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极品驸马 > 第20章 墙中之鬼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片刻之后,回廊的另一头出现了一个轻盈如野猫的身影,同样是摸着墙角悄无声息的来,目标,好像是也是那个白影。

    薛绍不由得暗自一笑,习武之人目明耳聪,月奴的警惕性果然蛮高,她也跟出来了!

    就和薛绍一样,月奴同样没有打草惊蛇,或许她还有一点点的害怕。毕竟大半夜的雷电风雨交加,家里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全身白衣来历不明的人,任谁都会三分胆寒,更何况还是一个非“无神论者”的年轻女子。

    月奴远远的就停了下来,静观其变。

    “哧——啦”!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那个白影仿佛还被吓了一吓,手中打的一把油纸雨伞晃动了几下。

    紧接着,滚滚春雷落了下来,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震动。

    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白影死死盯住的那板墙上,像放投影一样的现出了一个模糊的影象——好像是一个穿着长衫的男人跪在地上,双手朝天举起高仰着脖子,像是在痛苦的呐喊!

    没有声音,影像持续的时间也极短,差不多只有两秒钟。

    薛绍顿时瞪大了眼睛——还真的闹鬼了吗?!

    “啊!——”白影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但很快捂住了嘴。

    “女人?”薛绍更加吃惊。

    藏在不远处的月奴估计也是吓了个够呛,如同一阵疾风飞快的闪走。身如飘絮的几个起落,她踏着房梁屋檐轻盈如狸猫,跳到了薛绍所住的主宅二楼卧室门前,狂喘粗气神情恐惧,果断的拔剑而出当起了门神。

    “恶鬼凶灵,休想伤到我家公子!”

    与此同时白影手里的油纸伞吓得仓皇掉落,她惊慌失措急忙将伞捡起转身要跑,脚下湿滑一个趔趄,惊叫一声就朝前摔倒下来。

    薛绍如同一匹扑食的猎豹猛然蹿出,在那条白影倒地的瞬间将她稳稳托住。

    白影的额头双眼,正对着回廊扶手的一处尖突之处,相隔不过一寸之远!

    电光火石之之间,白影仿佛是吓懵了,全身绷紧如同拉紧了的弓弦,眼睛几乎要瞪得爆出眼眶来,连呼吸都凝滞了。

    薛绍只觉得怀里一阵温香暖玉的,双手还握住了一对丰满又柔软的肉肉。下意识的捏了一捏。

    大唐女子可不会戴上加衬了厚实海绵的胸罩,货真价实,手感绝对一流。

    薛绍阅女无数的这一双手,早已把撩拨女人的技艺练到炉火纯青。

    “嘤……”白影发出了一记浑然不觉的娇羞呻吟,吐气如兰身子一软,全然落在了薛绍的怀里。

    薛绍双臂一用力将怀中之人完全抱起,站直。

    “白影”先被闹鬼吓了个够呛再又仓皇摔跤,电光火石之间被人救住抱起,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仓促了,她的脑子里像是完全空白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几乎连呼吸都要忘了,瞪大了一双宝石般的美眸怔怔的看着薛绍,像是刚满月的小猫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一样,好奇中带着迷茫,好奇中带着恐惧。

    脸上,一片吓坏了的煞白。

    薛绍无比绅士的微然一笑,“虞姑娘,你没事吧?”

    “承、承郎君,怎么是你?”虞红叶恍然回过神来,眼睛仍是瞪得很大。说完这句方才醒悟,脸刷的一下变作通红。

    “请放我下来!”

    “小心。”薛绍将她放下。

    虞红叶双脚触地,惊吓之后腿脚发软险些再次摔倒。薛绍伸手一扶,虞红叶却下意识的双手往胸前一护。薛绍不禁心中暗笑,只是伸手托住了她的手肘。

    “夜寒雨湿,虞姑娘不妨到我婢女的房间里来坐一坐,喝杯姜茶驱驱寒气,定一定心神。”薛绍微笑道,“顺便,承某也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虞姑娘!”

    “好……吧!”虞红叶无可奈何的应了一声,终究是瞒不下去了。

    二人结伴往月奴的房间而走。走到一半月奴从天而降落在二人面前,再度把虞红叶吓得惊惶大叫一把扑进了薛绍的怀里。

    “公子,你怎么……虞掌柜?”月奴看到他们二人拥作一团,很惊诧。

    薛绍脸一板,紧紧抱着虞红叶,“姑娘莫怕!——月奴,你大半夜的突然一下跳出来,是想吓死人吗?”

    手感真赞。虞红叶拥有一副传说中的女人最高境界的身材——看起来瘦,摸起来有肉!

    “月奴该死!”月奴慌忙跪下来,心说我可没见到公子你被吓坏啊,反而是在美美的怀抱佳人!

    片刻之后。

    连受惊吓的虞红叶双手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缩着身子坐在月奴的床榻之上,身上披着一床棉被,仍在轻微的瑟瑟发抖,眼神也有点发直。

    月奴站在一旁咬着唇拧着眉双手紧紧拽着手里的剑,表情严肃到肃杀,脸也也略有一点发白。

    只有薛绍像个没事人一样悠然的坐在一旁的大椅上,茶盖子刮着茶杯发出轻微的刮擦声,嗞嗞的喝着茶水。

    “嘭——嚓嚓!”

