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极品驸马 > 第1092章 就怕万一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漠之上,千军万马旌旗遍野,兵不厌诈云谲波诡.更新快无广告。

    神都洛阳,却因牛奔的一刀斩下风云突变,步步惊心防不胜防。

    朝廷派往河北查封红叶商会的官员被薛绍的麾下给杀了,这个重镑消息并非是皇帝武则天第一个人听到。在她得悉之前,此事一夜之间就在朝堂百官乃至民间巷陌传得沸沸扬扬。同时,这一消息也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传到了远在长安的太平公主等人的耳朵里。

    坏了,要出大事!这是太平公主的第一反应。

    上官婉儿也颇为震惊。因为在她的印象当中,薛绍固然是个棱角分明的性情中人,时而拔扈时而乖张,时而浪漫无双。但更多的时候,薛绍还是十分理智的。他的这种理智,有时甚至会显得有些冷酷。但这一次的“杀官”事件,无异于是给眼前无比紧张的朝堂气氛来了个火上浇油。这是否也太过鲁莽了?难道,他真打算和朝廷彻底决裂、和女皇完全对立了吗?

    二女正待私下商议一番,一位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了。

    太子妃,韦香儿。

    “看来她的消息,也颇为灵通。”上官婉儿的表情颇为复杂。

    “不光是消息灵通,她的脑子也转得很快。腿脚,更是麻利得紧。”太平公主倒是见怪不怪了,淡然道,“这个女人远比我那个当太子的兄长,更像太子。”

    “那见,还是不见?”上官婉儿问道。

    “人家可是太子妃,我的皇嫂。来都来了,蔫有不见之理?”太平公主若有所思的沉吟了片刻,说道:“她明知本宫对她全无好感,还敢在这非常时期登门造访,其来意想必非比寻常。近日来我们一直都在试探与观察太子,原来他早已成惊弓之鸟,在陛下的龙威之下不敢半分造次。我估计哪天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也只会闭眼等死。真没想到,一个大男人、一位国之储君,竟会变得如此软懦贪生怕死。婉儿你有没有想过,借韦香儿之力说动那位早已吓破胆了的太子,与我等共谋大事?”

    上官婉儿眉头一紧,“当年太子亲政之后不足百日便被拉下龙椅贬废为庐陵王,多半要怪韦香儿才德浅薄成事不足。并且我们不难察觉,韦香儿至今还对夫君怀恨在心,怪他当年拒绝辅佐太子对抗神皇与裴炎之联盟,还在神皇面前告了她一状。韦香儿,是敌非友心术不端,恐难与之精诚合作。”

    “我不需要她的精诚,只要她的合作。”太平公主淡然一笑,“婉儿,砒|霜尚有入药之时。”

    上官婉儿先是微微一怔,然后会心而笑,“那且看她,是何来意?”

    “好请她进来吧!”

    韦香儿进来了,笑容殷切神态谦恭。身为太子妃和嫂子,倒反过来先给太平公主施礼问安。

    太平公主也见怪不怪,这些日子以来她早就习惯了韦香儿这般的殷勤。些许无关痛痒的嘘寒问暖之后,她直入正题道:“太子妃今日大驾光临,莫非有所赐教?”

    “赐教万不敢当。”韦香儿低眉顺目的小声道,“只是今日无意之中听到了一些坊间流言,似与尊夫薛驸马有关,并且事关重大。我怕公主殿下尚不知情,因此特意赶来向殿下禀告。”

    “有劳太子妃费心了。”太平公主不动声色道,“那些流言蜚语,本宫多少也听闻了一些。”

    韦香儿的脸上顿时有了一抹异样的神彩,“公主殿下对那些流言,是否相信呢?”

    “你是指杀官一事?”太平公主并不讳言的问起。

    韦香儿几乎精神一振,“对。”

    “信,又如何?”太平公主的反应异常的平静,“不信,又如何?”

    韦香儿微微一怔,随即便笑而赞道:“殿下果然睿智无双,静气沉稳,颇具神皇之风采。”

    “过誉了。”太平公主对于这一类的马屁早已完全免疫,只是淡然道,“本宫倒想反问太子妃一句,你信,也是不信?”

    “我信。”韦香儿毫不犹豫的点头。

    “为何如此笃定?”太平公主问道。

    韦香儿颇为胸有成竹的微笑言道:“其实事情闹到了这个份上,杀官一事的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无论此事是真是假,是何缘由因何而起,到头来都会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办成一棕杀官谋反的铁案。”

    “杀官谋反?”太平公主听到了她最不想听的词,表情微变神色一凛,“过头了吧!”

    上官婉儿也是面露微愠的盯着韦香儿,心说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心怀不轨而来,她还生怕眼前这场事非闹得不够大了!

