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极品驸马 > 第484章 疼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军事会议被迫暂停。。。

    薛绍让众人都散去休息片刻,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绪,不要再在郑重的军事会议上感情用事。

    天已经黑了,天上一点星光也没有,阴风怒号泼水成冰的冷。

    薛绍站在刺史府的院子里,看着光秃秃的枝杈子入神。月奴站在他身后三步之外的地方,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像以往每次那样的,静静的陪着。

    “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薛绍鬼使神差的想起了这么一句,心中隐隐一痛,扭头回看月奴。

    “公子,你冷么?要不要洗个脚?”月奴嘴角儿一扬憨憨的笑起,仿佛在薛绍的面前,她永远都是一个不可能有心事和秘密的的婴儿。

    薛绍微笑的摇了摇头,心里突然有点自责。心想我曾不止一次的骂月奴憨,骂月奴傻……但是她真的憨,真的傻么?

    月奴永远都知道她要的是什么,为此不顾一切,不惜生死。

    我薛绍呢?……我在命运的洪流中挣扎,永远看不到岸的方向,却在不断的挥霍别人对我的感情。太平公主的霓赏羽衣,上官婉儿的二月桃花,月奴的憨憨一笑……我才是那个憨人、傻子!

    “少帅。”一个声音打破了薛绍的胡思乱想。

    薛绍回头一看,是萧至忠。

    月奴静静的退到了一旁,萧至忠走上前来,弯腰拱手一拜,“打扰少帅了。”

    “我知道你念头不通达。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薛绍微笑道。

    “在下一介书生,确是不懂军事。方才在军事会议上,我也不是有意驳回少帅。实在是在我看来,你那样的作战计划太过疯狂和不理智了。”萧至忠说道,“有些话,在下只敢私下来问少帅。若有唐突之处,还请少帅见谅!”

    薛绍微笑点头,“越真心的话,往往越是刺耳。我现在,就特别渴望能有人刺一刺我。”

    “那我就说了!”萧至忠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少帅,在下实在想不通。你出身高贵前途光明,长安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天下无人不羡慕。但你为何偏偏选了这样一条充满艰辛与凶险的从戎之路?

    薛绍微微一笑,双手抬手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你看到了什么?”

    萧至忠皱眉,摇头,“我看到少帅在掐自己的脖子。但我不明白,你有何深意?”

    “其实每个人的脖子上,都套着一副命运的枷锁。我也不例外。”薛绍说道,“很多人选择逆来顺受,甚至忽视它的存在。但是我选择了挣扎,我想要摆脱它。”

    萧至忠的表情很凝重,“那会很疼。”

    “没错,相当疼。”薛绍笑了一笑,说道,“不仅仅是自己疼,我还带着许多人跟我一起疼。我的亲人,我的女人,还有我的兄弟,他们都很疼!”

    “值得吗,少帅?”萧至忠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要活出个人形,活出一个我想要的人形,而不是那副枷锁给要预设的样子。”薛绍说道,“挣扎是很疼,但如果不挣扎我会活得很窝囊,或者死得很窝囊。如果是你,你选哪个?”

    “……在下,不知道!”萧至忠深吸了一口气悠长的吐出,说道,“其实在下无意刺探少帅的内心,多有冒犯。我想说的是,少帅既然是三军主帅,不是应该放眼大局么?龙泉县的胜败存亡,对比整个战局来说只是一个角落。如果因为一个角落而赌上全局的胜败甚至是主帅的生死,在下以为,这并非明智之举。在下更加以为,少帅并非是那种会为了一时激愤而弃大局于不顾的人。所以我想知道,少帅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薛绍心里微微一动,萧至忠果然睿智过人心细如发,他肯定是想到了一些,别的将军们没有想到的问题!

    “少帅若不方便说,在下也就不问了。”萧至忠说道,“你是主帅,仗要怎么打当然是你说了算。我身为行军长史,有必要提出自己的建议。我还是认定,仗没必要打得这么冒险。说不定王方翼那边,现在已经出兵了!少帅再等几天,又有何妨呢?”

    “萧至忠,你是一个聪明人更是一个厚道的好人,还是一名非常合格的行军长史。”薛绍说道,“以上言语,句句肺腑。但我能跟我说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抱歉!”

    萧至忠沉默了,脸绷得紧紧的。

    不表态,有时候也是一种表态。萧至忠知道,他心中的猜测已经是不离十了。只不过薛绍永远不会承认,自己也永远不该问出口来。

    “在下告辞……”萧至忠恭恭敬敬的拱手一长拜,准备走。

    “萧长史。”

    “属下在。”

    薛绍微然一笑,“谢谢你。”

    萧至忠苦笑一声,这算是默契吗?……看来我心中的猜测,真的是对了!薛绍,真是太疯狂了!他的脖子上,究竟套的一副什么样的枷锁,值得他如此拼命的抗争?

