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极品驸马 > 第92章 绝对权力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天的第二章提前发布了。]

    .

    片刻的寂静之后。

    “婉儿,现在长安城里是不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太平公主双眉紧皱的问道。

    “婉儿未曾去过城里。但估计,应该是……”

    太平公主羞恼又悔恨的拍了一下手,“奸人从中挑唆,本宫居然一时不查……”

    话说到这里打住了。身为主上,岂能轻易在臣下面前认错示软?

    上官婉儿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只是低眉顺目的站着。

    “婉儿,你足智多谋,于今之计本宫该要如何是好?”太平公主急切问道。

    上官婉儿轻皱了一下眉头,“殿下,此事婉儿不便谋划。”

    “为什么?”太平公主挺惊讶。

    上官婉儿面露难色的迟疑了一下,轻声说了八个字,“卑不谋尊,疏不间亲。”

    臣子从来不敢随便参与谋划皇族的家事,否则怎么都是得罪人,夹在中间极难为人。眼下薛绍这个帝甥、天后的侄儿武承嗣和太平公主三个人,因为婚姻之事闹将了起来,别说是上官婉儿,就是当朝宰相也不敢擅自干预。

    “……”太平公主恍然大悟,轻轻的点了点头心说上官婉儿毕竟是我母后的人,我也就不为难她了。不过,她必然早就想到了一切的前因后果与曲折利害。

    是旁观者清,还是她特别聪明?

    她嘴上虽说‘卑不谋尊疏不间亲’意在表明中立的立场,但她却又隐隐像是在帮衬着薛绍,刚才又旁征博引甚至现身说法的一直在劝我,言语之间大有“春秋笔法”的味道。不难看出,相比之下她终究还是讨厌武承嗣而心里向着我和薛郎的!

    这个上官婉儿,年纪轻轻却是八面玲珑、机智过人!难怪我母后对她如此的信任与器重!

    “左右,与本宫更衣!即刻准备起驾!”太平公主也没点破上官婉儿,只是突然下令道。

    “殿下将要摆驾何处?”

    “薛府!!”

    上官婉儿终于是长吁了一口大气,薛公子,婉儿尽力了!剩下的,交给你!

    ……

    天快黑了掌起了灯,薛绍仍在安静的誊写《六军镜》。虽然努力不去想那些事努力的让自己的心神镇定,但他心里终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宁静。

    冰山之下,暗流汹涌!

    前世,他总是习惯了独来独往用超强的个人手段,直接了当的去解决许多的问题。现在站在了薛绍的位置,在一般人面前蓝田公子贵不可言高不可攀,偶尔打个擦边球、玩个欺男霸女或许还算惬意。但这一次的事情让薛绍充分认识到,自己不过是一个游走在“体制边缘”的寄生虫,一但面对真正的权力,“贵族”二字就如同一块毫无用处的遮羞布!

    薛绍几乎体会到了,历史上的那个花瓶薛驸马将要饿死在狱中之时的,那种心情!

    “绝对权力”!

    薛绍双眉紧拧,在一张空白的誉书萱纸上写下了这四个大字!

    如果此刻我手中能够拥有“绝对权力”这一把杀人利剑,桌上摆的也就不会是这一堆残废书纸,而是武承嗣的项上狗头!!!

    安静坐在一旁看书的月奴突然感觉一阵压抑,感觉整个房间里的温度仿佛都降低了一些。她担忧的看着薛绍后背,却不敢多言多问。心想,张窈窕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一个稍有血性的男人,都不可能做到心如芷水。别说是当事之人,就连我一个旁观的女子也因张窈窕的无辜受戗而悲悯不已,出于义愤更想杀武承嗣而后快!

    月奴的顿时忐忑起来……公子绝不是那种毫无血性的软弱男人,现在他的心里一定特别不好受,只是一直在忍着没有发泄出来罢了!

    薛绍深呼吸,放下了笔。

    “饿了,吃饭去。”

    “……好!”

    主仆二人方才走到楼下,听到府门口传来一个尖利而极具穿透性的大嗓门——“太平公主殿下驾到,臣府速速出迎接驾!”

    “她居然主动上门来了?”月奴一下就瞪大了眼睛,“公子,怎么办?”

    “迎接呗。”

    “万一她来者不善呢?”

    薛绍淡然的笑了一笑,“来者不善就不会亲自来,更不会有人在我门口大喊接驾了。”

    “那月奴回避了。”月奴面露愧色的点了点头,难道我真的很憨,这都想不到?

    薛绍往前宅走去。

    不等他走到门口,太平公主已经带着上官婉儿与琳琅闯进了府里,什么鲜花铺道礼乐为奏全都免了,步伐堪称风风火火。

    “臣薛绍……”

    “不必了!”太平公主一挥袖打断他的话,“找个地方,本宫要与你单独说话!”

