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极品驸马 > 第829章 东山再起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薛绍可不想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人煮着吃了的大唐驸马,所以他逃了,逃得很是狼狈。

    . 要不是甩出那几块麦饼吸引了大多数“丧尸”的注意力,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会成这些人的一顿美餐。

    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一条小河边,喝些了水洗了一把脸,躺着半晌无语。

    “公子,请恕我直言。他们或许还记得有薛少帅这么一个人。但是,他们恐怕再也不会为你而战了。”吴铭说道,“如今,他们军心涣散斗志消弥。想要重新聚拢这些溃兵,短时间内怕是不可能了。”

    薛绍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幻想过一百种重逢朔方军将士的场景,但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形……不怨他们,是我的错。是我抛弃了他们,是我离开得太久、太久了。”

    “公子,我们急需人手,更加需要一个立足的据点。”吴铭说道,“我曾记得,夏州都督府治下的河陇夏绥银三州当中,公子在绥州的根基最为牢固。当年你曾在那里讨伐白铁余,后又铲除鸿云堡,百姓对你非常的拥护。刺史吴彦章,也是公子亲手提拔一边栽培。三州当中,也属绥州人口最多较为富庶,经过白铁余大力修缮的城池也最为坚固。或许,我们可以转道绥州以那里做为据点,东山再起。”

    “东山再起?”薛绍不禁苦笑,“怎么听起来,我就像是一个割地自治的乱世草头王?”

    吴铭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若能力挽这一道狂澜,事后公子真要割地为王,那也未尝不可!”

    “扯远了。”薛绍拍了拍屁股站起来,说道,“先等郭安回报军情再说。绥州是一块好据点,但现在是否已经沦陷都未尝可知。我们先回去吧!”

    天亮以后,几名斥侯回来了,同时还带回来一个薛绍的大熟人,李仙缘。

    李仙缘见到薛绍就像是见了久别重逢的亲爹,抱着他的腿就是一阵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啃着麦饼,让众人既伤感又好笑。

    “你这神棍,瘦是瘦了一点脏是脏了一点,但居然毫发未伤?”薛绍看着他不禁好笑,“跟我说说,你是怎么逃命的?”

    “突厥的骑兵可上不了树。”李仙缘一边啃着麦饼,一边抖着腿,很有一点小人得志的神韵,说道,“刚进贺兰山我就觉得不对劲,山谷里一股煞气直冲云霄。我对领兵的大将阿史那忠节进言,说前方可能有埋伏我军不宜再做追击。但他非但不相信我,还说我惑乱军心要把我乱棍打走。小生一怒之下就爬到了一颗大树上,一藏就是五天,再也没敢下来!”

    众人听了,是既好气又好笑。

    “那你目睹了整个兵败的过程?”薛绍问道。

    李仙缘的表情阴沉了下来,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把麦饼当作了仇人开始拼命的撕咬。

    “朔方军究竟损伤多少?”薛绍再问道。

    “韦待价给了阿史那忠节五万人马,除了走在后面的一小撮部队,大部分人都走进了贺兰山这个大坟场。”李仙缘重叹了一声,“至少是,十去七八。”

    薛绍都顾不上伤感和愤怒了,沉声问道:“那没有走进贺兰山的,还有多少人?”

    李仙缘身为参赞军机的行军记室,这些信息他还是能够掌握到的。回忆了半晌之后,他说道:“薛楚玉和郭元振手下各有三四千人马,一同守在丰州没有参战。独孤讳之与沙咤忠义负责后勤,开战之后韦待价让独孤讳之带了五千人马去守银川军屯,沙咤忠义则有五千人马留守朔方军镇。韦待价自己坐镇夏州都督府,他手边一直都有三千拓羯骑兵这一算起来,贺兰山惨败之后,朔方军大约还剩两万人马没有被打散。但是,他们全都分散在各处。”

    薛绍便寻思起来:没有被打散的这几部人马当中,我唯一可以信赖和期待的,大概只有薛楚玉和郭元振的部队了。但是他们远在千里之外的丰州前沿,想要和他们取得联系都很难,汇师更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再者以元珍的谋略水准来推测,既然他在贺兰山设下了那么大的圈套,就一定会有配套的军事计划去针对丰州。要想彻底的瓦解朔方军并且攻占河陇,眼下正是他的大好机会。那么很有可能,现在薛楚玉和郭元振所在的丰州已经陷入了重围苦战之中,胜负难料生死未卜。

    这时李仙缘又说道:“我估计,听闻贺兰山惨败之后,韦待价肯定会放弃夏州都督府,带着他的妻妾儿女和三千拓羯一起跑到朔方县去。那里是朔方军的大本营,城池坚固利于防守,还有沙咤忠义的五千人马驻守。八千人,他或许还能守上一守。还有可能,他会把独孤讳之从银川军屯召回来,汇合一处增加兵力。”

    薛绍顿时声音一沉,“银川军屯是河陇粮仓、三军后勤保障,岂能轻易放弃?”

