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乱世枭雄 > 第八百二十五章 陈丹婴的哭泣
    陈丹婴当然知道,自家夫君绝不是她哥哥所能拉拢的,南华会势力虽然不小,但是以自己夫君的手段,自己若是不插手,恐怕自己哥哥这次都难以逃出京城,至于李宗凤和苏媚儿所说他哥哥在京城另有身份掩护,这点伎俩又怎么能够瞒得过自家夫君。

    “夫君,妾身心中很害怕。”陈丹婴楚楚可怜的说道。

    “夫人不必担心,我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王君临的话从头上传来,陈丹婴抬起头,她看到的是一张棱角分明张的脸,眼神中,却带着三分关切,三分怜惜,还有几分,好像是……好像是犹豫。

    “夫君,妾身让你为难了。”陈丹婴抢过面巾,蒙住王君临的脸,他担心了一夜,一想到自己的夫君可能会杀了自己的哥哥,她就心痛的感觉快要窒息。还好这个杀人如麻且杀伐果断的夫君是深爱着自己,是将自己的感受放在心上的男人,陈丹婴一边用面巾从王君临的额头、双颊和耳朵上依次抹过,一边痴痴地想,趁着对方眼睛还闭着的时候,她用左手抹了把眼睛,她已经想好了,今天中午去见自己哥哥,一定要劝哥哥放弃拉拢夫君的想法,然后尽快离开大兴城。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情自然是要共同面对,所以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王君临睁开双眼,笑着说道,他知道陈丹婴担心什么。

    “夫君,怎么处理南华会的事情?”伺候王君临擦完了脸,陈丹婴又换了块面巾,将王君临脸上和手上的水吸干、抹净,然后将两块面巾都洗好挂在脸盆架上,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问了出来。

    “我还没有想好。”王君临想了想,然后回答。

    “午时我去见见他们。”陈丹婴有些模棱两可的说道,她不是有意隐瞒自己去见陈胤,只是她答应了李宗凤,不能将陈胤来京城的事情告诉王君临。

    “好的,你先去见

    见他们也好。”王君临心中叹了口气,说道。

    洗过脸之后,王君临回到后堂养神,陈丹婴在旁边陪着他,怎么处理南华会,的确让他很头疼。陈丹婴知道王君临在下决定,她不再想多说什么,该说的都说了,她不想再给王君临过多的压力。

    “夫人!”终于,她听见他的声音从半空中落下,很平和,却宛若惊雷,温柔的惊雷,打得人从头到脚都提不起半分力气。

    “我知道你哥哥建立南华会是想复国,换成是我在哥哥的位置上,可能也会做这些事情。但他们做的这些事情根本成不了事,若是肆意妄为,早晚会被人杀死,即便不死于朝廷征剿,也会死于其他势力之手。所以,我想让你好好劝劝你哥哥,让她们安静的江南继续潜伏,最多再有十年,大隋必然会出现大乱,到时候他若是有本事,便可以成事。在此之前,让他什么事情都不要做。”王君临犹豫良久,还是决定暂时先放南华会在大兴城的人一马,他实在是不想让陈丹婴伤心,更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他和陈丹婴之间的感情。

    “十年吗?夫君为什么说十年之后大隋必会出现大乱。”陈丹婴有些诧异,她没有想到王君临会这样说。

    王君临自然不能说实话,但他既然将话说出来,自然是因为有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因为我知道皇帝要在这十年之内做太多的事情,他想要迁都洛阳,要修大运河,要修长城,他甚至还想要灭了突厥和契丹等所有北方游牧民族所立之国,他还要远征高句丽,灭了高句丽,最主要的是他想将所有门阀贵族杀光。而这些需要三十年,乃至几代人才可能完成的事情,他却想要在十年之内完成,而他却是一个不将平民百姓性命和生活疾苦放在心上的皇帝。他无疑是在玩火自焚,这个天下迟早会被他玩完的,到时候你哥哥或许会有复国机会的。”

    “我会劝我哥哥的。”陈丹婴向前一

    步,踏入了王君临的怀里,双臂紧紧保住了他粗壮的腰肢,十指紧扣,直到关节发白。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感激。不过她心中还是有些疑惑,毕竟王君临说的这些事情几乎全部都还没有发生,但她以为杨广给王君临说过这些事情,而且杨广也的确是这样的一个人。

    ……

    ……

    既然给陈丹婴已经承诺,王君临自然不会再轻易动南华会的人,只是让沈光继续派人盯着江南茶楼,以及一些华南会的骨干人物。

    中午的时候,陈丹婴给王君临说了一声,便独自一人悄然离开了秦安公府,王君临也不担心她的安慰,毕竟陈丹婴是破功期的大高手,又是南华会的圣女,是南华会主的亲妹妹。

    ……

    ……

    陈丹婴来到江南茶楼,直接被侯玉明带到后院,与陈胤见了面之后,兄妹二人见面寒暄问暖不说,陈丹婴没说几句话便想开始劝说陈胤,突然侯玉明跑进来,给陈胤打了一个眼色,陈胤不动声色的说道“小妹先坐一下,我去处理一下会务。”

    “会主,江南茶楼外面出现一些形迹可疑的人物,这里可能已经被盯上了。”门外,侯玉明和王頍将陈胤带到一边,才低声禀报道。

    陈胤脸色微变,说道“对方是什么人?不会是蓝衣卫府人的吧!”

    侯玉明说道“会主,目前还看不出来是哪路人马,不过是蓝衣卫府的人可能性最大,而且很可能是跟着圣女来的,属下怀疑王君临已经知道圣女来见的是会主,圣女是王君临放出的诱饵,属下建议会主立刻从暗门离开。”

    陈胤闻言,脸色大变,心中有些慌乱起来,毕竟若是王君临知道他的存在,在京城想要抓他并不难,而且将他抓了,在杨广哪里多多少少是个功劳,但他还是不敢相信,有些怀疑的说道“丹婴是我亲妹妹,她应该不会出卖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