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极品驸马 > 第300章 皆大欢喜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薛绍只说在山郊野外找个道家清静之地来相这个亲,却不料,柳司马找了个女子道观。

    大唐的社会风气崇尚自由与开放,各类宗教事业都进行得风风火火。道教身为大唐的国教,自然更加兴盛,其他如佛教、摩尼教等等一样风行。同时,和尚道士这一类人物都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出入皇城禁内、与帝王皇子结伴交友也是屡见不鲜。

    那么大唐的女道士,就是一类比较特殊的群体了。她们既可以不受律法户婚条例的禁制,又不用从事生产、恪守夫训,再加上衙门政府给予的特殊的经济与富利待遇,她们简直就是一群“活神仙”似的人物。

    神仙固然是快活的。

    她们最快活的地方,就是可以无拘无束的和许多男俗客“自由交往”。女子道观里面一向颇多暗香浮动,这是很多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而且女冠不同于娼妇,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轻薄女子。她们有着充分的“恋爱自由”但不代表她们会,她们的眼界多半很高,能和女冠“有一腿”的男子必有一技之长。要么才华风流相貌出众,要么出身显赫达官显贵。

    薛绍把眼前这情景一瞟,心知今天这场风流罪过是逃不过了。怪只怪以前的蓝田公子名声太响,自己现在被迫要为之买单。

    柳司马从旁引路,薛绍与郭元振月奴等人一路相随,在那些小道姑们的“夹观欢送”之下进了道观。

    一进去,里面更是了不得。

    满满一堂,也是坐着大小的道姑。客席之上,也有几个衣带光鲜粉面桃腮的小美人儿,在半羞半怯的引颈翘盼。见到薛绍等人进来,她们发出一阵低低的咯咯笑声。

    郭元振直轮眼珠,既是心花怒放又有些局促不安,他小声道:“薛公子,今日这阵仗,以往你经历过吗?”

    不等薛绍回答,月奴嗤笑了一声,“你这大男人还怕被她们吃掉不成?你若害怕,藏我身后!有本大将军在,保你无虞!”

    “呃……”郭元振的脸都红了。

    薛绍则是哈哈的大笑,看来今天带月奴一起来真是英明之选。这样的场合,没人比她更能“护驾”了。

    柳司马说,坐在听经客席之上穿水绿色襦裙的,就是她的外甥女陈氏,小字“仙儿”。

    薛绍与郭元振朝那边一看,隔得稍远,有五六个姑娘团团的围坐在的一个年龄稍长的女冠身边,听她讲经论道。其中有个穿水绿色襦裙的小姑娘被其他的姑娘们围着,纷纷在她耳边窃窃私语,一群姑娘时不时的发出一片嘻笑之声,哪里是在听经讲道,分明就是典型的“相亲式”作风。

    薛绍道:“郭兄,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剩下的你自己办。”

    郭元振咧了咧牙,“好吧,好吧,我就厚着脸皮过去打个招呼。”

    “不用勉强,对你的脸皮之厚度,我一向很有信心。”薛绍笑道,“快去吧!”

    “那你呢?”郭元振仿佛有点底气不足,讪讪的道,“你不要走远,行吗?”

    “没出息!千军万马都不怕,还怕几个姑娘吗?”薛绍笑骂道:“还不快去!”

    郭元振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既然是进了道观,就得入境随俗。薛绍与月奴跟着柳司马一同在道观里观光了一阵,烧了香听了经,见得最多的还是大道姑小道姑们的各种媚态。薛绍深以为然的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身边有个月奴,那些女冠们肯定早就主动投怀送抱了。看她们那眼神,岂是饥渴二字能够形容,简直就是如狼似虎啊!

    安大将军这个保镖,实在是太给力了!

    薛绍心中一阵暗笑不已,月奴也是摆足了一副“职业保镖”的架式,少言寡语冷面寒霜女汉子的气场十足,不动声色之间就替薛绍挡去了许多芳菲冷箭。

    像模像样的在道观里观摩了一阵后,郭元振落荒而逃一般的跑了出来找到薛绍。

    “不行,不行!此事万万使不得!”郭元振一口气连声说道。

    “怎么了?”薛绍惊讶道,“莫非那姑娘长得极其丑陋?”

    “非也、非也!非但不丑,恰好相反!”郭元振喘着大气,哭笑不得还有些怨恼的道,“我说薛公子,你这回也太不地道了!”

    “怎么还怨到我头上了?”薛绍好奇道。

    郭元振连忙将薛绍拉到一边避开所有耳目,小声道:“那陈家小姑娘固然是生得极其漂亮,人也很端庄贤淑。可是人家分明早就心仪蓝田公子了,你却怎的让郭某去顶这个包?你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呃……”薛绍轮了轮眼珠子,不是跟柳司马说好,不要再提我的事情吗?

    “没话说了吧?”郭元振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说道:“这种事情可是勉强不得了。若是小妾,郭某大可以与薛公子随意分享。若是妻子,大可不行。”

    “这是当然。”薛绍挠了挠头,“柳司马怎么办事的?……柳司马,请你过来一下!”

    柳司马慌忙赶了过来,薛绍将事情一说,柳司马也是当场傻了眼。

    “老夫并未和她提起公子啊,敢情是她自己心中早有打算。”柳司马也直跺脚,连忙给郭元振赔礼道歉,“郭将军,此事实属老夫办事不利、多有得罪、多有得罪了!”

