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冠绝新汉朝 > 尾声
    “这里,很可能是和崇圣皇帝有关的陵墓,尤其是这幅壁画的角落,这个竹筒,在大燕前期的画作经常出现。”

    年老的考古专家满脸兴奋,在随同人员的协助下,在山洞里架起了仪器,进行基础性检查。

    旁边,几个人正在请教。

    “我说这里可能是真正的崇圣墓的原因,其实就是这个壁画,画上的很多地方都透露出了玄机,就比如我刚才提到的竹筒,在很多文献上都出现过,据说是崇圣帝晚年,有以自身陈学混百家为一筒的意思,将百家学问记刻在竹签上,考较科举考生的学问。”

    年长专家前行两步,遥指壁画一角。

    “因为用来考较百家学问,所以这个竹筒,又叫百家签筒,只是并无实物流传,经常和‘百家签筒’这个词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叫做‘文网’,只是文献上多无前后联系,不知其详,也许我们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在一群专家学者的不远处,则是得到消息之后,匆忙赶来的官方媒体。

    再往外,出了洞口,在山道之上,几名人民警察押送着四名国际友人前进,只是这四个人全部疯疯癫癫的,尤其是那个女的,更是念念叨叨,外文、中文交替出现。

    “错了,我们知道错了,饶恕我们吧,伟大的帝王,请宽恕我们这些罪人,求你了……”念叨到最后,女人痛哭起来。

    几个警察却低语起来。

    “刚才简单鉴定过了,四个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都有精神失常的迹象,而且具有很大的认知障碍,未来可能要在病院度过了,真是可怜。”一名女干警说着。

    “可怜什么!”另外一位同僚却皱起眉头,“这几个人偷偷潜入崇圣墓,想要盗窃国宝,根本就是盗墓贼!”

    “还不能确定是崇圣墓……”女警察说着,却被同事反驳道:“那里的阵势你也看到了,除了崇圣皇帝,谁能有这样的排场!肯定就是他老人家!不接受反驳!”

    几个人走着走着,路过了前面的四人。

    这四个人,也有两名警察,剩下两个却是王侃和赵莹。

    五分钟,两名警察对王侃说道:“行了,情况都了解了,你也是自卫,没事,别担心,你这次有功劳,不会吃亏的,但是有需要,还得过来。”

    “好嘞!”王侃摆摆手,拉着赵莹就走。

    等到了山脚,赵莹松了一口气,才说道:“真是吓人,没想到会出这么多事,你也是不容易啊。”她刚才也听到了王侃的叙述。

    “哪里哪里,都是小意思,反而对我的武道很有帮助!”王侃却是嘿嘿一笑。

    “就是来救我的时候,晚了点,被扔在那个小仓库里,差点饿死了!”赵莹跟着又嘀咕着,“但看在你这次这么拼命的份上,原谅你了。”

    “嗯,说实话,当时你扑到我怀……”王侃正在说着,却被满脸通红的赵莹用手肘捅了一下,“你打我干嘛!”

    “当时我太害怕了,你别老说。”

    “行吧。”王侃说着,反问道,“对了,你这次过来是干嘛的?”

    “来找徐方的,刚才问了警察同志,说是他家发布了寻人启事,找不着了。”赵莹露出忧愁之色,“不知道怎么给老师汇报呢,明明说是在博物馆的。”

    “那小子失踪了?”王侃咂咂嘴,见赵莹脸色不善,赶紧转移话题,“说到博物馆,你知道不,我这次见到了两个人,就是绑你的两个,愣说博物馆里的气吞山河图是赝品,不过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去哪了,连警察都找不到了,难道崩塌的时候压死了?那两个家伙,也不是好人,不过也不算坏到家,死了有些可惜,倒是那几个外国佬,嘿!”

    “那两个人渣,以后最好别让我见到!不然见一次,我让你揍他们一次!”赵莹眉头一拧,话锋一转,“不过,他们说画是假的,说没说过真迹是什么样?我看那两个人神神秘秘的,说不定真的知道什么。”

    “不知道,这人不是没了吗?”王侃说着,脑子里闪过了龙椅边上的日月星辰、万里河山。

    “对了,”赵莹忽然问道,“你最开始的时候说,这里是崇圣皇帝的陵墓,还说见到了皇帝本人了?真的假的?算了,肯定假的,要不是你机灵,没有坚持,不然的话,估计我以后得在病院见你了。”

    “真的假的,都不重要了。”

    王侃从口袋里取出一枚玉佩,那玉佩暗淡无光,布满了裂痕。

    “我有一种感觉,那位皇帝肩上扛着东西走了太久,如今终于卸下来了,也算是自在解脱了,这里是他的什么地方,又有什么打紧呢?你说呢?”

    他看着赵莹,露出了笑容。

    “随他去吧,兴许他这时正做着真正想做的事呢……”

    “那你呢?”赵莹忽然问道,“你真正想做的是什么?肯定不是学习吧?”

    “我啊?”王侃看了看天,沉吟了一下,“打拳吧,”然后他点点头,“对,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唉?你离我这么远干嘛?什么暴力狂啊,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路灯下,两人的影子被渐渐拉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