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极品驸马 > 第94章 打狗欺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薛绍按着太平公主的太阳穴,给她刮一刮眼眶用来驱散眼睑的淤肿。太平公主安静的躺着,脸上一直挂着一丝安静又温馨的笑容。

    兴许是这大半天来一直都伤心又压抑,心神放松下来之后,太平公主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薛绍便停了手,准备抽身起来给她取一床被子盖上。刚要抽身,太平公主习惯性的一个翻身掀过来,手掌往脸旁一压,然后脸蛋儿枕在了手掌上,睡得更香。

    薛绍的表情一滞,爪子、爪子!

    太平公主的手掌,不偏不倚压在了薛绍的……裆部。

    美人如玉,吐气如兰。

    薛绍分明感觉到一股热汽袭到了裆部。二十岁的年轻男人,气血何等的方刚劲烈。再加上薛绍禁色断欲已有多日,被太平公主这样不以意的一挑逗,居然很快就气血冲涌,变得雄纠纠、气昂昂。

    太平公主的小手儿,俨然是要压它不住了。

    “好讨厌,干嘛拿东西戳我?”睡迷糊了的太平公主忿忿的嘟嚷了一句,伸手一抓,然后顺势一拧、一扯,好像要把那个“讨厌”的东西给扔走。

    那个能屈能伸的东西自然是扯不掉也扔不走,但是某些毛发可就遭殃了!

    嗷!……

    薛绍的脸差一点就要绿了,一巴掌拍到了太平公主香臀之上!

    “啪”!

    手感不错,弹性一流!

    不过这一巴掌下手还真是不轻,太平公主惊叫一声恍然苏醒双手一撑坐了起来,瞪圆了眼睛像一只受了猛兽惊吓的非州瞪羚盯着薛绍,“你为何打我?”

    她这一撑半个身子的力道都加在了手上,薛绍更加痛苦了!

    “快、快撒手!”薛绍的表情很窘。

    “呀!”太平公主惊叫一声这才连忙松开了手。

    “咝、咝……”薛绍屁股一挪转过了身去,双手捂着裆部呲牙咧嘴,痛苦不堪哭笑不得,真想对着太平公主的小翘臀上再狠狠的来几下,不留下几个血腥残酷的红手印,她不知道男人的厉害,不知道夫为妻纲!

    啊,疼!……

    太平公主揉了揉眼睛仍是有些小迷糊,看着薛绍诡异又滑稽的动作,心里是一阵犯窘又犯乐……嘿嘿!你不是一惯云淡风清又高层建翎的样子么,你也有今天呀?

    “薛郎,你没事吧?”

    “……有事!”

    “快转过来,让我看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不能看!”

    “嘻嘻!”太平公主掩着嘴儿怪笑起来,马上一下想到刚刚这手捂过他那里,又急忙放了下来。盯着那只手,她心里感觉十分的怪异,脸上也臊得红成了一片。

    “你还笑得出来……”薛绍又窘又恼,额头上都有汗了。

    “当真弄疼你了呀?”太平公主小声的问道。

    “废话!”

    “要不我把御医赵秉诚叫来?”

    “不用了!”薛绍的额头上都要冒黑线了,你还嫌我不够窘吗?

    “嘻嘻!”太平公主又怪笑起来,“薛郎,你不要生气嘛,我不是故意的!”

    “生气谈不上!”薛绍咝咝的吸着凉气儿,“但还不许我疼啊?”

    太平公主这下是“哈哈”的大笑,“薛郎,薛郎,你就让我看看嘛!伤成什么样儿了?”

    “不能看!”

    “我偏要!”太平公主伸手来扳薛绍的肩膀,“转过来嘛,让我看看!”

    薛绍很无语,“要看也行,你把屁股厥起来先让我踢几脚!”

    “我敢蹶,你敢踢吗?”太平公主掩着嘴儿吃吃的笑。

    “蹶!”薛绍恨得牙痒痒。

    “……不蹶!那样子也太羞人了!”太平公主耍起了赖仍是用力去扳薛绍但怎么也扳不动,于是挪到了薛绍面前,指着薛绍大笑,“嘿嘿,你这脸怎么都黑了?”

    “很快就要绿了!”薛绍哭笑不得的瞪了太平公主一眼,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好啦、好啦,本宫一时无心之失,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要耿耿于怀嘛!”太平公主笑嘻嘻的道,“要不,本宫也给你揉揉?”

    “……”薛绍的表情都僵住了,只剩眉梢在一弹一弹。

    揉?

    揉你个魂!

    信不信我办了你?!

    “噢,男女有别,本宫还是不揉了吧!”太平公主掩着嘴儿吃吃的怪笑,恶作剧的成功快感,让她一阵心中暗爽。

    薛绍无可奈何的喷了一阵凉气儿,整了整衣冠。

    “别闹了!坐好!”

    “噢!”太平公主倒是听话,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榻上,仍是忍不住一阵阵的嘿嘿怪笑。

    没多久厨房将饭菜弄好了。太平公主赖着不肯动,薛绍便叫月奴将鱼汤和御黄王母饭取到了书房来,弄了一条餐几让她在这里用膳。

    月奴伺候罢了方才退出去掩上门,太平公主就道:“薛郎,这个叫月奴的户婢是汉胡混血的吧?模样当真好看,身段儿也好!”

    薛绍斜睨着太平公主,“怎么,你想让她变成第二个张窈窕?”

    “不、不!我没这意思!”太平公主连忙摆手,噘起嘴儿撇着眉毛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薛郎,我只是和你闲聊嘛,你不要总是去提那件让我们不开心的事情了,好不好?”

