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乱世枭雄 > 第九十四章 使槊之术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王君临闻言,不由大喜,看着鱼俱罗脸上淡淡的笑意,说道:“徒儿于去年那场大战中曾经多次听袍泽说起,当今世上,善使槊者无数,各有巧妙之处。然则若说使槊第一者非师父之外,再无他人,徒儿如今能够得授师父使槊之术,实乃徒儿三生之幸。”

    鱼俱罗闻听,忍不住放声大笑,说道:“我生平有三件得意的事情:射箭射的比长孙晟远,打仗打的比韩擒虎、史万岁、贺若弼三人凶狠。呵呵,其实这两件事情,不过是我安慰自己罢了。我力气比长孙晟大,用的五石强弓,射的当然比他远,但若说箭术,天下间无人能够胜过长孙晟,这也是他能够名列十大将军榜的主要原因,昔日在疆场上,长孙晟的连珠十三箭无人能敌;至于打仗嘛……韩擒虎、史万岁也好,贺若弼也罢,身经百战,可谓战无不胜。”

    “然我最得意者,就是使槊。早年,我收了宇文成都为徒,原想把使槊之术传授给他。哪知道那小子……力气比我小时候还大,不喜欢用槊,我便给他打造了凤翅鎏金镗。不过那玩意儿那难使用,配他倒还算是合适。所以,我最得意的使槊之术,本来是想传给子默那傻小子,只是这小子悟性不足,所以至今为止我使槊之术还未有传人,本来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要将使槊之术传授于你,但没想到这次一见你,你竟然隐隐脱胎换骨,一身气力不比子默差不说,气力悠长,倒最是适合练习使槊之术。”

    “只是春秋刀法更重苦练,而使槊之术更重悟性,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你能学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鱼俱罗最后郑重说道。

    一个月的时间能学多少?

    这个问题,还真就不好回答。

    若按照鱼俱罗的说法,你有那个悟性,有那个基础,十天就能入门;但若是没有那个悟性和基础,就算一辈子也精通不了,难以大成。

    使槊,首先对身体有一定的要求。

    个子得高,若是二等残废的身子,就算骑在马上,也未必能把槊舞起来。一支马槊最短一丈二,几近于枪矛。正规的尺寸,应该是在一丈八到两丈左右。这就差不多是四米的长度。

    如果身子矮,手臂短,如何能把槊舞动起来?

    其次要讲力气。这也是最开始鱼俱罗没想过教授王君临使槊之术的原因。

    一支普通的步槊,换算成后世重量,大约三十斤左右。而马槊的重量,则是在四十斤到五十斤上下。手上无力,又如何能使得好?鱼俱罗的马槊,重达九十八斤,当然鱼俱罗的马槊,是经过特殊设计。

    此外,据鱼俱罗说,使槊之术和无回枪一样,讲的是一个气势。

    普通握槊的方法,是抓住距离槊攥两尺距离,而后以小臂压住槊尾;鱼俱罗不太认同,认为这样一来,对槊的控制力就无法达到完美,劲力的使用发起,过程相对较长,不利于交手。

    所以,鱼俱罗是非常坚定的中槊握法,抓住中间。

    这样一来,挑、刺、抹、斩、截、崩……等一系列的动作,使用起来就能比较连贯,威力更大。

    当然了,中槊握法有一个问题,就是使力加倍。

    这说起来很复杂,练起来更加复杂。

    如此这般,王君临每天在鱼俱罗的指点下,清晨苦练春秋刀法,傍晚舞槊,晚上打座修炼道卷上无名奇功,这中间受了多少罪,用了多少辛苦,只有他自己清楚。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王君临春秋刀法渐趋大成,同时也渐渐的摸索到了这中槊的使用窍门。

    其实,所谓的无回枪槊就是在使槊的基础上,加上一个势。

    一天下午,鱼俱罗指点着王君临练完槊,站在一旁,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轻笑出声。

    王君临以为自己哪儿做错了?

    鱼俱罗又说道:“君临你如今虽然凶名赫赫,但少有人知道你几乎就未曾在万军之中冲杀过,传言中你长得如何凶恶,可世人却不知道,你的样貌属于俊秀一类,若不是这眼神极为凌厉和深邃,乍一看还以为你是一名读书人。”

    王君临若有所思,说道:“师父的意思徒儿明白了。我如今凶名太盛,对后面的发展的确不利,此去京城,我会给陛下和满朝文武,以及天下人展示我治世能文的一面。”

    鱼俱罗赞赏的点了点头,王君临一点即透,这一点一直让他很满意。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已经是五月中旬,进入盛夏时节,王君临不敢再耽搁下去,于是和鱼子默一起,向鱼俱罗告别,再次动身前往京都。