    军事会议再度召开。

    气氛很凝重。看将军们的表情,薛绍知道他们已经趁刚才暂歇的时间,凑在一起商议过了。

    “你们有什么想说的?”薛绍主动发问。

    有一个让薛绍意想不到的人站了出来,说道:“少帅,让我来打先锋!”

    郭安。

    薛绍看到他,就想起了那一群破衣烂衫面黄肌瘦的土兵,他们刚刚吃上了饱饭,穿上了军服。

    薛绍的心脏,紧紧的一缩。

    “我比他们,都更加适合打先锋。”薛绍没有发问,郭安主动给出了解释。

    “为什么?”薛绍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静。

    “城平县的军营,是依傍鬼头山最险峻的北麓建造的,把它当作一道天险屏障来防御外敌的入侵。如果真有军队前去攻坚,他们建在山麓的防御工事和弓箭手,能杀死数倍的敌人。”郭安说道,“郭将军与薛将军非常的骁勇善战,但他们手下的骑兵和陌刀手,打不了这种山林之间短兵相接的肉搏仗。我的手下有一千二百多名土兵。他们全是本地人,其中还有不少人是常年在鬼头山一带穿行的猎户和药农,进了林子一住就是半个月。就算不是猎户和药农,他们也习惯了钻林子、走山路。我们可以翻山越岭避开叛军对向外侧的防御箭塔,从他们的后背展开袭击。那样能够减少很多不必要的伤亡,成功的机率,也大很多。”

    “这些天以来我一直在考察鬼头山的地形。据我所知,它的北麓是飞鸟难渡、猿猴不跃的万丈悬崖,非常的险峻。”薛绍说道,“别说是军队,就算是武功绝顶的武林高手也难以从那里下去。告诉我,你能怎么做?”

    “少帅,我们自有办法。我们当中有很多的猎户和药农,常年在那种地方打猎、采药。”郭安郑重一抱拳,“让我去吧!我军的优势兵力和机动骑兵,应该用来冲击白铁余所在的阵营,或是做为最后总攻的主力!这个先锋,非我莫属!”

    “……”薛绍咬牙沉默。

    郭安上前一步再一抱拳,几乎是咄咄逼人的大声道:“少帅,我知道你怜悯我们这些人,但是,我们真的不需要怜悯!我们是很穷、很黑、很脏、很丑,但我们一直都活得很痛快,很爷们儿!我们和少帅、郭将军、薛将军一样,是有勇气的男人,是有责任的卫士……少帅,以前是你教我的——誓死撼卫之!”

    三刀旅,撼死撼卫之!

    所有人沉默了。

    “这一仗,会死很多人……”萧至忠喃喃的说道。

    郭安咧嘴一笑,“迟早一天,我们都会死。要么埋在黄土里,要么埋在别人的心里!”

    薛绍的心,一阵剧烈的疼。

    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坟;一颗心,怎么埋?

    ……

    次日,夜晚。延安以北,鬼头山前。

    没有火把,没有光亮,郭安和他手下的一千二百多号人整齐的站成一个方阵,每人手里捧着一碗热酒。

    薛绍站在他们面前,捧着酒,说道:“兄弟们先行一步,薛绍即刻便来!”

    “干!”

    一片咕咕之声,土兵们喝完了手里的酒,然后不约而同轻轻的将酒碗放在了自己身前。

    薛绍正准备把碗摔碎,看到他们这样有点惊讶。

    郭安面露愧色的笑了一笑,说道:“少帅,这碗可漂亮可贵了,他们舍不得摔。”

    薛绍的眼泪差点就要夺眶而出,一把拉住郭安紧紧拽进了怀里抱住,“活着回来!一定要,活着回来!”

    一千二百名土兵,很安静的看着。

    “少帅,我要走了。”郭安非常用力的挣扎,扭头示意旁边的月奴。

    薛绍松开了他,看向月奴。

    月奴嘴角儿一扬憨憨的笑了,“公子,等我回来,再给你洗脚。”

    “好。”薛绍点头一笑,眼眶如针刺一般的疼。

    “走了!——少帅保重!”

    郭安转身就走,他麾下的土兵们静静的跟着他,头也不回的一同走进了黝黑的鬼头山里。

    月奴也跟着一起走了,穿着一身灰旧的道袍,背着一个青布的背囊,脚步一如既往的轻盈,就如同她永远都不会有什么沉重的心事。

    看着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薛绍感觉眼前整座大山都像是对着自己压了下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压得他心里很痛,压得他想要对着这座大山,跪下去……

    【求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