    薛绍凝视太平公主的眼睛,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热切、焦虑、自责与愧疚。

    “书房。”

    二人来到二进院,上楼进书房。整个二进院里被肃清,所有人等一概没有靠近,包括琳琅。

    太平公主先一脚进了书房,薛绍进去后转身掩门,双手还没有从门框上放下,太平公主从后面一把将薛绍紧紧的抱住了。

    “薛郎,对不起!”

    薛绍皱了皱眉头,在她的手上轻轻的拍了拍,“松开。坐下说。”

    “我不要!”太平公主执拗的紧紧抱着薛绍,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仿佛一松手薛绍就会从他眼前消失。

    “我要生气了。”薛绍淡淡的道。

    太平公主只好松开了手,悻悻的坐到了坐榻上。低着头撇着嘴,脸颊菲红,没有抬头去看薛绍。

    “殿下,请用茶。”薛绍很“客气”的,倒了一杯茶放在她的面前。

    “不喝。”太平公主碰了个狠狠的软钉子心里好一阵堵,低着头咬着嘴唇像是赌气,又像是一个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局促又不安。

    “殿下想说点什么?”薛绍很是淡然的自己慢慢喝着茶。

    太平公主的眉头皱作了一团,仰头看向薛绍,“现在怎么办?”

    “你说呢?”

    “我不知道才问你……”太平公主抬了一下眼睑飞快的瞟了薛绍一眼,鼓着腮帮低着头,做足了‘可怜小女人求原谅求安慰’的神情。

    “解铃还须系铃人。”薛绍平静的道。

    “你就直接说吧,我该做些什么,才能挽救现在的局面?”太平公主皱着眉头表情也比较凝重,这让她看起来显得比刚才“老成”了许多。

    薛绍放下茶杯,“殿下要挽救局面,至少得要搞清楚,眼下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还能是什么样?”太平公主撇了撇嘴把视线从薛绍脸上挪开,别着脸,仿佛是不敢正视薛绍的眼神,低声道,“无非就是有人想要拆散我们,还想要致你于死地!我不会放过他的!”

    “这叫因果,不是局面。”薛绍摇头苦苦的笑了一笑,“现在的局面是,我们将要面对的可能是……二圣!”

    “还不是一个意思……”太平公主鼓着腮帮、撇着嘴、耷着脸,像是一个刚刚被人抢了糖葫芦的小孩子,又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在被严厉教育的小萝莉,委屈无奈又可怜兮兮。

    薛绍皱了皱眉头,“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当然有了……”太平公主可怜巴巴的轻轻应了一声,从两人对坐的矮几下悄悄伸出一只手,用手指尖儿轻轻的勾了勾薛绍的衣袖。

    “干嘛?”薛绍低头一看,顿时无语,这时候你还有心情卖萌?

    “薛郎,我知道错了……”太平公主嘟着嘴低着头,低声的道,“我真的知道错了。”

    薛绍直咧牙,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副德性?

    “薛郎,我知道错了……”太平公主像复读机一样重复这一句,低声的、怯怯的道,“你可以原谅我吗?”

    “……”薛绍无奈又无语,叹息了一声,“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最紧要的。”

    “对我来说,你是否原谅我,才是天下第一紧要的大事。”太平公主耷着头斜着眼睛瞟着薛绍,说话的声音也怪怪的,像是感冒了的人发出的浓厚鼻音。

    “你……严肃一点!”薛绍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你快说,你否原谅我?”

    “……”薛绍恨了个牙痒痒,“你别扮鬼脸、做怪样,先一起商量来解决问题!”

    “你是否原谅我?”

    “这次的事情可大可小其中暗藏杀机,我们得想办法渡过这段危机,这是当务之急!”

    “你是否原谅我?”

    “好吧!……”薛绍拍了两下额头只能是妥协了,在这种事情上跟女人、尤其是还是个小女人反复的争执,好像没多大可能成为赢家,于是道,“我姑且先原谅你。”

    “多谢薛郎,你真是宽宏大量!”太平公主的脸色就像是川剧大变脸一样瞬间变了个样,快语说道,“其实眼下危机也好解决。我知道,这是有人在故意挑唆刺激于我并在暗中推波助澜,长安城里肯定会谣言四起议论纷纷,迟早还会有人将这件事情捅到二圣那里。但你放心,二圣向来最是疼我,虽然这次我犯下了大错会影响到皇家声誉,但所幸本宫已经及时悬崖勒马知错就改了。我这就回宫向二圣请罪,并请母后出面帮忙遮掩与解决这件事情!”

    薛绍眉头紧拧的盯着太平公主,“那死人,能否复活?”

    太平公主一下被薛绍那句话给呛住了,咬了咬嘴唇,“薛郎,你方才都说已经原谅我了。”

    “我是原谅你了。但死者呢?”薛绍几乎是瞪着太平公主,义正辞严的道,“你这是草菅人命!”

    太平公主几乎是将脖子都缩了起来,眉毛也撇成了一个八字,小声道:“难不成你想让我去给她抵命?”

    .

    【求收藏、求红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