    ……

    王君临坐在车上,血鬃马紧随其后,为了能够在路上修炼道卷无名功法,他没有骑马,并且索性一副士子打扮。另外还有一辆大车拉运贵重礼物,二十名护卫骑着高头大马护送在马车两边,由展鹏和鱼子默在前面带领。

    车辆虽然只有两辆,但是一看二十名骑着高头大马的护卫,还有牵引车辆的马匹,就知道这辆车上坐着的,绝不会是普通富豪,恐怕是非富则贵。

    马车驶离雍州已经四天,进入关中之后便一直沿着官路行进,按照时间最多再有两天时间便可达到京都大兴城。

    王君临刚刚修炼完道家内功之后,轻轻抚摸着匍匐在身边的小猞猁,双眸紧闭,心里面却在思量抵达京都之后,将要面临的种种情况。虽然他这一次借自己被刺杀之事,狠狠的给昌平王府将了一军,但局势依然未有多少改变。

    王君临从金城郡出发的时候,陈三思告诉他昌平王邱瑞庶子邱柏晗被皇帝下旨罢了官职和上品出身,贬为平民,算是葬送了大好前途,邱柏晗最宠爱的小妾张菲儿直接被施以绞刑,牵扯到商队和仆人共一百多人直接斩首。

    这个结果看起来处罚极重,也足以看出隋帝对王君临的重视,但对昌平王府来说并没有损失什么,距离伤筋动骨相差甚远,反而让昌平王对王君临更加憎恨。这让王君临极为郁闷,也从此事上认识到了皇帝对世家门阀的掌控力极为有限。所以他到了京都之后极有可能要面临着昌平王府的各种报复。

    虽然鱼俱罗让他去拜见长孙晟,想办法以获取长孙晟的支持。

    但王君临很清楚,长孙晟即使对他有好感,长孙无忌和他有一定的交情,但若是为了他与昌平王府作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王君临虽然凶名赫赫,甚至在大隋十大少壮将军榜里面排第六位,但这个名头与昌平王府这个庞然大物相比,还远不是对手。眼下他唯一的依仗除了自身之外便是隋帝对他的青睐,而能有效利用的是隋帝对于世家门阀的忌惮和深恶痛绝。

    想到这里,王君临不由得暗自摇头,杨坚的面他都没有见过,有些想法只是空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随机应变了。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不管怎么说,各种情况都要提前考虑到,并且心中有个大体预案,特别是将可能会出现的最坏结果考虑到,想出最好的办法。

    这也是王君临做事的一种习惯,坐在马车之中,抚摸着小猞猁毛茸茸的脑袋,随着车辆的颠簸,王君临陷入了沉思。

    不知不觉,明媚的阳光被乌云遮掩。

    午后,风云突变,天空中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毛毛雨。

    雨势不同往日,很密也很急。

    展鹏不得不打断王君临的沉思:“公子,这雨水好生缠人,咱们找个地方避一避吧。”

    按照王君临的要求,一路上所有护卫叫他公子,鱼子默叫他师叔。

    王君临拉开车窗看了一眼雨势,说道:“派人寻找地方!”

    这个时代可不比后世,即使是官路,路况也好的有限,下点雨视线不清,在这种濛濛细雨中赶路,陷入泥坑不是没有可能。

    没过多久,派出去的护卫便返回:“公子,前面转弯处有一片竹林,旁边有一片茅舍竹屋,没有人居住,可用来避雨。”

    “如果这雨不停歇的话,只怕要露宿荒野了,那就加快速度,前往此处。”王君临吩咐道,展鹏答应一声,吆喝着吩咐下去,众人挥动马鞭,车队的速度立刻便快了不少。

    半炷香之后,车队来到距离官路一里多远的一片竹林旁,这里果然有三间茅舍竹屋。

    只是年久失修,茅舍竹屋已经非常残破,不过遮风挡雨倒是没问题,车队来的时候,提前派来的两名护卫已经点燃了屋中的火塘。

    这屋子里倒是不缺柴火,想必是前人用剩下的,熊熊的塘火,驱散了夏雨的黏.湿。

    众人以随身干粮草草的用过了晚饭,可这雨势却没有停息之意。

    展鹏说道:“公子,看起来咱们今天,真要在这里留宿了。”

    王君临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们分好班,咱们早些休息。待明日雨停,我换乘血鬃马,加紧赶路。明天就不在陈仓留宿了,直奔京都。”

    “遵命!”

    展鹏安排好值班和夜哨位置。

    王君临和鱼子默说了一会话,便和小猞猁躺在柔软暖和的垫子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着了。

    ps:两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