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极品驸马 > 第507章 高门大户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薛绍和太平公主带着一车的礼物,去了青龙坊薛宅。到了一看,这里的门楣已经有所改变,明显比以前阔气了不少。围墙全都粉刷加高了,“薛府”的大门匾更是隔得老远就能看到,想来是经过了一番大的工程改造,已经变成了真正的“高门大户”。

    薛绍心想,应该是大哥薛顗正式从济州回到长安之后,叫人改造的。他是比较传统的儒家仕大夫,一板一眼讲究规矩。现如今他自己已经是国公,弟弟又做了驸马并且成了御前红人,那么薛家的宅子怎么也不能寒碜了去。

    小夫妻俩进了薛府,兄长薛顗和嫂嫂萧氏一同喜出望外,一时都忘却了长幼礼节亲自迎了出来。三弟薛绪与他夫人成氏也在,还有两户人家的孩子也都聚集在了一起。一大家子,非常的热闹。

    “二郎,总算是平安归来!”嫂嫂萧氏满副慈态的说道,“你出征的这些日子里,可把我们担心坏了。以后可不许你这样突然就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最好是不要再出征了,你看公主殿下每日倚门而盼以泪洗面,你就忍心吗?”

    薛绍早就料到一但回家就会面对一堆善意的唠叨,于是笑呵呵的嘴上应付了过去,然后就开始派发礼物。

    太平公主可算是找到了好帮手,她挽着萧氏的手一同对薛绍发难,唠唠叨叨并且义正辞严的说个不停。只把薛绍说得满脑子冒金花还不能回嘴,心想我都和你签订了那么多的不平等条约了,还说啊?

    薛绍曾一度对“亲情”比较的陌生,但是回了这个家的感觉还是很不错。过年时的一家人团园,亲情的味道尤其浓郁。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大哥大嫂与三弟夫妇对自己的期盼与关爱,这让薛绍的心里分外的满足与温暖。就连太平公主到了这里也没了什么公主的架子,她非常享受薛府里的温馨与轻松。对她来说,“亲情”同样是非常难得的东西。

    家宴之上,薛绍难免和大哥薛顗聊到了朝廷与官场的事情。薛顗说,他卸任济州刺史回到长安,已经赋闲了一段时间了。不知朝廷,将会做何安排?

    薛绍知道,再度出仕的念头在大哥的心里已经憋了很久了,毕竟他还不到四十岁,正值一名仕人的积极打拼之年。只是他不想给自己添麻烦,所以一直隐忍不说。今天趁着家宴时分太平公主也在,他这样委婉的提了出来,显然是再也按捺不住了。

    薛绍想了一想,说道:“小弟至从调任北衙千骑后,很少上朝。最近又出征了一场刚刚回来,对朝中之事更是知之甚少。一时之间我也不知哪处官职有所空缺,待开春复朝之后,我定为兄长留意。”

    “夫君,兄长可是堂堂的河东开国公,两任济州刺史。现在赋闲这么久了,还需要捡选空缺去应职吗?”太平公主开口说话了,果然是公主派头非比一般,她道,“明日宫中皇宴,你我将此事对父皇和母后说上一说,哪有不能周全的?”

    “公主殿下一番美意,臣下心领了。”薛顗连忙拱手来拜,说道,“但是臣下确有难言之隐,不便盗走捷径去宫中求官。还请公主,莫要私下对二圣提及。拜托了!”

    “难言之隐?”太平公主眨了眨眼睛,“好吧,那我就不掺合了——嫂夫人,弟妹,我们一起去园子里带侄儿们去堆雪人儿玩吧?”

    “好。”看到男人们要开始商量政事了,萧氏、成氏与太平公主一样的很有觉悟,避席离开了。

    女人都走了,薛绍笑道:“大哥,方才那话也就只有你敢说。要是我说出来的,她非跟我怒了不可。”

    薛顗呵呵直笑,“你们这对小夫妻,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起先我以为你们会在婚后难于相处。如今看来,你们的感情还真是不错,公主殿下为了你可是主动牺牲和舍弃了许多东西。你需得好好对她。”

    “我一定会的。”薛绍应了诺,再道,“大哥你方才所说的难言之隐,是指有人向御史台检举弹劾于你,你才卸职回京的么?”

    “是啊!”薛顗长叹了一声,说道,“我在济州为官多年,虽无耀人政绩,但也未尝出过什么乱子,更加没有贪赃枉法鱼肉百姓的劣迹。饶是如此,仍是有人弹劾。至今我也不知道是谁向御史台投了状子告发于我。真是小人!”

