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乱世枭雄 > 第六百六十二章 桥头税
    紧接着却又是两支羽箭,三支羽箭,四支羽箭……箭与箭收尾下接,且精准无比。

    张出尘神色凝重,回剑轻挥,将这些羽箭一一扫落,却发现自己手腕也有些麻了,而且躲闪起来竟然越来越吃力,对方的每一箭不但力道很大,好似都能够预判出她要躲闪的位置,不禁微惊,这才注意到是聂小雨拿着一把很普通的弓箭,脸色平静的对着她射箭。

    聂小雨一口气射了十一支箭,张出尘略有些狼狈的躲开,紧接着,六柄长剑势如破竹般飞了过来,这是六名剑侍的剑阵!

    锵锵锵锵锵锵!

    六声金石撞击声几乎连在一起响起,六名剑侍如遭电击,脸色苍白中往后跌飞,个个嘴角溢血,但也将张出尘逼退了两步。

    另一边,沈光带着六名鬼眼高手也围了上来,聂小雨身后,春秋奴和春秋老奴往这边走了过来。

    “下次就能杀你。”张出尘轻身一飘,如轻烟一般瞬间就与众人拉开了一长段距离,然后轻轻捋了捋长发,对着王君临说了一句话,身形闪动之间,瞬息之间竟然消失不见了。

    王君临目睹张出尘的恐怖身法,瞳孔微缩,心想怪不得此女敢在他们众人包围之下与自己拼杀,他笑了笑,没有做什么口舌之争,他知道在这空旷之地,对方又警惕异常,最主要的是身法如鬼魅一般,一心要离开的话,很难将其留下来。

    事实上,冲出包围,摆脱围杀,本就是隐杀门最擅长的事情,很多年来,春秋使者带领其他隐杀门高手围杀1号不知多少次,每次都留下几具尸体,却未能留下1号。

    ……

    ……

    王君临一行车队从飞狐道出来时,已经完全不同,不光是车队一分为二,王君临和聂小雨的样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春秋奴和沈光带着的六名鬼眼高手消失不见,不知去了何处。而王君临带着聂小雨变成了一个富家公子和女眷,在春秋老奴装扮的老管家和十二名护卫的保护下到太原城探亲的队伍。王君临和聂小雨自然是已经过聂小雨亲手易容术装扮的。

    石头镇是从飞狐道出后来,王君临一行遇到的第一个并州所属的小镇,王君临一行并未作丝毫停留,就在镇中那些面色麻木的百姓注视中,缓缓压着青石板路,一路向着东北偏东的方向继续前行。车帘依然拉开着,这是王君临的个人习惯,他喜欢坐在马车上,看着沿途的人和景色,而不愿意被一张黑布遮住自己的双眼。

    石头镇,是并州通往河东郡的最后一个偏僻小镇,新皇登基,汉王逃回,并州军队可能要与朝廷大军打仗的消息已经传开,只要打仗,小镇必然是首当其冲,所以这处镇子难以避免地消沉寂静了起来,王君临在这些百姓的神色中看到了绝望和怨恨。绝望是因为他们的家和田地、店铺等能够让他们活下去的东西在这里,即使逃到其他地方变成流民也是九死一生,侥幸活下来也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怨恨自然是对以汉王杨谅为首的那些大人物。

    从镇上的房屋和百姓的消瘦的身体能够看得出,他之前让沈光打听到关于并州的消息没有错——并州这几年杨谅为了招兵买马,搜刮百姓之财有多狠。单是这一点,王君临便知道即使他不知道原本的历史,也可以很肯定的说杨谅在这场争夺天下的大战中必输无疑,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民心。

    坐在街中马车上的王君临叹了口气,知道杨广和杨谅兄弟为争皇位,必然是要死很多百姓和官兵,而这些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比如他将杨谅给杀了。

    王君临眯起眼睛,心中开始盘算着进入太原府之后,自己究竟应该如何行事。

    石头镇外围是一条小河,这其实才是河东郡与并州的界河,可是这个小镇处于太行山北边,河东郡实际上没有管过,反而是由并州管着。

    河上有一条栈桥,这不是镇上百姓搭设,而官府搭设的官桥,能够容纳一辆马车前行,王君临看到桥的另一边有几名官吏坐在那里堵住桥头在收税。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桥头税。”王君临冷笑一声,知道这又是杨谅为了筹集足够多的银钱粮草,而想到的另一个办法,只要是有一定长远头脑之人都知道,这是杀鸡取卵之法。步步收税,或许会在短时间内筹集到一定的银钱,但是消息传开之后,并州之外的商人不再来并州做生意,即使是并州境内的商人也不再跑行商,这直接影响着整个并州经济的发展和市场繁荣,细算下来不知道会让并州少了多少税收。

    王君临不相信并州汉王杨谅麾下的人都如此愚蠢,他猜想是与杨谅最信任的萧摩诃和王頍有关,听说这两个人一文一武,把持了杨谅的军政大权,而这两个人偏偏是南华会的长老,是陈朝余孽,一心想着要复国。

    “这个杨谅能打赢杨广那才是真的见了鬼了。”

    “但我还是要尽可能的杀了杨谅,因为杀了他,可以少死很多百姓和官兵。更何况,这是杨广眼下最重视的事情,在其眼里恐怕比我这两年在西北立的所有军功加起来的份量还要重。”

    “再说,杨谅可是我的生死大仇,很多人会为其效命,这样的仇人还是早日将其杀了放心一些。”

    王君临心中喃喃自语,心中对杨谅的杀机如潮。

    桥头那边,两名收税的官吏带着四名没精打彩、面黄肌瘦的本地驻军,只是看他们抱着枪杆借力睡觉的姿式,就知道这种收税的事情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

    王君临一行看着比较有钱,所以交的税是普通人的十倍左右,王君临自然不会为了这点小钱浪费时间,很听话的让单雄信将钱给了。

    马车上了桥。车轮与起伏不平的简易木桥面接触,发出咯咯的响声,看上去这桥似乎随时可能垮掉,不免有些吓人。