队长大人充当了出头鸟,率先给出了自己的回答:“狌狌……是一种魔法生物?”

    无疑,这是一句废话。但考虑到萧笑问的问题就很废话,那么回答一句废话似乎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不过他也为其他人开了个好头。

    “狌狌嘛,就是长得很像猴子的妖怪啦。”辛胖子跟着大大咧咧的回答道。

    与胖子相比,曾经担任过猎队主猎手的张大长老回答就谨慎多了,他直接引用了《巫师大百科全书》里面的注解,补充道:“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

    因为猎队之前就已经知晓了猎物的身份,所以大家闲暇时都翻看过相关资料,对于狌狌的基本信息与习性、喜好等,每个人都能闭着眼说出个一二三来。

    “我一直不知道吃了狌狌肉就善于跑路是什么感觉,”郑清忍不住插口,猜测道:“难道吃了它以后能让你腿部肌肉骤然发达几圈?还是刺激下肢经络血气运转速度,达到促进行走的效果?”

    “也可能吃了以后你会多长出两条腿,四肢并用,可以换着赶路,所以跑得快。”迪伦的笑话始终带着吸血鬼古堡的风格——诡异,而又带着几分阴森森的感觉。

    “还有吗?”萧笑并没有在意同伴之间的打趣,而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续追问。

    看到他这幅郑重其事的模样,大家终于收敛了玩闹的心态,稍稍正经了一些。

    郑清似是想起什么,犹豫着开口道:“如果没有记错……我记得狌狌是《山海经》中描述的第一座山里的第一种动物……按照一般的逻辑,这座山或者这种动物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还记得老姚讲束缚咒的时候给我们召唤的那只银背大猩猩吗?我觉得他是不是当时就看到什么场景了,所以才给我们准备了那么一头陪练。”辛胖子也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

    “问题就在这里!”萧笑扶了扶眼镜,稍稍加重了语气。

    其他人好奇的目光立刻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因为没人从胖子刚刚那句话里听出什么问题来。

    “谁告诉我们狌狌一定是类似猩猩的模样呢?或者说,谁告诉我们那个字读‘xing’呢?”萧大博士用一种反问的语气假设着,然后自问自答:“不,没有,只是我们按照惯性直接这么认定罢了。”

    其他诸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半晌,张季信才轻轻咳嗽了两声:“咳咳,博士呐…你这个分析,有依据吗?我们这是在狩猎诶,猎场上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萧笑并没有搭话,而是径直背诵了一段经典:“‘南山经之首曰?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

    “泛林方三百里,在狌狌东。”

    “狌狌知人名,其为兽如豕而人面,在舜葬西。”

    “狌狌西北有犀牛,其状如牛而黑。”

    背诵完毕后,萧笑一副听懂了没有的意思看向大家。但是围观诸人愈发迷惑。

    “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去找黑色的牛以及三百里方圆的范林吗?”郑清猜测着博士的意思,然后提出自己的意见:“但是我们刚刚在林子里搜索了半天,别说黑色的牛,就算是黑色的野猪都没看到一头……更不要提方圆三百里的范林。”

    “整个布吉岛才多大。”辛胖子赞同的点点头。

    萧大博士失望的摇摇头,显然对同伴们的理解能力大为不满。

    “我的意思是说,经典中关于狌狌的描述就有差异,所以我们为什么执着于寻找那些疑似大猩猩的身影呢?”他最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没听我刚刚说的话吗?前面说狌狌‘状如禺而白耳’,后面又说它‘如豕而人面’……一只动物怎么可能既像猴子,又像猪呢?”

    听到萧笑这句话后,不知为何,郑清脑海中蓦然浮现瑟普拉诺弟弟的形象——就是他第一次去四季坊买东西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大胖子。

    不严格的说,那个胖子就是一个灵长类生物,却又长得像猪。

    于是他忍不住低声笑了几下。

    萧笑扬起眉毛:“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啊,我吗?”郑清立刻反应过来,连连摇头:“不不不,没有意见,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刚刚那个念头想想就可以了,绝对不能向大家说的。

    一方面涉嫌歧视,显得很不礼貌,另一方面,正所谓人死为大,瑟普拉诺的弟弟虽然脾气很糟糕、性格很糟糕、身材也很糟糕,但他终归已经变的更糟糕了,继续对他评头论足,郑清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转变搜索方向,不再执着于猩猩模样的猎物。”萧笑回过头,看向其他人,如此说道。

    “但我们总要有个目标吧。”张季信皱着眉:“林子这么大,什么鸟都有……没有目标的话,我们该以什么标准来狩猎呢?”

    “三个目标,接下来我们的重点是三种目标。”很显然,萧大博士对张季信提出的这个问题早有腹稿,毫不犹豫的补充道:“第一种,像猩猩的动物;第二种,像猪的动物;第三种,像老鼠的动物……”

    “打住,打住!”迪伦及时开口,阻止博士向下说去,然后提出了所有人都在疑惑的问题:“像猩猩或者像猪,我们都还可以理解……像老鼠是什么鬼!有像老鼠的狌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