    “罢了,幸得是薛公子。若是旁有别的男人,我还真饶不了你!”郭元振是个磊落爽直之人,直言说道。

    柳司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又赔了一阵礼,小声哀求道:“薛公子,你看此事,如之奈何?”

    “还能怎么办,打道回府呗!”薛绍也只能如此了。

    “等——等一下!”郭元振又一把将薛绍拉住了。

    “怎么,你又有别的想法了?”

    “那是。”郭元振笑嘻嘻的对薛绍暗语道,“陈姑娘心仪于你,我是万不敢亲近了。不过她身边另有一个穿着粉色罗纱的年轻女子,虽然姿容不及陈姑娘漂亮,但是和我很有眼缘。我是一眼就看中了。就是不知那是哪家的姑娘,是否婚配了?”

    薛绍一听,乐了,“这还不简单,问!”

    于是薛绍就向柳司马打听。柳司马一听,当场一愣,随即就乐开了怀。

    “不瞒薛公子与郭将军,那正是老夫的幺女,小字英娥,年方十七略长于陈氏。她二人自幼一同长大,情同姐妹。今日相亲,她便一同来了。”柳司马满面春风暗自欢喜,小声道,“小女英娥自幼养在深闺,却一向眼高于顶,非当巨英雄不嫁,还特别喜欢烈马长枪驰骋疆场的好男儿。因此年过十六仍未出嫁,老夫与内子还一直着急呢!”

    薛绍与郭元振一听,心中顿时了然。

    按常理来说,如果柳司马真是要巴结薛绍,他大可以将自己的亲女儿献上来,不必便宜了家里养的便宜外甥女。但柳司马是比较传统的文人仕大夫,爱面子、好清高,他好像有点扯不下这张老脸把自己的女儿献给别人做妾,达到攀龙附凤的目的。

    如此说来,柳司马还算是个清高厚道之人。

    薛绍心里一合计,或许柳司马还是有点不忍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去给别人做妾,那么嫁给郭元振做正妻,不是正当合适了吗?

    一拍手,薛绍就这么决定了,“柳司马,郭兄,此事正是歪打正着、天作之合。不如就让我来做媒,让柳英娥嫁给郭元振做正妻,达成这棕婚事,如何?”

    郭元振一听,嘴上虽然不言,但顿时心花怒放!

    柳司马也是欢喜,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京城来的郭元振,对他柳家来说当然是好事。再者,郭元振虽然不及薛绍这样风靡万千,但也是一表人才文武双全。最让柳司马这个儒家仕大夫看中的是——郭元振是进士出身。

    时下有一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大唐的进士科是非常之难的,五十岁中了进士还会被人夸是“少年得志”。

    郭元振年仅十八岁就高中进士,这绝对是“少年天才”级的人物。现在又从戎立武当了将军,还是薛绍这种天簧贵胄的好兄弟,这不是文武双全、前途无量吗?

    对柳司马来说,郭元振绝对就是一条挖空心思也钓不来的金龟婿啊!

    “老夫倒是很愿意将小女嫁与郭将军。郭将军这样的青年才俊,也必是小女的如意郎群。就怕郭将军……嫌弃?”柳司马心中大喜,但嘴上很是谦虚。

    薛绍就笑了,分明是王八绿豆看对了眼,还有什么好矜持的?

    “郭元振,你怎么说?”薛绍还是象征性的问了。

    郭元振二话不说,当场一跪,“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柳司马这下可是欢喜坏了,连忙上前扶起郭元振,再也忍奈不住哈哈的大笑起来。拉起郭元振的走就去和他的宝贝女儿柳英娥,见面去了。

    薛绍心里乐啊,成人之美,而且是两全齐美,好极好极!

    “公子,那个陈氏怎么办?”月奴傻兮兮的问道。

    薛绍一扭头看向她,眨着眼睛笑道:“怎么,你倒是很想有个人,来跟你枕头?”

    月奴一愣,这才知道自己问了一句最不该问的话,脸上通红连忙转过了脸去,到处瞎瞟了。

    薛绍呵呵直笑,本来我就没心情在这种时候拈花惹草。此次北伐,说白了我就为了“证名声、求功德”而来。任何可能有损名声的事情,我都不会去做。

    树大招风,行军在外私下纳妾,这要是被军队里的人或者朝堂之上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会指责我薛绍道德不昌、身行不俭。尤其是我现在与太平公主有婚约在身,“男女作风”问题最是容易被扩大化,最容易被人拿来攻讦。

    所以,绝对不可为图一时之淫乐,而坏了大事。

    柳司马一番好意献女作妾,我薛绍若是拒绝会显得不近人情矫揉造作。将其献予兄弟为妻,则是既收下了人情也杜绝了攻讦,算是无奈之下想出的“两全齐美”之法。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养在深闺的陈氏早就心仪大名鼎鼎的“蓝田公子”,这恐怕是他舅舅柳司马都不知道的。郭元振跑去相亲碰了一鼻子灰,结果却又相中了柳司马的亲女儿。然后嘛,这门婚事成功的可能性,几乎是板上钉钉了。

    防患于未燃且能成人之美,多么愉快的结局。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人生就是这么有意思!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