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乱世枭雄 > 第九百六十四章 挖水师墙角
    其中一名都尉突然说道“大人,我与那张亨和李方都熟悉,我现在将他们骗进来,确保他们一个人都逃不了。”

    王君临看了这名都尉一眼,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在水师中担任何职?”

    这名都尉说道“卑职是水师左营第二都的都尉吕世军。”

    “吕世家,本官记住这个名字了,就按照你说的,去吧!”王君临没有任何犹豫的便同意了此人的提议。

    吕世军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王君临毫不担心他耍诈,跑去通知李方和张亨,然后跟着对方逃命。

    “卑职遵命。”吕世军向王君临磕了个头,便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半炷香的工夫后,吕世家带着李方和张亨,后面跟着六百多县兵、捕快一股脑的冲了进来,然后门从外面关上了……

    一刻钟之后,李方和张亨都被吕世军所杀,六百多县兵和捕快被杀死一百多人后,剩下的全部跪下投降,由县令关风平出面安抚,全部现场倒戈。

    关风平显然对县兵的情况非常熟悉,当场从县兵和捕快里面挖出李方和张亨的四十多名亲信全部杀了,然后又任命了几名火长和百人长,算是将县兵控制在了手中,至于捕快更是简单。

    王君临目睹了整个过程,对关风平的能力给了一定的肯定,当场便给他安排了一项工作将窦士海府上家小仆从,以及刚才参与谋乱的其他官员和水师将官家小全部抓起来,关进县衙大牢,然后将窦士海的家抄了。

    关风平毫不犹豫的便领命而去。

    王君临又对旁边自始至终都神色复杂的卢有为说道“卢二爷,该你了。”

    说着话,王君临指向了跪在地上的卢建恒。

    卢有为身体一震,脸色变幻不定,半响之后,他深吸一口气,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刀,缓缓走过去,对着嘴里面开始谩骂和求饶的卢建恒身上一刀,没有杀死,他又砍了三刀,最后溅了满

    身血,扔下刀跪在王君临面前,说道“我对天发誓,成为卢氏宗主之后,带领卢氏上下给太守大人效死命。”

    王君临深深的看了卢有为一眼,说道“起来吧!我相信你。”

    “多谢大人。”卢有为向王君临行了大礼,然后才爬起来站到了一边。

    直至此时,王君临才微微松了口气,若是没有黄书仁这个变数,今晚上的计划算是圆满的完成了,可是现在他的心中还有一个阴影。

    此次这个计划,着实损耗了王君临不少心神,将他在范阳郡能够调动的力量也全部调动,虽然出现了黄书仁这个漏洞,果儿这丫头到现在还一脸愧疚和郁闷,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目标都达到了,当然对卢辩在暗中可能还有的伏兵或者杀者,该防备的还是要防备。

    王君临虽然手中有密旨,但也不可能把范阳郡水师清洗干净,而且以杨广多疑的性格,很快就会派来自己的心腹接掌水师中郎将的位置,王君临现在要做的事情有两个,一个是明面上的,一个是暗中进行的。

    明面上的是要要做好水师的后续工作,不要让水师因为他杀了窦士海而生出乱子。

    而暗中进行的事情自然是见不得光的,他要在这件事情中尽可能的谋得自己的最大利益,所谓利益无非权力、钱物和人力。

    接下来王君临在范阳郡做的事情绝不能让杨广有所猜忌,所以为了不让杨广猜忌,关于范阳郡水师的兵权他不想染指,最多就是给里面埋个钉子。

    至于钱物,窦士海府中钱物自然不少,但王君临眼下最不缺的就是钱,而如今皇帝很缺钱,他打算将窦士海抄家所得全部献给杨广,想必最近非常缺钱的杨广非常喜欢,从而让杨广对他更加信任。

    所以王君临想要谋的是人力,如今在范阳郡,他能够彻彻底底控制的只有盐场,甚至他将卢氏铲除之后,在天下彻底大乱之前,其他几个县他也不能完全控制,毕竟还

    有朝廷和皇帝不是。也只有盐场的特殊性,他才在目前能做到这一点。

    而盐场面积不小,相当于一个县,又在大海边上。而除了盐场之外,还有海外的蛇岛,以及后面用渊盖苏文从渊太祚换的高句丽两个海岛。可这些他能够完全控制的地方,只有四万多盐工和盐奴,他不但缺少普通的百姓,还缺少如陆寒和管小童这样能够带兵打仗,训练士卒的将官。

    而不管是盐场,还是三座岛屿,都决定了王君临在接下来要建立一支水师,而且是主要在海上驰骋的水师,所以他缺少水师将官和水师士兵,当然他还需要建立一个造船厂,而军队所需要的武器装备,盔甲器械等等,他既然想瞒过杨广和朝廷,这些东西便需要自己解决,所以他还要建造一个兵工厂。这些不但需要专业人才,还需要大量人手。

    所以,王君临所谋的是水师的那些官兵,可是如何在瞒过世人的情况下,谋得这些水师官兵,这操作起来难度却是不小。

    脑海中各种念头闪过,王君临转身看向现在还活着的一名果毅都尉和八名水师都尉。

    这九人中有五人是之前没有跟着窦士海对付王君临的都尉,显然这五人都不算是窦士海的心腹,而窦士海是他们的上司,且明显不是好相处的主,而水师体系独立,这五人还能够好好的在窦士海麾下当官,显然都是大有背景的人,王君临不用调查,便知道这五人的背景不是某个高门巨阀,就是朝中某个大员的人,甚至可能是皇帝的心腹。

    所以王君临的目光掠过这五人,最后落在了以吕世军为首的另外四名都尉身上。这四人一度跟着窦士海对付王君临,但是当窦士海死后,见形势不对,立刻投降。

    看着这四人忐忑不安的神色,王君临心中大体有了挖水师墙角的主意。

    王君临最后看向那名自始至终都冷眼旁观的水师果毅都尉,温和说道“朱将军,你看水师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处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