    “并不为过。”韦香儿倒也沉得住气,继续言道:“公主殿下你想一想,近来接二连三发生的这些事情,诸如党郭二将下狱,郭安惨死右卫哗变,包括娄师德调离京城狄仁杰辞相去官,公主殿下也被搁置到西京远离朝堂,这哪一棕哪一件不是冲着尊夫薛驸马来的?对于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来说,尊夫在朝堂之上的羽翼臂膀大半已除。现在,可不就是要轮到他本人了?”

    “太子妃。”太平公主冷哼了一声,“这些话若是传了出去……”

    “韦香儿,死路一条。”韦香儿并没有被吓住,仍是平静的道,“我诚心以待公主殿下,才会和盘托出毫无保留。若因此而取祸,韦香儿问心无愧。只怨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

    太平公主连忙笑而赔罪,“小妹一时语失,还请皇嫂大人不计小人过,勿要怪罪。”

    “无妨。”韦香儿倒也表现得大度,微笑回道,“其实到了眼前这般非常时刻,我们都不需要再绕弯子。如今武三思与宗楚客、张易之等人深相勾结权势滔天,蒙蔽神皇党同伐异,大周之朝堂再无他人立锥之地,就连娄师德与狄仁杰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宰相,也被他们排挤出去。甚至有党金毗与郭大封这样的功勋上将,都惨遭横死。铲其异己,他们当真是心狠手辣不留半分余地啊!”

    “确实如此。”太平公主的反应仍是平静,她不急不忙的小饮了一口茶水,悠然道,“下一步,他们就该是要铲除薛氏一族了。”

    “那么,薛氏之后呢?”上官婉儿不失时机的补充了一句。

    “毫无疑问,东宫。”韦香儿的话顿时机锋毕露,“那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

    太平公主笑了,“难得太子妃,也会如此坦承。”

    “我说了,我对公主殿下,绝对是诚心相待。”韦香儿正色言道,“或许以前,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一些小小的摩擦,或者说是误会,但早已是过眼云烟。眼前之事关乎我们两家之生死存亡,岂能因小节而失大局?”

    “太子妃言之有理。”太平公主点头以示赞许,说道,“只是不知,太子妃究竟作何打算?”

    韦香儿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低声道:“近日来,公主殿下不止一次的在太子耳边分析时局,陈说利害。我说的,没错吧?”

    “是又怎样?”太平公主不为所动,“同是皇家人还是亲兄妹。我对太子说的这些,并无半点犯忌之处吧?”

    “是无犯忌之处。”韦香儿道,“但公主之深意如何,还用得着我来挑明吗?”

    “如果,本宫非得要你当面挑明呢?”太平公主的眼神顿时变得犀利无比。

    韦香儿倒也没有怯场,微然一笑道:“眼下公主殿下所缺的,不就是一个名正言顺吗?”

    太平公主眉头一拧,“然后呢?”

    “巧了。”韦香儿道,“殿下所缺,我们刚好就有!”

    “我、们?”太平公主不由得冷笑一声,“眼下,你不过是孤身一人而来。”

    “我来了,也就代表太子本人亲自到了。”韦香儿言辞凿凿。

    “我不信。”太平公主盯着韦香儿,“太子乃一国之储君,岂能被他人所代表?”

    “公主殿下,你最好是相信。”韦香儿说罢起了身来,还对太平公主施了一礼,转身往外走去。

    一边走,她一边说道:“因为,我不是‘他人’。”

    太平公主没再言语,目送韦香儿离去。

    上官婉儿眉头紧锁的走到了太平公主身边,小声道,“殿下,你信吗?”

    “我绝对信不过这个女人。”太平公主说道,“但是眼下,我们除了与她联手,已经别无选择。”

    “对太子和太子妃而言,好像也是这样。”上官婉儿说道,“她们回归的日子并不长,在朝堂之上并无半分根基,在军队里更加没有。”

    “你说得没错。”太平公主说道,“真正让韦香儿看中的并不是我这位太平公主,也不是残留在朝堂之上的姚元崇与郭元振等辈。而是,薛郎手中握着的三十万北伐大军。”

    “是的。”上官婉儿深以为然的点头,“三十万大军到了战无不胜的薛郎手上,足以定鼎乾坤改天换日。韦香儿的心机,远比那位战战兢兢的太子殿下,要深远得多。”

    “婉儿。”太平公主突然神色微变的看着上官婉儿,“有件事情,你想过没有?”

    上官婉儿几乎被太平公主这突如其来的“变脸”给吓着了,喃喃问道:“何事?”

    “三十万大军,固然能够震摄一切。”太平公主的眉头深深锁起,“但是,万一……我是说万一,薛郎,战败了呢?”

    上官婉儿愕然怔住,“他……不可能败!”

    “眼下之事,务必先要做出最坏之打算。”太平公主长吁了一口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