    李仙缘苦笑不已,“少帅,韦待价要是有你这样的眼界和谋略,那也不会招致惨败啊!这几年他的日子实在是过得太好了,日子一好过人就会变得贪生怕死。他总是怀疑会有人要暗杀他,于是他以裁汰军中老弱为由,挪用朔方军的军费另行招募了三千胡人组成一支拓羯骑兵部队,日夜带在身边保护自己。就连和小妾行房之时,他屋里屋外也至少得有三十几个人严密护卫。现在打了败仗,他恨不得把全天下的兵马都带在身边保护自己,哪里还会管什么银川军屯?”

    这时,虞红叶急语道:“公子,万万不能让突厥人占了银川军屯!那里留存的钱财、粮草、布匹还有铁器等物,至少可以组建起一只三十万的大军,并能养活他们三年有余!”

    众人一同吸了一口凉气!

    虞红叶从来都不插言薛绍的军政之事,但是眼下没人比她更加了解银川军屯,因为那里曾是红叶商会的根基之所在。韦待价上台之后使尽了浑身的解数要把虞红叶从银川挤走。迫于无奈,虞红叶只好借助于刘幽求等人的帮助,私下里悄悄的把一部分商会的财富和物资转移了出来。这才有了延昌县的大仓库。

    薛绍问道:“李仙缘,至从我走后,独孤讳之和沙咤忠义就完全的倒向了韦待价,是吗?”

    李仙缘轻叹了一声,“可以说是吧!”

    “那三千拓羯呢?”薛绍问道,“他们战斗力如何?忠诚度又是如何?”

    “他们看上去是挺骁悍的,但是自组建之日起,他们就没有真正打过仗。战斗力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这一伙来自于西域和漠北不同地方不同民族的胡人骑兵,只认钱不认人,这是肯定的!”李仙缘说道。

    薛绍转头看向虞红叶,“虞姑娘,这仓库里的钱财,足够收买三千拓羯吗?”

    虞红叶微微一笑,“三万,都没问题!”

    ……

    此时,洛阳。

    党金毗和郭大封一同前来求见武则天,把薛绍留下的那口箱子,交给了她。

    “这是薛绍留给本宫的?”

    “是。”

    武则天再又看向党金毗和郭大封,“二位将军,手是怎么回事?”

    “回太后,训练的时候不小心为刀剑所伤。”二将平静的答道。

    武则天没再多问,打开了盒子。

    里面放着一面紫金鱼符,还有一封信。武则天将信打开,是薛绍的自请辞去夏官尚和检校右卫大将军的,辞职信。

    武则天一言不发的,平静的,将信撒成了碎片,撒在了党金毗和郭大封二将的面前。

    党金毗和郭大封愕然呆立。

    “二位将军,为何不拦住薛绍?”武则天问道。

    “末将无能,拦他不住。”

    武则天面无表情,“于是你们各自断指为誓,想要追随他而去?”

    党郭二将同时跪倒在地,但是一言不发。

    “起来吧,不怪你们。”武则天淡淡的道,“薛绍留下了紫金鱼符和辞职表文,并且没有带走洛水大营的一兵一卒,他的用意,本宫完全明白。”

    二将仍是跪着,一言不发。

    武则天轻叹了一声,亲自走上前来一一将党金毗和郭大封扶起,轻声道:“二位将军忠勇有嘉,一直都是本宫深为倚赖的京都长城。薛绍没有把你们和洛水大宫一同带走,就是希望你们能够继续保卫京城。可是现在突厥人都已经打到了并州,本宫有意想要拜二位将军为正副行军总管,率洛水大军前去救援并州。你们意下如何?”

    郭大封连忙抱拳奏道:“太后明鉴,臣与党金毗只可为将、不足挂帅。还请太后另择大将为帅,我兄弟二人愿意诚心辅佐!”

    武则天微然一笑,“那王昱如何?”

    党金毗与郭大封顿时大惊,再次跪倒在地,“太后,万万不可!”

    这下倒是换作武则天惊奇了,“二将,为何如此?”

    “臣不敢欺瞒太后!”郭大封急道,“薛驸马临走之时千叮万嘱,切不可用武家子侄和王昱挂帅。若太后有此意向,我二人必须竭力劝谏!”

    “就连这些,他都预料到了……”武则天深呼吸,慢慢的坐了下来。心里百感夹杂,真是说不出一个滋味来。

    郭大封猛然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说错了话现在,太后肯定比以前更加的怀疑和忌惮薛绍了啊!

    “那薛绍有没有说过,何人可以挂帅?”武则天问道。

    郭大封再也不敢乱说话了,一个劲的摇头。党金毗自知嘴笨,至从进了御房就没有张过嘴,于是也跟着一个劲的摇头。

    武则天不得由苦笑了一声,连他们,都信不过本宫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