    “好,你吃饭吧!”薛绍轻叹了一声,说道,“月奴是个可怜人。她还只有一岁多的时候,全家死于兵乱。我兄长身边的一位家臣将她从死人堆里捡了出来,从此收养为义女。那一日正当月圆之夜,于是给她取名为月奴。”

    “这么可怜啊……”太平公主尝了一点王母饭筷子含在嘴边,眨巴着眼睛轻声道,“薛郎,你府里只有月奴和妖儿这两名女婢了吗?”

    薛绍拧了拧眉头,“不然,你以为呢?”

    “不、不!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打听!”太平公主连忙放下筷子,又噘起嘴来做出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连连摆手道,“我只是随便问问!我知道贵族大户的家里多有几名丫鬟户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我改天就去买她十个八个的户婢回来?”薛绍冷笑。

    “不行!”

    “你刚还说正常的事情?”

    “呃!……”太平公主表情僵硬的眨了眨眼睛,“嘿嘿”的干笑了两声,“你要户婢,我给你!掖庭当中多的是年轻貌美闲来无事的宫女!”

    “啊?”薛绍愕然,哪有女人给自己的男友送炮|友的?

    “嘿嘿!”太平公主又拿起了筷子,眉飞色舞,“本宫其实是个开明的女子。男子风流是很正常的事情,本宫可以理解!但是——我就是受不了被人隐瞒与欺骗!我更不希望听到,你和平康坊的贱籍娼妇的风流韵事四下传扬!”

    薛绍的双眼略微一眯,“所以,就有人瞅准了你的这个心态,专拿张窈窕来刺激你。其实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以前是有过很多不同的女子。但对方偏就选中了一个在平康坊谋生的张窈窕,而不是那种高门大户的良家闺秀。可见对方的心思,十分的精深与歹毒啊!”

    “哦?”太平公主的筷子凌空一滞,秀眉略微一皱,“武承嗣,不像是这么聪明的人。”

    “所以他背后一定有人给他出主意。”薛绍道,“那个人的心机,比武承嗣深多了。既然他挑唆了你,肯定就会在长安市井当中散播流言,也会把事情捅到二圣那里。这样的丑闻一但大肆扩散开来,我们两个以后,也就别想再见面了。”

    “啪”!

    太平公主突然将筷子按到了食几上,一下站了起来,“看来时间紧迫,我得马上回宫面见二圣!”

    “也不急于一碗饭的时间。”薛绍看着她说道。

    “不行,夜长梦多!”太平公主十分坚决,“我绝不容许任何人拆散我们!”

    薛绍也站了起来,双眼略微一眯,“那如果是天后娘娘娘,不允许我们在一起呢?”

    “……”太平公主沉默了片刻,秀眉紧颦来回了踱起了步子,神态颇为焦急。

    薛绍让他思考了片刻,然后说道:“这一次的事件本身,或许容易解决。但一些细节上如果处理得不好,这次事件带来的遗症,可就不那么乐观了。”

    太平公主骤然停下步子转头看着薛绍,表情凝重眼神犀利,像极了武则天!

    “薛郎,你是说我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千万不能冒犯了我母后的尊颜?千万不可与武家正面竖敌?”太平公主道。

    薛绍点头,心中暗暗欣慰,别看太平公主小,可她真不笨。尤其是跟“政治”有关的东西,她远比一般人要敏感与理智得多。

    “我知道了。”太平公主神情凝重的缓缓点头,“那我就只认错、只求饶,不去指认与攻击武承嗣。”

    “好。”薛绍点了点头,我总算和太平公主之间有了一点默契。

    或许现在太平公主可以将皇帝李治搬出来,压住天后收拾武承嗣。但是李治一直身体不好也没有几年好活了,如今的朝廷大权已经实际掌握在武则天的手中。武承嗣虽然无才无德,但他是武家的继承人,是天后的一张脸、一条臂膀。如果这一次我与太平公主因为张窈窕一事,直接搬出皇帝来狠狠的制裁了武承嗣,无异于伸手去打了武则天的脸,并公然竖敌于整个武家!

    我与武承嗣之间会因为太平公主的缘故有些私仇,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非常正常,想必武则天也不会特别在意。今后的一个时代都将属于武则天,如果因为这些私仇而与武则天彻底决裂,那也太不划算了!

    “但我绝对不会放过武承嗣的!”太平公主几乎是咬牙切齿。

    “这也是我想说的。”薛绍双眼一眯,说道,“来日方长,走着瞧!”

    “哼!”太平公主略显稚嫩的漂亮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戾气杀机,“我们和武承嗣之间的梁子,算是从此结下了!迟早一天,我们一定要把他给收拾掉!”

    我们?

    我喜欢这个词!

    “好。”薛绍点了点头,但是说到底这是男人之间的恩怨。我与武承嗣是天敌,早晚必要分出个死活,只能有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

    “薛郎!”太平公主突然看向薛绍,眼神无比的真挚与热切。

    “什么事?”薛绍问。

    “这次的事情虽然闹得很尴尬、很不愉快。但是我觉得,这未尝不是对我们的一个考验与试炼!”太平公主说道,“我想,我会更加坚定的和要你在一起!我不容许任何人拆散我们!还有……我们需要有自己的实力,不能一直抑仗他人的鼻息、更不可以一直任人欺凌!”

    “说得好!”薛绍深呼吸了一口眼神一沉,她总算能和我想到一起了!

    “我马上回宫面见二圣。既然你要见我父皇,那就留在府里静候,随时准备入宫面圣。”太平公主也深呼吸了一口,眼神深深看着薛绍,“我父皇,也是应该要召见你了!”

    .

    【网站的自动发布功能已经修复,依旧每天8点和18点稳定两章更新。大家记得收藏起来,多多投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