    “算了大哥,既然你被封为国公影响力直达京城,就难免会有这样的遭遇。哪根到底,京城水深。”薛绍说道,“就拿小弟来说,我北伐立功之后又整顿千骑得到陛下嘉奖,但每次我立下一点功劳都要去御史台接受一番调查,哪怕是吹毛求疵他们也要挑我一点过错出来,让我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类似这样的敲打我一下。假如这时候上头刚好有人要整我,那吹毛求疵就会变成一究到底,哪怕是我在带兵在外吃了百姓送的一个馒头,也能把我查成一个祸国巨贪。总之,官场无圣人,我们的朝廷绝对不会允许哪怕是一个白壁无瑕的官员存在。这次我去讨伐白铁余我就学乖了,虽然得胜立功,但是我人还没回来就已经先把请罪的奏章寄到了长安,省得御史台又小题大做的把我请去喝茶,官腔官调的跟我长篇大论,终究只是鸡蛋里挑骨头。”

    “看来,京官确实难为!”薛顗抚着胡须连连摇头,“上次有人弹劾,还是天后作保我才免于被查,从而自己辞官回京。由此一来我已经欠了天后人情,哪里还能有脸去天后那里求官?现如今,我只能是等着朝廷吏部选官,或能将我重新启用了。”

    薛绍笑了一笑,小声道:“大哥,大唐的朝堂之上闻喜裴氏与汾阴薛氏一直都是竞争激烈互不相让。此前裴炎胜了薛元超一局从此独霸政事堂,于是趁胜追求大肆打压我们汾阴薛氏一族。大哥就是在那时候,倒了霉的。小弟当时正巧北伐立功归来,结果非但没有受赏反而被踢出了军队,同样也是受到了打压。但二圣虽然重用和信任裴炎,却了由不得他独霸朝纲。于是薛元超又复出了,天后也押下了弹劾你的状子,小弟没过多久也重回军旅并且执掌千骑。这前后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其实就是二圣和世家宰相这些人之间,不断进行政治博弈产生的风浪影响,我们所有人都不得幸免于外。比起李崇义和李尚旦这些人来说,我们还算是幸运的了,不是么?”

    “如今这朝廷真是暗流汹涌,风云突变。”薛顗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小声说道,“二郎你明日进了宫,不妨好好探视一下陛下龙体若何。为兄总感觉朝廷一直这么动荡下去,迟早会生乱子。老话说得好,国不可一日无君啊!”

    薛绍点了点头,他明白兄长的意思。大唐的朝廷这之所以这么乱,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李治身体不好一直无法亲政,从而导致君权不振和君权外放。如此一来,朝堂之上就难免出现剧烈的权力争夺与权力斗争。要想解决这个麻烦,唯有李治身体康复亲自出面主持朝政。

    薛绍心想,可能还有另外一句老话大哥心里在想,嘴上却不肯说。那就是:天无二日国无二君!

    偏偏,现在这两种糟糕的情况都在大唐的朝堂之上出现了——二圣临朝,李治又不能亲政。

    大唐想不乱,也难啊!

    “二圣的捷径不能走,吏部选官向来是有望无期,再加上朝政又如此复杂,那为兄复官的事情,就暂且不停了。”薛顗说道,“二郎,值此非常时期,你一定要小心谨慎莫要犯错或是被人阴损算计了。此前你要从戎,为兄一直不解。如今看来,那真是明智之举。朝局凶险步步杀机,军队里反而相对太平并且大有可为。从你升官千骑中郎将又独自领军出征讨伐白铁余可以见得,二圣对你还是相当的信任与器重的。你这条路子,算是选对了!”

    薛绍只是笑了一笑,朝堂固然难混,但是打仗又能轻松么?……算了,没必要和大哥说那些凶险玩命的事情,免得给他增加心理负担。

    “吴铭和月奴呢,怎不见他们与你同来?”薛顗突然问起了此事。

    薛绍略略一怔,事多繁复,大哥不提我还要忘了。回京之后吴铭和月奴就去找地方安顿郭安和他手下那批人去了。到现在也不见人回来,估计是陪他们一起过年去了。

    于是薛绍对薛顗说,我新收了一批家臣和麾下,派他二人去料理安顿之事了。

    薛顗就笑了,说二郎现在真是家大业大了。以后我们老薛家乃至汾阴薛氏大族,可都要倚靠于你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薛绍估计自己的家人和族人,现在心里大概都在这么想。这种事情无可厚非,一个男人能够显赫门庭光宗耀宗,让自己的家人和族人都跟着沾光,这既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荣耀。

    这种被人关爱的同时又被人尊重与被人依赖的感觉,薛绍真是久违了。这或许,就是亲情的味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