    闪电裂空,惊雷滚滚!

    两个女子都不约而同的发出轻微颤抖,虞红叶手里的茶杯差点掉到地上。

    “别慌,有本大仙在此,任何妖魔邪祟也伤你们不得!”薛绍慢条斯礼的放下茶杯,大义凛然的道。

    大仙?

    虞红叶与月奴相视苦笑,怎么看你都不像是那种会捉鬼的道人神汉呢!

    不过听了薛绍这一句话,她们心中都没来由的塌实了不少。出于人类的天性,一但面临危险,女人总会不由自主的希望有个男人在身边提供保护。就算是武艺高强的女汉子月奴,也概莫能外。

    薛绍站起了身来慢慢走到虞红叶身边,说道:“虞姑娘,你深更半夜偷偷的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被鬼吓?”

    虞红叶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郎君莫要口不择言,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你还嫌我吓得不够吗?”

    月奴胆子也算是很大的了,此时也不由得浑身一阵汗毛倒竖,小心的道:“公子,那是何方妖魔鬼怪?”

    薛绍凝眉正色道:“以我的经验来判断,那是一只——”

    话说一半,他故意卖关子停住。两个女子都瞪大了眼睛,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墙中鬼!”

    “啊!”

    薛绍随口编造的一个词,效果却是很不错,把两名女子都吓得一齐惊叫了一声。

    “公子你当真认得?你何时有了这样的修为?”月奴惊讶的道。

    薛绍神秘兮兮的微微一笑,很有大尾巴狼风范的来回踱了两步,“你难道不知我朋友众多涉猎广泛?在我的朋友当中,什么样的奇人异士都有。闲来无事学一些奇门遁甲阴阳术数,也不足为奇嘛!”

    “公子当真懂得这等法门?”虞红叶惊讶的脱口而出。

    听她这叫出“公子”月奴方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我真是粗心,又当着虞红叶叫“公子”了!

    薛绍不以为意微笑道:“这墙中之鬼定是蒙冤而死,因此阴魂不散附在那墙中。但凡雷雨交加阴气浓郁之时,就现身出来泄吐阴冤之气!如若不出所料的话,那人该是此前的屋主。虞姑娘,我说的对也不对?”

    “对极、对极!公子当真是高人!”虞红叶惊诧无比的瞪大眼睛,“此前我还请了许多声名远扬的道人和高僧先后在此做了法事,都未能将这冤灵驱逐或者降伏!不知公子能否……”

    “你让我驱鬼?”薛绍不由得笑了。这就高人了?要是这点分析推理能力也没有,我还活个什么劲!

    虞红叶满怀惊奇甚至带着一丝崇拜的点了点头。

    月奴也惊奇不已的看着薛绍,仿佛第一天刚刚认识他一样。

    薛绍“呵呵”的一笑,慢条斯礼的踱了几步走回大椅上坐下,拿起茶杯来慢慢的饮。

    “公子若能驱鬼……”虞红叶狠了狠心,咬了咬牙,“此宅半价售与公子!”

    “成交。”

    虞红叶一时愕然,怎么有点上当了的感觉?

    薛绍笑眯眯的放下了茶盏,说道:“但是,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除非虞姑娘如实相告,否则,这宅子就是白送给我,我也不会出手驱鬼!”

    “公子请讲!”

    “好。”薛绍笑眯眯的道,“第一个问题,虞姑娘是否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来历了?”

    “没错,我的确知道。”虞红叶并不否认,如实道,“虽然邸店里的伙计不认得公子尊颜,红叶却是有幸远远的见过公子一两次。蓝田公子薛承誉的大名,如雷贯耳。公子不认得红叶,红叶却认得公子。这应该不奇怪吧?”

    “是不奇怪。”薛绍不以为意的笑了一笑,继续道,“今晚雷雨大作,你不露声色的悄悄潜进府里,究竟所为何事?”

    虞红叶面露一丝惭愧之色,略显尴尬的笑了一笑,说道:“说来惭愧!原本红叶以为,请了和尚道士做过法事之后,那墙中鬼就不会再作祟了。逢巧公子刚刚入住就遇上电闪雷鸣。红叶放心不下怕吓到了公子与月奴姑娘,因此壮着胆子偷偷跑进府里一观。初时还好,那墙中鬼并未现身。正当红叶稍稍放心准备离开之时,岂料它就……”

    “于是你吓坏了?”薛绍笑道。

    虞红叶的俏脸儿微然一红,下意识的避开了薛绍的视线。吓坏自然是吓坏了,但你的手却摸在了我的……

    偏偏薛绍还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的,这让虞红叶的心里不禁暗暗有些羞恼。

    月奴想起那面墙上的诡异图像也有些心有余悸,深呼吸,胸前波澜起伏。

    .

    【书友们,你们的支持是我保持写作激情的唯一动力啊!请收藏,多多投票、多发书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